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具古典與浪漫 Gustave Moreau構築奇幻美學
Gustave Moreau on Mythology Painting


Gustave Moreau不同時期的自畫像。

Gustave Moreau不同時期的自畫像。

»»拋棄客觀判斷與臨摹倣就,象徵主義中強調藉由符號來暗示各種思想,影響蔓延至文學與視覺藝術。身為象徵主義派(Symbolism)畫家,Gustave Moreau認為繪畫應該靠思考,從中得到靈感。強烈的神祕氛圍與魔幻風格的筆觸,使他被後人視為象徵主義派的先驅,更是馬諦斯(Matisse)和喬治魯奧(Georges Roualt)兩人的老師,影響兩人後來在畫作中,也投入強烈情緒的個人特色。

 

Moreau的畫風受到浪漫主義畫家Eugène Delacroix(左)和Théodore Chassériau(右)的影響。

Moreau的畫風受到浪漫主義畫家Eugène Delacroix(左)和Théodore Chassériau(右)的影響。

1826年出生於法國巴黎,Gustave Moreau是一位生性孤僻的畫家,加上他為學畫而旅居各地。因此他的前半生,半自願式地與人群隔絕開來。1846年進入巴黎美術學院(École des Beaux-Arts)就讀,深受Eugène Delacroix和Théodore Chassériau兩位浪漫主義(Romanticism)代表畫家的影響。浪漫主義源自啟蒙時代,反應貴族政治的反動,重視民俗藝術且強調將個人情感透射於創作中。因此不管在藝術創作,還是生命哲學的層次上,Moreau也總是順性而為。

Gustave Moreau將住處死後捐出,作為博物館。

Gustave Moreau將住處死後捐出,作為博物館。

Moreau就像一塊無所不吸的海綿,將他學畫歷程中所接觸的所有東西,通通融合為一體。1857年他搬往義大利,臨摹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和卡拉瓦喬(Caravaggio)的作品;隨後在1860年代,因為Chassériau的影響,而啟發他對東方藝術的興趣,進而接觸日本的浮世繪、印度以及波斯等地區的細密畫(miniature),一種裝飾性風格強烈的小型繪畫;還有拜占庭的鑲嵌藝術。使得外界形容他的繪畫風格猶如三位一體,筆觸技法有著古典主義的均衡與優雅,思想角度卻如浪漫主義暗藏豐富情緒,至於在主題表現上則是走奇幻路線。

Moreau對東方色彩的繪畫有著濃烈興趣,像是日本的浮世繪。

Moreau對東方色彩的繪畫有著濃烈興趣,像是日本的浮世繪。

Moreau對於印象主義(Impressionism)頗有意見,在繪畫上他反對向自然取景臨摹。他主張畫家應該對自己的作品有深度思考,用自己的情緒和感受,作為繪畫的依據。然而他的作品取材,多是歐洲神話還有宗教故事。像是他的代表作品「莎樂美」(Salomé),敘述聖經中一位美女莎樂美,因為擅長跳舞而深受希律王喜愛。最後在母親的唆使下,向國王要求砍下施洗者約翰的人頭。

波斯的細密畫(左)和拜占庭式的教堂鑲嵌藝術(右),也深深影響畫家在取材上的選擇。

波斯的細密畫(左)和拜占庭式的教堂鑲嵌藝術(右),也深深影響畫家在取材上的選擇。

「莎樂美」一直是藝術家的筆下繆思,形象在藝術史上不斷轉變,但也始終保持著美女善舞的基本概念。Moreau用亮色凸顯莎樂美的舞動姿態,以手指著漂浮於空,閃閃發光的約翰頭顱。然而對比主角莎樂美華麗飄逸的服裝與配件,身旁的背景底色卻顯得黯淡隱晦,將官能式的美感與東方主義式的魔幻色彩結合。筆觸模糊、構圖繁複,且色彩濃郁,儘管是聖經主題,那光影之間的變化卻像是Moreau親眼所見。

以「莎樂美」(Salomé)作為聖經故事主角,是Moreau的代表作品。

以「莎樂美」(Salomé)作為聖經故事主角,是Moreau的代表作品。

Moreau對神話題材的偏執,似乎也呼應著時代背景的動亂,從拿破崙時代開始,民族主義興起,階級之間的不平等導致歐洲內戰不斷。Moreau的孤絕還有對社會的無奈,全都藉由藝術表現出來。就像是中國魏晉南北朝時代,文人將時代紛亂與不得志的情況,寄情於文學一般。Moreau的畫作之所以偏好神話故事,也是看中神話裡傳達對死亡還有道德價值的奇幻異想。藉由重新詮釋神話,使自己的情感得以釋放。像是1895年以羅馬神話取材的「朱比特和塞墨勒」(Jupiter and Semele),講述人類女子Semele和羅馬主神Jupiter相戀,卻無意中被Jupiter殺死並誕下酒神Bacchus的故事。該幅畫作製作耗時,且細節繁複,光圈、翅膀還有許多宮殿裝飾的符號圖騰,充分表現出Moreau象徵主義的精隨。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