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美學對話 Benjamin Shine薄紗詩情
The Magician of Tulle: Benjamin Shine


藝術家Benjamin Shine。

藝術家Benjamin Shine。

»»伸展台上曾經出現過不少張臉,Prada 2014春夏秀上的壁畫藝術肖像,Viktor & Rolf 2016春夏高訂秀上的超現實雕塑,都各有千秋,但說到2017年初,最令人驚豔的,要屬Maison Margiela 2017春夏高訂秀上,那張繚繞在煙霧中的臉,生動得彷彿下一秒就要消散,其背後的推手,是英國藝術家Benjamin Shine,他以一支熨斗和薄紗,捕捉人臉神態,成為藝術界受矚目新秀。

在這場秀中,一位模特兒身穿白色解構長大衣,彷彿被黑色煙霧旋繞,在身上凝聚成一張鬼魅般謎樣的臉龐,定睛一看,才發現是紗布製成,令眾人嘖嘖稱奇。創意總監John Galliano,希望能打造出一張堅毅中不失溫柔的東方女性臉孔,而藝術家則希望能呈現透明煙霧效果,讓底部的白色布料,若隱若現。精采的作品,總需要時間來磨,兩人耗費將近300小時,才成功營造出飄渺詩意。其實這也非他第一次與時尚界合作,2013年,他就曾與Givenchy合作過兩款肖像畫衛衣。

2013年與Givenchy創意總監Ricardo Tisci合作聯名衛衣,在有限的面積中,創造出臉孔深度。

2013年與Givenchy創意總監Ricardo Tisci合作聯名衛衣,在有限的面積中,創造出臉孔深度。

其實兩人也頗有淵源,除了John Galliano本身就是Benjamin Shine粉絲外,兩人同樣為聖馬丁學院服裝設計系校友。藝術家出身倫敦裁縫世家,穿針引線對他而言並不是難事,從小就愛沉浸在畫室與設計工作室中,陶冶性情。15、16歲時就曾小試身手,與某間小型設計公司合作,讓他對時尚設計的憧憬,就此展開。不過他雖習得一身設計長才,甚至還推出Skoody系列功能性風衣,獲得全英青年企業家獎(Enterprising Young Brit Award)肯定,卻未因此篤定地將服裝設計作為一生志業。 

Skoody系列透過不同摺疊方法,可變身圍巾、衛衣和雨衣。

Skoody系列透過不同摺疊方法,可變身圍巾、衛衣和雨衣。

Benjamin Shine自稱是布料狂,修習服裝設計期間,其他同學都在埋頭製作服裝,他卻愛往布料行跑,看著一卷一卷的布料,想像它們是巨型的蠟筆或顏料管,想不到有一天,布料還真成了顏料,幫助他形塑一幅幅畫。2008年某一天,工作室地上一團團薄紗球堆,上面的皺褶覆蓋出多變的色彩與線條,令他興起探索的慾望,為了實驗布料作畫的技巧,先選了肖像畫來練習,沒想到這一試,開啟了他的藝術生涯。 

Benjamin Shine的薄紗畫作「Hands of Time」,細膩刻劃手上的皺紋。

Benjamin Shine的薄紗畫作「Hands of Time」,細膩刻劃手上的皺紋。

做為設計師時,總要以面料探索身體與空間的關係,理所當然是以三度空間去思考,但用布料作畫時,卻必須在二度的平面上,創造出立體感,更必須兼顧人臉上細膩的輪廓、紋理,以及眉宇間的神態,這對Benjamin Shine來說,是比製作服裝更具挑戰性和趣味的創作形式,而其成品所散發的詩意,更是他所想追求的。有趣的是,他使用的是當代技法,卻與肖像畫這個古老的藝術類型結合,反倒創造出一種古今美學對話。

