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讓傳統工藝消逝 時尚精品力圖復興
Fashion Brands Reviving Traditional Craft


圖為Chanel的Paraffection底下Lesage刺繡工坊的工作情形。

圖為Chanel的Paraffection底下Lesage刺繡工坊的工作情形。

»»時尚的源頭可以追溯至最早的傳統手工藝,包含紡織、縫紉、染色等等各種技巧。然而隨著我們步入工業化社會,自動化與機械化的推波助瀾,時尚近幾年都吹起了「快速」的風潮。然而這股無所不在的快速時尚風潮,也達到了一個物極必反的時間點,近幾年精品品牌紛紛不遺餘力的重新思索「奢華」的定義,也相對從手工製作的細緻,以及獨一無二的手作之美尋找靈感,並致力於保存時尚與工藝之間美麗的火花。

在我們這個凡事講求效率與產值的年代,手工製作相對耗費時間,以及逐漸凋零的工藝技師,可能面臨後繼無人等種種現況下,以傳統工藝掛帥的手工工坊,面對時代演進最後導向倒閉,無非是最無奈的一群犧牲者。其實早在1985年,Chanel就曾經收購過Desrues鈕扣坊,曾經聘僱400名員工的工作坊,如今只剩5名全職員工。而除了Desrues,包含羽毛飾品工坊Lemarie、製帽工坊Michel、鞋履坊Massaro、以及刺繡工坊Lesage等都先後曾經與Chanel品牌的創辦人香奈兒女士合作關係密切,而Chanel現任董事長Bruno Pavlovsky表示當年這些工坊的創辦人,也與香奈兒女士達成過口頭協議,Chanel一定會一直是忠實客戶,力挺他們到底。

Lemarie羽毛工坊的與Chanel的合作歷史悠久。

Lemarie羽毛工坊的與Chanel的合作歷史悠久。

於是從1996年首次併購的Lemarie工坊開始,一路至2013年才新增的成員Lognon打褶工坊,這中間將近20年的時光,Chanel目前旗下工坊已到達10家的可觀陣容,並由子公司Paraffection所管理。這樣的做法也有著商業考量,光一年內品牌就需要做到6季的女裝發表,往往都是在秀前的2周才緊鑼密鼓地完製作秀上服裝的製作,「如果在那兩周之間找尋不到工坊的話,就非常有可能在時裝周開天窗了。」Pavlovsky補充說明,於是每季也經常有來自Dior、Valentino、Givenchy等其他品牌的委任設計,工坊們也被鼓勵不要被動地等待訂單,而是要主動的與其他精品品牌建立起密切合作關係。

圖為Chanel高定大秀前工坊內忙碌的一景。

圖為Chanel高定大秀前工坊內忙碌的一景。

Pavlovsky最後表示:「我們這裡保存的是法國傳統工藝中,對質感與品味的堅持,這跟你去中國大陸或印度的工坊比起來差很多。而我們長年累積下來的設計與工藝資料,更是非常好的靈感來源。」拿Lesage來說,他們工坊內有超過7萬件橫跨150年間所製作的各式刺繡樣品,Yves Saint Laurent生前也經常光顧Lesage的檔案資料庫尋找設計靈感。

Lesage工坊內的擁有豐富的刺繡樣本,視為創意靈感的絕佳來源。

Lesage工坊內的擁有豐富的刺繡樣本,視為創意靈感的絕佳來源。

同樣來自法國的Hermès,則是試圖在中國市場,注入法國人對於手工藝無比堅持的精神,保存中國遠古而豐富的各種工藝技術。Hermès平均每年出資1000萬歐元打造中國奢侈品牌「上下」(Shang Xia),並且對於做工的標準要求也同樣嚴格。創於2008年,「上下」產品線包括時裝、配飾、家居用品。而「上下」在巴黎Rue de Sèvres、上海以及北京都開設了專賣店,期望奢侈品消費者能看到中國傳統工藝的魅力。「上下」現任執行長與創意總監蔣瓊耳表示:「過去30年國內經濟發展迅速,但是犧牲了很多文化和寶貴遺產。人們已經沒有時間來尋求卓越、美好和品質了。」蔣女士說,「我們的傳統、歷史和未來之間出現了斷層。」

「上下」現任執行長與創意總監蔣瓊耳女士。

「上下」現任執行長與創意總監蔣瓊耳女士。

於是「上下」便不遺餘力的找來了眾多博物館專家和大學教授作顧問,隨後蔣瓊耳更是親自走訪中國多個地區,尋找擁有卓越工藝技藝的工作室和畫室。「第一步是學習,有了經驗才能走得更遠,」蔣女士說,「我認為保護傳統工藝最好的方式就是創新。」。在去年的9月,佳士得舉辦了一場中國當代設計品拍賣會,便是以「上下」產品為主,其中有座椅具使用皇家漆器工藝,體現了「上下」的品牌價值。而現在「上下」的新品開發,更融合了約30種不同的工藝,這之中也不斷發現新工藝,並尋求新的方式將創新融入當中。蔣瓊耳認為將傳統工藝置於博物館不是最佳選擇,而是要以當代的方式詮釋傳統工藝和傳統文化,並將傳統文化與當代文化結合,才有機會得以在年輕一代中包存並傳承下去。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