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尚禁令一出 精品忙調整佈局
China Puts Regulations and Brands Start to Adjust Their Plans


中國是個廣大的時尚消費市場,在市場變化上頗受國家政策影響,容易一夕風雲變天。

中國是個廣大的時尚消費市場,在市場變化上頗受國家政策影響,容易一夕風雲變天。

»»聽到官方發布新政令,一跟禁止扯上邊,往往沒好事,尤其中國政府近來針對娛樂民生消費,提出不少「建言」,相對讓周邊產業難做事,總來個山不轉路轉,或照著規矩辦事。大陸廣電總局聽說近來下達明文規定,禁止追捧明星、網紅、炫富現象,同時抑制著明星高片酬,更在早之前頒布「禁韓令」,禁止韓國偶像團體在中國表演、韓劇不准播,人民也開始醞釀反韓情緒,紛紛喊著相忍為國反韓國,韓國娛樂圈就遭殃了。這意味著喪失大把鈔票與市場機會,損失何止慘重可言!其實,這也不是中國第一次這樣阻撓外國商機,在時尚界可就有多次例子,讓人記憶猶深!

政府掃貪推廣禁奢令  衰的就是時尚品牌
中國是一個商機無限的廣大、獨特市場,同時也因為他在政治、社經、文化上的特殊性太高,沒有所謂的政治歸政治,娛樂歸娛樂,所有一切生活中看到的一切,背後都有政治因素在操作。從中國最近新頒布的「禁韓令」就可以看出端倪,政府主導人民的娛樂、文化視野,只要政策一個轉彎,整個國家的消費取向都會立即驟變。現在可能連網紅也要管。到底近來中國政府說了什麼,讓時尚精品有感到不行。禁奢令是最直接的證據。

皮草為中國新富階級炫富的手段之一,但是在中國禁奢令頒佈後,皮草市場曾一度急凍。

皮草為中國新富階級炫富的手段之一,但是在中國禁奢令頒佈後,皮草市場曾一度急凍。

2015年10月Forbes公佈中國富豪排行榜(the Forbes China Rich List)顯示,中國富豪人數僅次於美國,共有335人資產超過8.5億美元;Bain &Company(貝恩策略顧問公司)也指出,全球超過三成的奢侈品消費出自中國人的口袋。當中國新富階級開始高漲,能表達財力的最直接方式就是購買奢侈品,但是當習近平的反貪腐命令一下來,大家不能透過「展現財力」來炫富,當時時尚奢侈品的買氣也瞬間下降,直接影響到各個品牌的業績。

禁令歸禁令,許多設計師品牌還是希望能深入中國市場,舉辦時尚秀和在地搏感情。

禁令歸禁令,許多設計師品牌還是希望能深入中國市場,舉辦時尚秀和在地搏感情。

為保障自身市場能禁就禁
另外,貝恩公司發布「2015年中國奢侈品市場研究」,內容提到中國奢侈品市場出現2%左右的下滑,市場規模降至約1,130億元,其中一部分原因是因為中國本地的商場、百貨公司來客量下降,另外一方面海外代購興盛影響到中國本地買氣。中國海外代購商機大到法國、義大利Chanel、Farragamo、Balanciaga、Versace等品牌,必須專門款待這些時尚代買手,不論是私人代買或是批發商,都因為中國海內外龐大的稅務價差得以從中賺一筆,但這連帶讓中國政府收不到稅。

無論大媽或專業代購,都想在國外狂掃貨,但是現在中國政府針對海外代購課以重稅。

無論大媽或專業代購,都想在國外狂掃貨,但是現在中國政府針對海外代購課以重稅。

同樣來自貝恩公司數據,2014年中國人透過海外代購的精品價值,大約高達550億至750億人民幣(約和2819億至3844億新台幣),金額大概是中國精品品牌實體店面整體銷售額的一半。中國政府認為,代購不僅讓政府沒稅可收,也傷害地方產業,影響精品品牌的供應和定價規則,在某些情況下,也影響消費者權益。因此,政府同樣開始著手針對代購、代買抽稅,在機場設立檢查關卡,強烈防堵時尚精品經由代購行為進入中國。此舉馬上在微博上引起一片哀號,不僅專業代購哀號,就連自行出國旅遊的旅客,回國買的奢侈品也被沒收、課重稅,得不償失。

中國奢侈品的取得,在過去有很大一個來源是透過海外代購帶入中國。

中國奢侈品的取得,在過去有很大一個來源是透過海外代購帶入中國。

再來,今年初中國新廣電法頒佈後,由於規定外媒不得在網路上發布內容,這讓許多國際等級雜誌非常緊張,包含<Elle>、<Vogue>和隸屬於紐約時報的<T Magazine>,由於都有經營數位內容,因此都在可能地被禁範圍中。其實當初康泰納仕、赫斯特集團要進入中國時,就必須與當地的出版商、投資者合作,才得以順利進入中國取得商業出版的相關許可。即使當初已經為了進中國而讓步,但是在法規的調整下,各企業仍必須找出相應對策,在頒布內容與遵守法規中取得平衡。

中國版<Elle>在頒布新廣電法後,承認數位內容的發佈策略需要依照情勢調整,圖為<Elle>中國版今年8月號封面。

中國版<Elle>在頒布新廣電法後,承認數位內容的發佈策略需要依照情勢調整,圖為<Elle>中國版今年8月號封面。

環保禁止污染產業與工資上漲  一票時尚紡織廠求轉移
以為中國會為了經濟發展,忽略環保,但你錯了,去年巴黎氣候變遷會議,中方也是入列討論名單,而大家都知道中國部分城市空汙嚴重,連水資源都受影響,可政府並沒有放任不管,為保護國家水資源,並且降低污染產業在中國境內的發展,中國政府早在去年4月發佈「中國水源十年規劃」,打算針對產業用水提高環保標準。紡織業是全部產業中,僅次於石油業的高污染產業,除了大量使用化學用品、用水之外,大部份的廢水還無法回收再利用。

紡織業是污染量極高的產業,許多快速時尚品牌,如Gap,靠著壓低生產成本、大量出貨而獲利。

紡織業是污染量極高的產業,許多快速時尚品牌,如Gap,靠著壓低生產成本、大量出貨而獲利。

同時,中國政府要求業者增加生產線上對於廢棄物的品管,連帶讓生產成本上升,因此成衣業者在此項政策調整下,受影響頗深。在長江、珠江三角洲下游,聚集了世界上一半時尚業者的布料原料廠,例如H&M就連帶遭受影響。這也表現出中國政府在選擇產業長期發展上,已經開始有意識地排除非永續性產業的進駐。更值得留心的是,中國大陸工資、租金逐年上揚,讓設廠成本較過去激增,這對時尚品牌來說,意味著生產成本的壓力上升,部分產業只得外移到東南亞等法規更為寬鬆的國家。

快速時尚產業鏈引起的污染問題,引起中國政府的注意。

快速時尚產業鏈引起的污染問題,引起中國政府的注意。

其實以上這些例子,都已足夠顯示各個國際品牌一進到中國,基本上都得仰望政府鼻息混口飯吃。尤其是,當中國越來越熟悉市場經濟的規則與玩法,外商真的必須有更多的危機意識,好應付突如其來的政策轉向。沒有雄厚資本的,至少要懂得嗅市場風向,提早應對政策轉向。««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