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芭蕾舞 舞動設計奇蹟
Russian Ballet Returned to the Fashion Runway


Dries van Noten 2015春夏男裝不僅服裝細節參考舞者需求,連鞋款也按芭蕾舞款式重新詮釋。

Dries van Noten 2015春夏男裝不僅服裝細節參考舞者需求,連鞋款也按芭蕾舞款式重新詮釋。

 »»說起時尚與芭蕾舞的淵源,可說是親密難分,設計師們不只為舞團演出量身打造戲服,還從舞蹈發想服裝輪廓,魚幫水水幫魚,6月2015春夏男裝又見到一些設計師興起芭蕾舞旗號,各以心中的男性舞者繆思,譜出優美旋律。這些舞者泰半與俄羅斯芭蕾舞有份裙帶關係,在時裝史特別是1910到20年代初期,Sergei Pavlovich Diaghilev帶領的俄羅斯芭蕾舞團 (Ballets Russes)魅力席捲巴黎;不光是舞曲旋律和肢體動作,舞團瑰麗的服裝輪廓,深深吸引巴黎上流名媛紳士,也曾讓當時時尚大師Paul Poiret為之著迷,漸進地影響服裝史。接連幾位俄羅斯芭蕾舞重要舞者,也悄悄對伸展台造成莫大震撼。

俄羅斯芭蕾舞團當時的海報設計,可見舞者戲服造型極具東方異國風采。

俄羅斯芭蕾舞團當時的海報設計,可見舞者戲服造型極具東方異國風采。

天下芭蕾舞團何其多,為何偏好俄羅斯芭蕾舞團是有原因的,只因它與時尚關係匪淺。出生在富有家庭的Sergei Pavlovich Diaghilev,靠著家族伏特加酒廠生意,過過一段風光衣食無缺的生活,未料家族經商失敗,自此從雲端跌落谷底。對藝術的喜愛,推測幼年受到喜歡藝文的繼母影響,加上念大學時跟著朋友認識表演藝術同好,深刻著迷於當代藝術與俄國悠久歷史文化。自1896年開始,Diaghilev便在俄羅斯當策展人、藝文評論家,也從事出版工作,還辦期刊雜誌《Mir iskusstva》,推廣俄羅斯工藝與藝術,將俄國的音樂、藝術和歌劇介紹到上流社會,好同時為與幾個友人成立的俄羅斯芭蕾舞團私募基金。

Sergei Pavlovich Diaghilev(左)創立俄羅斯芭蕾舞團推廣前衛藝術,找來堂弟Igor Stravinsky(右)負責編曲。

Sergei Pavlovich Diaghilev(左)創立俄羅斯芭蕾舞團推廣前衛藝術,找來堂弟Igor Stravinsky(右)負責編曲。

這個由13人、被Diaghilev視為大家族組成的團體,有親戚Igor Stravinsky擔任舞團作曲家,Mikhail Fokine擔任編舞與舞者角色,Vaslav Nijinsky是團員裡傑出的舞者,Léon Bakst則負責整齣劇碼的服裝設計,部分人員都是Sergei Pavlovich Diaghilev在校念書時結識的朋友。其中的Léon Bakst擅長以如寶石般瑰麗的色澤變化鋪陳舞蹈戲服,並且結合Art Nouveau元素,好隨著舞者肢體動作,那些多彩畫布律動之下,成了一幅幅勾引人心情慾的行動畫,最重要的是裡頭佈滿俄羅斯工藝與東方主義,這就是讓巴黎上流社會為之瘋狂的原因所在,尤其後者神秘東方色彩,在社交界掀起一陣狂瀾。

