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鏡花水月 映照西方時尚
Eastern Influences in Western Fashions


因應大都會年度展,美版<Vogue>5月號企劃中國風專題,介紹歷來經典受中國風啟發的女裝。(左起Jean Paul Gaultier 2001秋冬高訂、Chanel 1996秋冬高訂與Valentino 1968秋冬系列。)

因應大都會年度展,美版<Vogue>5月號企劃中國風專題,介紹歷來經典受中國風啟發的女裝。(左起Jean Paul Gaultier 2001秋冬高訂、Chanel 1996秋冬高訂與Valentino 1968秋冬系列。)

»»談中國文化如何影響西方時尚,在時尚發展過程中早有人討論過,但若想鉅細彌遺地再談,現在卻是最好的時機。趨勢大師預言本世紀將是中國人的世紀,沒人會有異議,從世界地位、經濟,及至文化、藝術,炎黃子孫在幾十年間強勢躋身國際,尤其在時尚界,從消費開始影響市場脈動、流行趨勢甚至商品設計,哪一個品牌沒在專櫃請上幾位會說中文的銷售員,又有哪一個品牌敢不請個亞洲面孔放上廣告。現在連呼風喚雨的女魔頭都不得不把自己的頭偏向中國,媲美年度時尚奧斯卡的Met Gala高唱龍的傳人,黃袍加身、鳳冠霞披樣樣都來。我們都知道,這意味著中國風至少在瞬息萬變的時尚界會繼續吹上好幾個年頭。

當時1960年代的中國文化改革軍穿著(左),成了John Galliano替Dior設計1999春夏女裝靈感(右)。

當時1960年代的中國文化改革軍穿著(左),成了John Galliano替Dior設計1999春夏女裝靈感(右)。

中國與西方的文化交流,或許我們可回溯到西元前5世紀,絲路開通之後,中國絲綢得以從陸路傳入波斯,再轉販賣至羅馬帝國,直至西元前2世紀,羅馬人才首次順著絲路來到當時東漢首都洛陽,絲料之精細華美深受古羅馬貴族喜愛,貴婦們更是不惜昂貴代價以追求高貴時尚的目的。西元12世紀十字軍東征,歐洲對於絲綢的大量需求,使得南義大利王羅哲兒二世出策俘虜了兩千名絲織工人,把他們帶回義大利去養蠶、繅絲、織綢,使義大利的絲綢技術得以迅猛發展,並逐漸成為歐洲絲綢工業的中心。從服裝史的角度來看,這種柔軟的薄型布料,也使得12世紀的歐洲寬鬆的服裝型態顯得較為柔軟飄逸許多。

中國的絲織品和刺繡工藝經由絲路,傳到了西方,深受當地貴族喜愛。

中國的絲織品和刺繡工藝經由絲路,傳到了西方,深受當地貴族喜愛。

16世紀大航海時代,中國精美的刺繡珍品隨著荷蘭和葡萄牙的商船到達歐洲,迅速成為貴族之間衣著裝飾的新寵。且受刺繡藝術影響,此時的服裝開始注重服裝的紋樣裝飾和布料色彩的搭配,以及用不同材料、不同色澤妝點刺繡,並通過色彩紋樣的不同,直接反映穿衣者的身分、階層和地位。及至今日,西方設計師在利用多種方法使用中國元素時,其中最典型的方法也是使用中國刺繡的傳統紋樣表現之。

西方時尚深深迷戀中國的刺繡與對龍鳳的意象,這往往也轉換成設計師們的創意出口,如左圖Alexander McQueen替Givenchy打造的1997高訂系列。

西方時尚深深迷戀中國的刺繡與對龍鳳的意象,這往往也轉換成設計師們的創意出口,如左圖Alexander McQueen替Givenchy打造的1997高訂系列。

不過中國影響力在歐洲各國發展的巔峰,要屬17、18世紀流行於歐洲貴族間的「中國風」(Chinoiserie)。宗教改革後的天主教會派遣傳教士前往世界各地宣教,透過修士在東西方之間的往返,西方的科學知識傳入中國,相對中國的器物、風土民情也進入歐洲,營造出許多神秘瑰麗的想像。尤其法國國王路易十四與乾隆皇帝交好,以法國為首的洛可可時代,在許多藝術呈現上皆內含中國風格的趣味圖案。但由於對中國文化不熟悉,此時期的中國風混雜了波斯、印度、東洋的元素,恰好符合洛可可風格的繁複浪漫氣質,間接豐富了此時期藝術的裝飾性。

17、18世紀流行於歐洲貴族間的「中國風」,造就不少瀰漫中國藝文風情的生活用品。

17、18世紀流行於歐洲貴族間的「中國風」,造就不少瀰漫中國藝文風情的生活用品。

此時進入歐洲的中國工藝品如瓷器、漆器等,在各國皇室貴族之間完全供不應求,因當時歐洲使用的餐具都還不過是陶器。有鑑於進口瓷器價格過於昂貴,各國開始研究製造瓷器,頓時出現各樣瓷性製品。尤其是溫潤白瓷映透藍色紋路的青花瓷,對於歐洲的吸引力更大,好比路易十四對於陶瓷的喜愛,驅使他命令大臣為他打造一整座中國瓷屋,主要以青花瓷為主,金黃色修飾,名為特里亞農瓷屋(Trianon de porcelaine)。連時尚領頭法國都如此瘋狂,可以想見瓷器在其他歐洲各國受歡迎的程度。

西方最愛的青花瓷器,常被援作時裝表現,像是圖中Roberto Cavalli 2005秋冬系列。

西方最愛的青花瓷器,常被援作時裝表現,像是圖中Roberto Cavalli 2005秋冬系列。

越至近代,中國與西方的交流更為頻繁,晚清滿足服飾對西方時尚的影響,幾乎成為往後中華文化在西方人眼裡的象徵代表,設計師更愛從中擷取設計元素。從皇室的黃袍說起,衣上龍鳳圖紋不只對於中國人有權威性,在異族人眼光中亦為極具神秘感和東方色彩的神話動物,帶有滿族特徵的女式金龍褂便曾風靡歐洲。例如從英國所製的白色繡龍鳳對襟褂,就可看出當時東方文化融入西方之後的產物模樣。因為白色是晚清的禁忌顏色,且對襟褂上的龍鳳紋樣比較粗糙,並不是中國的傳統紋樣。

黃袍上的龍鳳刺繡令歐陸時尚風糜不已,Dries van Noten 2012秋冬女裝即延伸自黃袍刺繡工藝。

黃袍上的龍鳳刺繡令歐陸時尚風糜不已,Dries van Noten 2012秋冬女裝即延伸自黃袍刺繡工藝。

再者,最早為清朝旗人袍裝的旗袍樣式,以內斂端莊的形式呈現中國式的性感裸露,最為西方所醉心。衣料剪裁所形塑出的婀娜身形,硬挺領口強調頸間的高貴矜持,還有因為開衩若隱若現的雙腿,彷彿有魔力般地風行了百年以上。即使在文化大革命時期旗袍被列為禁穿衣著,西方設計師仍然以改良式的燈籠袖、荷葉領口,或是黑色蕾絲,繼續為旗袍增添更多變化,延續了這種一件式中國服裝在西方的壽命。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