「扒開」李至正 內心的X人格
Exploring the Inner Soul of Chris Lee


天蠍男李至正,謹慎地走每一步。(針織/Salvatore Ferragamo;風衣/H&M)

天蠍男李至正,謹慎地走每一步。(針織/Salvatore Ferragamo;風衣/H&M)

»»現在的電視劇電影,男二甚至男三會比男一吃香,只要劇本好、詮釋特色夠出眾,觀眾一眼就會在意這號演員,像是我在看「鬼怪」,李棟旭的陰間使者和陸星材可愛的德華,或者「Voice」裡的大魔王毛泰九(金材昱),演得到位,迴響自然跟著來,無論韓劇台劇或中國出版品。但在我眼前這一位,李至正,得誠實說,他的戲我少追,只對他帥帥外表,有那麼點印象,其餘,腦袋空白。並不是說他不夠好,而是總覺他身上披掛一層紗、幾重霧,看不清,理不清,直想扒開這層紗,把他看仔細。一旦扒開了,請小心後遺症,眼前這男人,有將你吞噬的本事。

與evoke一起窺探李至正的內心故事。

要採訪李至正,最初,我文字編輯老毛病又犯,對沒感情的,怕生不出精闢絢爛文字,對他的愛太少,很想逃之夭夭。想到該寫李至正些什麼,一時間有些語塞,硬臨時抱佛腳找資料,網路意外發現一篇短文,把他拍過的戲,全都整理成懶人包,說他演過那麼多角色,戲紅到別人,而他卻少沾光,還說電影「判我有罪」裡的蔣力航(至正飾演),是如何魅力懾人,保證讓你重新認識到這位來自台灣的型男。從文章多少看得出作者,對他的小惋惜,以及已經慢慢將他當歐巴偶像崇拜。

早期李至正的戲並不突出,他自己也表示過剛開始還掌握不住訣竅,然而電影「判我有罪」,雖然不是男一,竟也意外擄獲關注。

早期李至正的戲並不突出,他自己也表示過剛開始還掌握不住訣竅,然而電影「判我有罪」,雖然不是男一,竟也意外擄獲關注。

那篇感想文,撇開歐巴心態,像極我現在的心情寫照,對他充滿感嘆。他不夠好嗎?是台灣戲劇環境關係了,一味的愛情八股題材,要不電影只為市場,走賀歲片模式,少有豐富深度,抹殺了一群喜愛演戲的演員們發揮空間,讓至正也深陷其中。如果你認真去看看近幾年他在海外的演出,你會知道這35歲男子很努力地在證明他其實可以做得更好。

不求快,或許個性使然,有些慢熟的李至正,慢慢找出自己的定位。(針織與長褲/Salvatore Ferragamo;風衣/H&M)

不求快,或許個性使然,有些慢熟的李至正,慢慢找出自己的定位。(針織與長褲/Salvatore Ferragamo;風衣/H&M)

經紀人強力推薦我,他在年底上映電影「吻癮者」,脫胎換骨,當上男一,首次嘗試一人分飾二角。或許,哪天我真會說「至正真的『好正』。」這樣的話來。但在這張帥氣臉龐下,提筆有些掙扎。李至正像個深潭子,揪滿了秘密。大家對他的描述,不外乎他如何從模特轉戰演藝,以及建築界少了個帥哥設計師等口吻,輕描淡寫帶過所有故事。和他聊過後,邃黑瞳孔下隱藏許多情緒,心會讓人沉甸甸。

對自己相當嚴苛的李至正,坦言現在演過的角色,都覺還可以表現更好。

對自己相當嚴苛的李至正,坦言現在演過的角色,都覺還可以表現更好。

至正剛開始出道,邊唸書邊加入凱渥,憑著白皙帥氣臉龐,又是拍廣告又是走秀,5年模特生涯,照理可以捧紅他,不過他的功力還沒有成熟到登上顛峰,阮經天、林志玲都要熬上7年,才嘗到星光滋味,就連老闆洪偉明,到現在也曾時不時耳提面命過他得讓他等幾個7年,惜才地希望至正加把勁。

總在人前幽默,帶著開心笑臉,李至正透露環境使然,讓他對外塑造這等形象,把他的憂傷藏在內心裡,連好友家人也不隨便透露。(服裝/Lanvin;帽飾/H&M)

總在人前幽默,帶著開心笑臉,李至正透露環境使然,讓他對外塑造這等形象,把他的憂傷藏在內心裡,連好友家人也不隨便透露。(服裝/Lanvin;帽飾/H&M)

台灣韓國都一樣,人們對明星喜新厭舊地快,舞台消逝個1、2年,世界因此跟著變天,更何況男藝人遇到兵役,有如中了魔咒,從兵營出來,想再紅,得有奇蹟發生。也確實,李至正當兵後再次回來,老天爺早把大紅機會讓給別人。退役後,接拍三立「國民英雄」,戲叫好不叫座,觀眾多關注許久未拍偶像劇的鄭元暢,他似乎只輕碰到機會的尾巴。縱使戲約陸續湧來,像是當時火紅的「真愛找麻煩」,陳庭妮、宥勝與郭雪芙,才是故事主軸,至於他飾演的劈腿外遇老公,網友一面倒,角色負面特質沒讓至正拿下高分。比起來,我的反派泰九,倒幸運地擄獲一群迷妹。

從模特轉戰演藝,李至正曾有過猶豫,可他一路走來,從未放棄。(服裝/Lanvin;帽飾/H&M)

從模特轉戰演藝,李至正曾有過猶豫,可他一路走來,從未放棄。(服裝/Lanvin;帽飾/H&M)

至正透露演這角色時,曾私下偷偷哭過,這是他剛開始正式演戲階段,對演戲技巧是零,只知道自己要全身投入,但不曉得是壓力還是好勝心使然,鬱悶成為心中魔障枷鎖,擔心著自己詮釋方式,無法讓觀眾獲得共鳴。到現在想來,一直覺得那劈腿人夫角色,表現並不出色。慶幸遇到同劇組的陳庭妮,她看出至正的糾結,覺他是否不能認同自己,才讓他慢慢豁然開朗。

演出「真愛找麻煩」時,李至正自覺當時演戲技巧零,把自己處得很ㄍㄧㄥ。(服裝/ Salvatore Ferragamo;高領毛衣/Uniqlo;鞋/Hogan)

演出「真愛找麻煩」時,李至正自覺當時演戲技巧零,把自己處得很ㄍㄧㄥ。(服裝/ Salvatore Ferragamo;高領毛衣/Uniqlo;鞋/Hogan)

聽了又聽訪談錄音,我依稀感受到至正有點自卑、有點悵然,關起了心房,縱使拍攝現場,他可以語帶幽默,和工作人員說說笑笑,甚至索討簽名,他也能逗樂大家。但私底下的至正是屬於憂鬱派,寧願將內心的戚留給自己,不增加周遭朋友困擾。包含現在的經紀人在內,都說他過去更放不開,很少在公開場合談他內心世界,只是現在的至正,改變了,眼神更有自信,是會發亮那種。他說,在還沒有演戲前,自己是憂鬱的,無論人生、家庭背景環境都不算好,生長在單親家庭,又是最小孩子,養成他敏銳心思,學會察言觀色,把自己塑造成開朗的人,私下可以人人好,至於真實情緒則藏在深處。

李至正曾用這張照片,在IG寫著爬得愈高,愈感到孤獨。(上衣、背心、鞋/Dior Homme;長褲/H&M)

李至正曾用這張照片,在IG寫著爬得愈高,愈感到孤獨。(上衣、背心、鞋/Dior Homme;長褲/H&M)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