Léon Bakst設計的芭蕾舞戲服在用色上,相當誇飾華麗。

Léon Bakst設計的芭蕾舞戲服在用色上,相當誇飾華麗。

芭蕾舞之所以令人迷戀,全仰賴舞者肢體語言表達出故事和情感,不靠任何台詞,而俄羅斯芭蕾舞團高竿地方莫過於Diaghilev找來優秀編曲家為戲劇量身訂製音樂,故事腳本也不馬虎,編舞家更得渾身解數使出真功夫。好比當初Diaghilev看中尚無任何名氣的Igor Stravinsky譜曲能力,譜出3部芭蕾舞曲「火鳥」(The Firebird)、「彼得洛希卡」和「春之祭」成就俄羅斯芭蕾舞經典名劇,其中尤以「火鳥」打開Igor Stravinsky知名度。「春之祭」更因使用新音樂與前衛編舞手法,讓台下觀眾邊跳腳斥責,卻也意外興起新風潮。除此,全新芭蕾舞型態融合歌劇表演手法,確實給了當時有氣無力的巴黎芭蕾演出一場震撼,不過最震懾的在於Diaghilev眼界廣闊,樂意與各前衛藝術家合作,Matisse、André Derain與Georges Braque幾位法國藝術家設計舞台劇演出,於1920年代將俄羅斯芭蕾舞人氣拉升至高點。

俄羅斯芭蕾舞團從巴黎奔向國際舞台,圖為團員(左起)Roger Désormière、Serge Diaghilev、Serge Lifar、Boris Kochno、Alexandra Danilova、Felia Doubrovska 與Lubov Tchernicheva於1928年巡迴演出時的合照。

俄羅斯芭蕾舞團從巴黎奔向國際舞台,圖為團員(左起)Roger Désormière、Serge Diaghilev、Serge Lifar、Boris Kochno、Alexandra Danilova、Felia Doubrovska 與Lubov Tchernicheva於1928年巡迴演出時的合照。

有人常說Sergei Pavlovich Diaghilev經濟常面臨緊繃危機,三不五時可能倒閉,為的就是打造一個平台,好和俄羅斯現代主義者如Naum Gabo、Natalya Goncharova等推廣前衛藝術理念,而俄羅斯芭蕾舞團便是顧及推廣與掙得收入財源的最佳管道。但計畫總趕不上變化,因為剛開始舞團演出仍是赤字,儘管1909年在巴黎首戰成名。畢竟整齣舞台劇布景與戲服極其講究華麗,充滿俄羅斯貴族氣息,又多方與藝術家、時裝設計師合作,面對舞團財政窘境,Diaghilev也得改變策略,將季度演出的戲碼改為年度巡迴。況且不是每個藝術家都聯名順利,像是與Matisse合作就曾面臨過意想不到的難題,倒是畢卡索和俄羅斯芭蕾舞團雙方合作很愉快,繪製過許多膾炙人口舞劇舞台設計,從「遊行」(Parade)、「三角帽」(Le Tricorne)、「普欽內拉」(Pulcinella)到「藍色列車」(Le Train Bleu)等。甚至是1917年的「遊行」,畢卡索還親自操刀戲服。

左為畢卡索設計的「遊行」戲服,右為Coco Chanel幫「藍色列車」打造的衣裝。

左為畢卡索設計的「遊行」戲服,右為Coco Chanel幫「藍色列車」打造的衣裝。

Diaghilev的俄羅斯芭蕾舞也慢慢從巴黎進軍國際,首站倫敦,1916年後駐足美國紐約,成為20年代首屈一指的藝術焦點,影響後代幾十年。誠如上述,俄羅斯芭蕾舞團能這麼成功,扣除推廣前衛藝術,舞者與時裝設計師的功勞更是功不可沒。這回在2015春夏男裝周被點名的芭蕾男舞者Vaslav Nijinsky,正好是俄羅斯芭蕾舞團出身。據說Vaslav Nijinsky與Diaghilev曾是戀人關係,而他也是因為遇到Diaghilev,加入舞團,自始芭蕾舞生涯出現轉捩點;他那驚人彈跳能力與無懼地心引力掂著腳尖旋轉伎倆,在當時男性舞者界可說是極品且少見,演出過「天方夜譚」、「吉賽爾」、「春之祭」與「牧神的午後」等多部膾炙人口劇碼,Vaslav Nijinsky更偏向自創芭蕾舞動作,完全牴觸古典芭蕾的基本教條,像「春之祭」,最初在巴黎上映時,就因編曲過於新穎,加上Nijinsky舞蹈動作過於詭譎,跳脫芭蕾舞的刻版印象,引起一片嘩然。

Vaslav Nijinsky跟著俄羅斯芭蕾舞團大鳴大放。

Vaslav Nijinsky跟著俄羅斯芭蕾舞團大鳴大放。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