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女性新貴 推動高訂2位數成長
Haute Couture Doubles Profits


睽違60年,Schiaparelli於2014春夏,重新回歸高訂伸展台。

睽違60年,Schiaparelli於2014春夏,重新回歸高訂伸展台。

»»還記得20世紀末,一家家高級訂製服(Haute Couture)品牌關門。當我們看著這個具有150年歷史,價格上看天文數字的精美華服市場,一步步走向萎靡不振的低谷,心裡早已預想高級訂製服的滅絕。但可能瀕臨絕種的,卻在近幾年得到了復興。那些被迫離開的,一個個滿懷信心的回歸;那些觀望徘徊的,也接二連三成為這個時裝聖殿的一員,讓高級訂製服在經歷了一波亂流後,又成功的攀上高峰。

「高級訂製服」這個名號可不是人人承擔得起,想冠上這個受到法律保護的名字,必須經過法國巴黎時裝協會的會員資格認證,要遵守的條件更是繁複,這才讓高級訂製服多了份不同凡響的身價。觀看巴黎2014秋冬高訂日程,從幾年前的3天延長到了本季的6天,這反映了高訂發表成員的增加。除了Armani Privé、Atelier Versace的回歸,Schiaparelli、Vionnet的復興之外,還多了Ulyana Sergeenko、Ralph & Russo等後起之秀。後者這個由設計師Tamara Ralph和銀行投資家Michael Russo合作成立的品牌,更是100年來,留著英國血統卻有幸受邀成為高訂成員的首件案例。

Valentino高訂預計今年會有30%以上的營收成長。

Valentino高訂預計今年會有30%以上的營收成長。

當然,在這些現象的背後,是一群廣大的消費者在支撐著,包含備受重視的中國市場。去年11月在上海舉辦大秀的Valentino,就因為活動反應熱烈,中國消費者特別喜愛高訂系列,進而預測今年品牌高訂銷售能有30%到35%的成長。同時,根據調查,這些新貴階級的年齡層也從40歲下降到了30出頭。Dior CEO Sidney Toledano透露,這些來自不同地區的成功女性,包含亞洲、美國、南美洲,甚至是面臨經濟衰退的西歐地區,都特別喜愛品牌創意總監Raf Simons摩登、極簡,且充滿藝術性的服裝風格,才造就了從去年7月到今年3月的9個月期間,高級訂製服能有14%的銷售成長,總金額上看238億美金。

Raf Simons摩登、極簡的服裝美學,特別受到Dior年經高訂客戶的喜愛。

Raf Simons摩登、極簡的服裝美學,特別受到Dior年經高訂客戶的喜愛。

不同於以往,只能在一些高級的私人活動中,才能見到人們穿著高級訂製服出席。新崛起的這些30出頭金字塔頂端消費者,特別喜歡穿著她們的戰利品,出席一些公開的藝術展、時尚秀或品牌舉辦的大型派對等。這些人幾乎是活在飛機上,而無論是在哪個國家,他們都會光顧Dior的專賣店,這也是為什麼Dior會選擇在紐約舉辦2015早春秀,又跑到香港二度展演2014春夏高訂,為的就是透過國際性的曝光,讓消費者與品牌的連接更加深厚。

Jean Paul Gaultier的中國高訂客戶,特別偏愛晚宴服系列。

Jean Paul Gaultier的中國高訂客戶,特別偏愛晚宴服系列。

但每個地區女性,卻有可能有截然不同的偏好,例如Jean Paul Gaultier年輕的高訂客戶中,美國與歐洲客戶比較偏好日裝,中東、俄國與中國的顧客則喜愛晚宴服系列。Giorgio Armani也嗅到了高訂產業中的這股世代交替氣息,認為在過去,人們總是認為高級訂製服只適合保守、矜持的母親輩,可如今她們的女兒也開始著迷於這種頂級的服裝形式。儘管近來的數據顯示,中國、俄國遊客的精品消費有開始走下坡的趨勢,但卻不影響高訂市場的成長,主要由於新興市場開放下,讓全球有越來越多菁英女性崛起。

Armani Privé 2014秋冬高訂系列。

Armani Privé 2014秋冬高訂系列。

一位黎巴嫩名媛Mouna Ayoub接受訪問時就透露,儘管她們拒絕承認,因為奢侈消費是不被允許的,但事實是許多中東女性在近幾年開始購買高級訂製服,光是Mouna Ayoub知道的高訂消費者,就有百人以上。同時,她還透露自己花了近40萬美金在Chanel高訂系列,這或許說明了Chanel為什麼計畫在這兩年,要將杜拜做為高訂大秀的第二個發表地區。Chanel總裁Bruno Pavlovsky還直言不諱,不僅透露品牌2014春夏系列銷售成長20%,並直接預言高訂市場還有成長潛力,高級訂製服將要迎來全新階段的黃金時期。««

Chanel 2014秋冬高訂秀場維持一貫的用心,以取悅媒體及品牌VIP。

Chanel 2014秋冬高訂秀場維持一貫的用心,以取悅媒體及品牌VIP。

»»Thanks to the emerging markets in China, and the Middle East, the haute couture is coming back to live. Armani Privé, Atelier Versace Schiaparelli and Vionnet got their glory back again along with new comers like Ulyana Sergeenko and Ralph & Russo.  

This is all due to the support of customers who are in favor of Valentino and Dior especially. The whole couture market is estimated to rise 14% profit and it starts to attract younger consumers worldwide. This phenomenon pushes fashion houses to showcase their collections outside of Europe to meet the market’s expectation and make a deeper connection to their clients. 

Clients’ taste varies depending from their personal styles or needs. For example, people from Russia, China and the Middle East prefer Jean Paul Gaultier’s night gowns while the American customers choose other style. On top of that, the potential of haute couture is once again explored to a high level.««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