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鏡花水月 映照西方時尚
Eastern Influences in Western Fashions


John Galliano對東方文化情有獨鍾,Dior 1997秋冬系列改良了旗袍。

John Galliano對東方文化情有獨鍾,Dior 1997秋冬系列改良了旗袍。

西方設計師擷取東方元素進行創作,可回溯至過去好幾百年的時代,由於文化理解的不同,再加上詮釋的無上限自由,西方設計師在沒有完全通透了解每個元素的情況下,直接擷取可發揮的部分進行再創作。這樣的情形雖然總是會導致某些看來四不像的作品出現,但也因為西方設計師把玩這些元素時沒有既定設計規則和包袱,反而能夠讓中國的文化物件呈現出完全不同的風貌。

Tom Ford接任Yves Saint Laurent設計師時,於2004秋冬發表系列,堪稱是近代西方時尚史中經典中國風設計。

Tom Ford接任Yves Saint Laurent設計師時,於2004秋冬發表系列,堪稱是近代西方時尚史中經典中國風設計。

就近代起算,Yves Saint Laurent在1977年的中國系列,就擷取清朝官兵圓錐帽和寬大袍服的輪廓,畫出聖羅蘭大師對於東方的想像。雖然以天馬行空的綜合元素為多,依照中國傳統來看難以收編進中國之列,但總不失為近代東方熱再度復興的先驅之一。Tom Ford接掌品牌大位後,為Yves Saint Laurent的中國神話接龍,2004秋冬女裝祭出一系列的斜肩龍紋亮片旗袍,還有拆解旗袍元素,拼接而成的西式裙裝、長禮服裙裝等,可明顯看出設計師對於同樣主題的不同詮釋。

左為Yves Saint Laurent 1997秋冬系列,右為Tom Ford替品牌打造的2004秋冬系列。

左為Yves Saint Laurent 1997秋冬系列,右為Tom Ford替品牌打造的2004秋冬系列。

其實最愛把玩中國設計元素的是John Galliano,每每在Dior秀場中,多次以東方為主題打造朱式東方綺想。1998秋冬女裝先按照中式原樣打造一襲大紅旗袍,唯在緊度上調整至超貼身狀態,在中式服裝上表現西式性感;1999秋冬高訂以黃袍為主題,抓捏出各式不同輪廓的禮服,如拖曳長尾裙、燈籠裙裝等,在貴氣中帶有設計師獨特的玩心;2003年的日式元素也有中式圖文作幫襯,成為禮服面料上的美麗花紋;2008春夏高訂中,John Galliano心目中的Madame X兼具西方性感與東方雍容,在最為擅長的布料摺曲上,穿插中式刺繡、長袖等設計。反正John Gallianoa每季打造主題,永遠會有另一番自己的全新眼光。

Christian Dior(左)在1951年時將中國書法摻入洋裝印花,而品牌在John Galliano時期,更是數度把玩中國元素,如1998秋冬高訂(右)。

Christian Dior(左)在1951年時將中國書法摻入洋裝印花,而品牌在John Galliano時期,更是數度把玩中國元素,如1998秋冬高訂(右)。

旗袍可拆解、黃袍可重訂輪廓,唯有中國龍鳳刺繡的運用上,設計師們願意好好地保留其原貌,讓它們散發出應有的輝煌氣度。Ralph Lauren 2012秋冬女裝祭出鏤空龍紋刺繡旗袍,一尾黑龍盤踞在背上,還有2011秋冬紅底龍紋的改良式西裝禮服,在中西合璧間性感與氣勢兼具。Valentino自從2013上海系列之後,開始向東方看齊,最新作品則由2015秋冬繆思Celia Birtwell面料大師為女裝設計巨龍圖騰,黃澄身軀在黑底色的襯托之下,成為當季亮點之一。Emilio Pucci 2013春夏女裝也將一整隻金龍刺在黑色短洋裝上,一整條龍的氣勢人人都愛。

Ralph Lauren 2011秋冬龍紋西裝禮服。

Ralph Lauren 2011秋冬龍紋西裝禮服。

青花瓷不僅是歐洲最愛的奢侈器物,在服裝表現上也特別為其留有一方空間表現,而且從以前到現在從沒退燒過。Roberto Cavalli 2005秋冬青花瓷洋裝,將女模幻化成真正的絕美瓷器,2013早春再度翻出舊愛,以藍白相間的花紋為基底,以花紋和衣料剪裁的不同排列組合,迸發出多樣或優雅或帥氣的造型。Valentino 2013秋冬的青花圖文則跳脫中視花形紋路,將西方的盛開花朵,以藍色姿態躺落在白色布面上,遠看為中國青花瓷,近看則為西方的高尚花卉。

Valentino 2013秋冬青花瓷靈感。

Valentino 2013秋冬青花瓷靈感。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