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展台新亮點 夏卡爾無可救藥的浪漫
Chagall's Romantic Spirit on the Catwalk


達拉斯博物館曾於2013年舉辦夏卡爾特展「Chagall: Beyond Color」,展示藝術家生前的舞台戲服設計和經典畫作。

達拉斯博物館曾於2013年舉辦夏卡爾特展「Chagall: Beyond Color」,展示藝術家生前的舞台戲服設計和經典畫作。

»»多年前台北故宮曾策辦馬克夏卡爾藝術展(Marc Chagall),當時對他瑰麗色彩與戲劇性手法,有股莫名喜愛,介於立體派作風卻同時有著超現實主義的奇幻結構,總讓人在他畫前駐足許久。2015春夏高訂發表,赫然發現Valentino居然將夏卡爾畫作融入刺繡圖騰當中,演變系列高訂,不禁令人再次讚嘆這位俄羅斯藝術家,而他與時尚又會編織出何等高潮劇情呢。

夏卡爾曾幫過芭蕾舞團打造戲服,也曾為舞伶描繪畫像,而兩張圖示皆為當時芭蕾舞者Alicia Markova。

夏卡爾曾幫過芭蕾舞團打造戲服,也曾為舞伶描繪畫像,而兩張圖示皆為當時芭蕾舞者Alicia Markova。

「生日快樂」、「我與村莊」、「新娘」、「屋頂上的提琴手」(The Fiddler)與「美國之窗」等,這些都是夏卡爾膾炙人口創作的一部分,也代表著從1910到晚年間的風格演變,特別是1900年代左右,立體派和表現主義的畫風影響他的創作,有段時間他的筆觸傾向將物體解構,透過不同面向加以呈現,如生日快樂等特質極為明顯。不過,大家最感興趣的是家人妻子對夏卡爾掀起的陣陣波瀾,每幅畫裡充滿夏卡爾個人故事,包含他一生摯愛蓓拉,當然還有其他陪伴在畫家身邊許久的「密友」,或許藝術家多情性格猶如天生基因,卻也醞釀無比豐沛創作能量,特別是夏卡爾一生畫作裡,關於愛戀的描述也不少,諸如「散步」(The Walk)、「艾菲爾鐵塔前的新人」(Les mariés de la Tour Eiffel)、「樂園」、「戀人」及「天馬行空」等,都會見到一對對couple影子。

在夏卡爾畫作裡常出現浪漫情愫,好比是「散步」(左)和「艾菲爾鐵塔前的新人」(右),只是夏卡爾的浪漫帶點奇幻異想。

在夏卡爾畫作裡常出現浪漫情愫,好比是「散步」(左)和「艾菲爾鐵塔前的新人」(右),只是夏卡爾的浪漫帶點奇幻異想。

是什麼造就夏卡爾充滿鮮豔色彩筆觸,後代研究藝文學者將原因歸於畫家的成長背景。1887年出生在俄羅斯與白俄羅斯交界附近的維捷布斯克(Vitebsk)一處村莊、一個哈西德猶太教家庭。老實說夏卡爾年幼生長環境很貧苦,父母親得早出晚歸辛勤出賣勞力,才能掙一丁點錢給家裡9個嗷嗷待哺的孩子們添購家用。而在18世紀到世界第一次大戰間,俄羅斯政府對猶太人的居住地有所限制,連同教育在內也是有所區隔,這些都造就猶太人多透過製作木工家具與紡織裁縫,對外取得主要經濟來源,也自行形成一個小社區,在夏卡爾個人自傳中,他娓娓道來當時情境,甚至對父親在魚販底下擔任搬運工,對其辛勞工作大表感激與不捨,小時生活景像全深深烙印在他腦海裡。

俄羅斯藝術家夏卡爾。

俄羅斯藝術家夏卡爾。

尤其是自身的哈西德教派信仰,充滿文化傳統色彩,成了夏卡爾畫作裡最豐富的元素。許多學者甚至認為欣賞夏卡爾的畫,對俄羅斯東歐歷史與猶太人文化可要有一定見解。以「屋頂上的提琴手」為例,提琴手的輪廓想像很有可來自畫家年少時期在猶太村莊見著的景象,另外像是「我與村莊」等,不時出現的牛羊隻與農稼,間接透露夏卡爾過去生活記憶。。

左為「屋頂上的提琴手」,右為「我與村莊」,從兩幅畫的筆觸結構可以看到立體派對夏卡爾的小小影響。

左為「屋頂上的提琴手」,右為「我與村莊」,從兩幅畫的筆觸結構可以看到立體派對夏卡爾的小小影響。

貧困經濟使夏卡爾無法唸讀藝術學校,再加上猶太人血統,能與藝術沾邊簡直難上加難,儘管母親鼓勵他奮力一試,但猶太人這個標籤反而讓他在校格格不入;看其他同學繪製漂亮圖樣,試著請教卻換來閉門羹,唯一的資訊,應該說只能靠自己看書籍上的插畫,邊摸索揣摩。因為揣摩出興趣,讓夏卡爾有意往畫家生涯發展,19歲時還找到Yehuda  Pen畫家工作室拜師學藝,幸好Yehuda  Pen了解夏卡爾家境狀況,未收取學費,讓他磨練技藝。1907年,夏卡爾以口袋裡27元盧布來到聖彼得堡加強自己的創作基礎,但當時反猶太情節嚴重,夏卡爾費了一番功夫才得以留在那兒深造,接受了法國野獸派與德國表現主義,以及義大利未來主義的衝擊,影響其早期畫作筆觸如「Birth」、「The Deaf」和「A Holy Family」等,同時彰顯自己幼年時期的猶太人文化生活符號。

「Birth」是夏卡爾早期創作,彰顯著幼年猶太人文化生活符碼。

「Birth」是夏卡爾早期創作,彰顯著幼年猶太人文化生活符碼。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