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墨流染印 時尚設計去蕪存菁
Fashion Finds Its Won Suminagashi in Designing


利用顏料在水中漸層暈染律動所產生的紋路,當作拓印花紋,是墨流藝術特徵。

利用顏料在水中漸層暈染律動所產生的紋路,當作拓印花紋,是墨流藝術特徵。

»»SK-II聖誕限定包裝,彩虹糖果色,卻有如液體流動狀,它有個專有名詞,墨流藝術,原來是以日本墨流畫為靈感。這可是日本行之千年之久的傳統墨流染印(Suminagashi)。本是宮廷娛樂項目之一,把墨汁在河流裡形成的流動線條,卻慢慢發展成布料與紙張的染印技法,甚至成為藝術繪畫的一部分,在西方,也有對應的墨流藝術,且對設計師來說,它不算娛樂,反而是創意的一部分,用它來研發布料圖樣。

SK-II化妝水推聖誕系列,外包裝靈感即來自日本傳統墨流藝術。

SK-II化妝水推聖誕系列,外包裝靈感即來自日本傳統墨流藝術。

讓紙張表面宛如自然大理石紋路(paper marbling),靠的是印製技術,可它絕非現代才有的產物,靠著機械和電腦運算得來,有智慧的老祖宗,早從千年前找到手作方法。日本墨流藝術就是代表之一,和土耳其同樣講究紙張複印著瑰麗天然花紋的Ebru Art,概念如出一轍,但墨流藝術卻硬生生比15世紀誕生的Ebru Art,早了好幾百年。

日本傳統墨流畫靠畫筆滴落顏料,隨漣漪挑染色彩,造就瑰麗自然圖樣。

日本傳統墨流畫靠畫筆滴落顏料,隨漣漪挑染色彩,造就瑰麗自然圖樣。

墨流,顧名思義是墨汁彩色顏料在靜止水面,透過滴落、刷動,逐漸暈染的紋路,再利用拓印,轉印在紙上,這種印製技巧有一說是流傳於中國,少說2000年時間,真要論發揚光大,大多人會將鋒頭轉向交給日本12世紀初期。或許宮廷娛樂軼事讓墨流增添些許傳奇趣聞,可實際運作的卻是神社祭司人員,他們最常用該技藝來製作瑰麗和紙書寫,而這些紙張被規範只能用在重要場合。

墨流藝術可運用在布料與紙張用品染印,講究手工藝。

墨流藝術可運用在布料與紙張用品染印,講究手工藝。

然而日本墨流藝術,至今能獨樹一格,在於它能納百川,結合了日本書法與花道藝術,甚至後來盛行的燒杉板,這利用火焰燒炙木板材,造成深淺紋路的燒杉技術,都可說是墨流概念輾轉影響所致,有著部份交流。傳統技藝來看,日本墨流紋理偏向自然山水,宛如山陵曠野的等高線圖,色彩艷麗度略遜於土耳其Ebru Art。反觀Ebru Art,偏重萬花筒鏡射圖像,以花草輪廓為主,仰賴不易溶於水的有機顏料、黃耆膠等素材,以水為基體,在上頭作畫拓印。

土耳其的Ebru Art染印藝術,做法和日本墨流派相近,但顏色和花紋變化卻顯得繁複,透露些許中亞、波斯文明色彩。

土耳其的Ebru Art染印藝術,做法和日本墨流派相近,但顏色和花紋變化卻顯得繁複,透露些許中亞、波斯文明色彩。

除此之外,Ebru Art等西方墨流派作風,他們習慣將顏料懸浮在水面,好利用各式金屬刷具刷出多樣花紋,和日本墨流講究暈染漸層大不同,所以Ebru Art在製作過程會挑選膠劑,來增加顏料濃稠度。1853年,Charles Woolnough撰寫《The Art of Marbling》,即介紹墨流染印藝術,大大推動其手工藝人氣,這本書若歷史太久遠,沒關係,書商Heavenly Monkey,出版《Paper Should Not Always Be White》,如其名,探討紙張印製工藝,極力挖掘墨流藝術種種可能。如今,有人固守著傳統日本墨流,亦有人「融會貫通」取兩者平衡,碰撞全新火花。

Charles Woolnough撰寫的《The Art of Marbling》,介紹各種染印技巧。

Charles Woolnough撰寫的《The Art of Marbling》,介紹各種染印技巧。

對時尚來說,墨流風是很好的織品研發大平台,設計師Raf Simons似乎喜歡水墨染暈創作,他個人同名品牌2014秋冬男裝系列,與藝術家Sterling Ruby共同聯名創作,自然將畫家的潑墨技法延伸成織品花色,當中部分做法與墨流理念有異曲同工之妙。他在Jil Sander 2008秋冬男裝,其實也把玩墨流印花,將墨汁滴流在水面造成的朵朵漣漪,轉述於西裝面料。

Jil Sander 2008秋冬男裝,呈現水波漣漪脈動現象。

Jil Sander 2008秋冬男裝,呈現水波漣漪脈動現象。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