Benjamin Shine創作的Elizabeth Taylor(左)和Andy Warhol(右)肖像畫。

Benjamin Shine創作的Elizabeth Taylor(左)和Andy Warhol(右)肖像畫。

然而薄紗肖像畫的詩意背後,當然是用汗水堆積而成。他陸續創作出Elizabeth Taylor、Andy Warhol、黛安娜王妃等名人畫像,受到媒體矚目,原本只扮演內襯角色的薄紗,如今反客為主,讓眾人知道,原來再微小的事物,經過巧手也能轉化成獨具風格的藝術。2016年藝術家舉辦「The Dance」裝置藝術特展,試圖用薄紗捕捉舞者空靈的姿態,以及人臉上轉瞬即逝的表情。他就這樣手拿熨斗,並準備了長達2000公尺的薄紗,徒手堆疊、打摺、抓出厚度,有時再以針線輔助,直到一寸寸形塑出腦海中的輪廓。在展場中,擺設了一個圓形器皿,布料彷彿煙霧般,從其中噴射出來,四散凝結成巨幅的人臉與人體,懸浮在空中;背後柔和的燈光,穿透藝術家精心安排的布料紋理,將人物幽微的情感,傳遞到觀者內心。這場在澳洲坎培拉藝術中心(Canberra Centre)舉辦的展覽,讓他在國際間的知名度大開。 

 

「The Dance」裝置藝術特展以懸浮薄紗畫作,呈現人物空靈感。(轉載自Benjamin Shine Studio) 

對布料有所迷戀的Benjamin Shine,一開始其實並非只以薄紗作畫,還在摸索期時,他曾利用熟悉的打孔技術,用羊眼鏍絲釘固定在厚實的底板上,再以網眼布、絲綢甚至是雪紡,穿過鏍絲釘排好的路徑,直至完成一張完整的臉孔。2006年他就曾以這種技術,為當時還在世的柴契爾夫人作肖像畫,底板更運用鐵板(iron),呼應其稱號「鐵娘子」(Iron Lady)。藝術家持續其實驗精神,2008年正逢美國總統大選,他受歐巴馬大聲疾呼改變的選舉宣傳啟發,將美國國旗一條條拆解,在帆布上組合出他的臉龐,傳遞積極改變的訊息。原以為會受到美國民眾抨擊,卻意外受到正面迴響,還受邀在紐約市藝術與設計博物館展出。

Benjamin Shine為柴契爾夫人(左)與歐巴馬(右)作畫,廣受好評。

Benjamin Shine為柴契爾夫人(左)與歐巴馬(右)作畫,廣受好評。

Benjamin Shine樂於將藝術融入生活,2015年與女友步入人生新階段,在婚禮上,他不假他人之手,用鐵絲撐起緞帶,從場地入口一路纏繞延伸,彷彿被賦予生命般,在森林中為賓客們指路,到了盡頭,聚合成兩張新人的側面肖像,美得令人動容。藝術家內心看似有無可救藥的浪漫,卻潛藏著設計師的理性思維,他曾設計一款名為「Rekindle」的環保蠟燭,當蠟燭燒盡後,蠟油會流進底部的玻璃瓶中,插入新的燭芯待冷卻後,取出又可繼續使用。此外,他也將其布料作化的精神,帶入一款兒童繪畫教具,用各色的粗繩取代畫筆,既環保又能自由發揮創意,獲得紅點設計大獎殊榮。

Benjamin Shine在婚禮上以緞帶完成兩人的肖像,如施了魔法般飄浮在空中。

Benjamin Shine在婚禮上以緞帶完成兩人的肖像,如施了魔法般飄浮在空中。

同時擁有設計與藝術思維,而且能同時受到肯定,是幸運的,Benjamin Shine其實也從未定義自己為藝術家,他傾向將自己定義為「創意探索者」,優遊在各個領域之中,除了跟服裝品牌合作,也跟Google、Coca-Cola和MTV等公司合作過,激盪火花。在創意這條路上,他勉勵自己持續保持著同心、好奇心,不斷丟出問題,努力學習、成長,未來計畫搬到紐約發展後,又會併發哪些精采創意,著實令人期待。

Benjamin Shine為Cordz設計兒童繪畫教具(左),也曾設計出環保蠟燭「Rekindle」(右)。

Benjamin Shine為Cordz設計兒童繪畫教具(左),也曾設計出環保蠟燭「Rekindle」(右)。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