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宿時尚大勢已去 終有起死回生時?
The Brief History of Harajuku Style


Gwen Stefani(左圖中)和Nicki Minaj(右)都曾是原宿時尚的愛好者。

Gwen Stefani(左圖中)和Nicki Minaj(右)都曾是原宿時尚的愛好者。

»»日本街拍雜誌<Fruits>紀錄原宿街頭穿搭20年,卻在今年畫下句點,許多媒體認為這隱喻著原宿時代的結束。原宿潮人誇張的穿搭,為Gwen Stephani、Katy Perry、Nicki Minaj等歌手帶來造型靈感,也孕育了Undercover、A Bathing Ape等品牌,如今,原宿街頭的確比以往少了些活力,這個潮流聖地難道就此沒落?

東京的時尚據點不少,銀座、中目黑、澀谷、原宿,各有風景,可在原宿,青春男女的壓抑與苦澀,透過誇張妝髮造型得到釋放,形成一股夾雜狂放與混亂的魅力,蘿莉塔、嘻哈派,兼容並蓄,更在過去20多年來,蔓延全球,成為日本時尚潮流的代名詞之一。不過在上世紀70年代以前,還看不出其繁榮跡象,直至60年代後期,此地開始有些年輕人因為澀谷、新宿等高級商業街無法自由進出,而轉移至此,企圖建立新的商店街。

1970年代的原宿市場(左)與街頭型人(右)。

1970年代的原宿市場(左)與街頭型人(右)。

年輕勢力有如活水,一旦注入,一個地方就有了生機。越來越多有企圖心的年輕人聚集在原宿,尤其是一家名叫「Leon」的咖啡店,更是聚集了攝影師、廣告人、藝術家等時尚與文化人士,伊丹十三、小澤征爾、川久保玲、山口小夜子等這些耳熟的名字,都曾是常客。1973年,東急Plaza表參道原宿前身「原宿市場」開業,吸引各式各樣特色品牌進駐,也越來越多年輕人流連於此,加上戰後美國文化大舉傳入,讓此時的原宿街頭,已有流行文化雛形。<Made in U.S.A>、<Popeye>等潮流刊物,以及Fragment Design、A Bathing Ape等潮牌,也是在這樣的氛圍下應運而生,進入90年代之後,更間接推動了以美式風格為基調的「裏原宿」時尚。 

<Made in U.S.A>與<Popeye>創刊號。

<Made in U.S.A>與<Popeye>創刊號。

在這兒的潮流派系更是與時俱進,80年代初期,Disco風潮延燒,許多人身穿帶有中國功夫味的「哈林服」(Harlem Suits)在廣場上各自組團跳舞,被稱為「竹之子族」,後起的原宿街頭潮流,多少也延續了這種大膽的裝扮精神,並隨著當代社會風氣,進化成多樣風格。80年代受川久保玲和山本耀司的黑色風潮影響,出現熱愛酷黑裝扮的「烏鴉族」;90年代的蘿莉風、用廉價飾品大量妝點的Decora裝飾族,千禧年出現充滿仙氣的森女系、穿著夢幻漸層色的精靈系,還有霓虹色結合誇張嘻哈穿著的派手仔(Hadeko),甚至到2010年從哥德風衍生出來,將臉部塗白的白塗風等,無不是為了強調自我主張。 

原宿時尚不斷進化出各種派別,從70年代竹之子族(左上)、90年代Decora裝飾族(左下)到2010年的白塗風(右),各有特色。

原宿時尚不斷進化出各種派別,從70年代竹之子族(左上)、90年代Decora裝飾族(左下)到2010年的白塗風(右),各有特色。

要說孕育原宿時尚的重要關鍵,原本車輛禁止進入的步行者天國,功不可沒,各種風格衍生、轉化,能夠生生不息,主要靠同類潮人在此相聚取暖,壯大聲勢;週末此地沿途上演的街頭表演、Cosplay人潮,更是顯現蓬勃朝氣。這股原宿風潮,到了90年代中期達到頂點,青木正一也在此時效法英國街拍雜誌<Streets>,創立了紀錄原宿時尚的<Fruits>雜誌,在日本帶起街拍風潮,許多青少年為了搏得上版面的機會,甚至會精心打扮後跑到原宿、表參道一帶閒晃。不過此地熱鬧歸熱鬧,周末人潮擁擠,相對帶來髒亂、噪音、阻礙交通等問題,1998年當地政府便以此為由,宣布取消步行者天國,讓車輛恢復通行,特立獨行的潮人們,頓失據點,再也無法隨心所欲聚集,更不用說炒熱氣氛的街頭表演了,而原宿特有的活力,就此消減。

<Fruits>雜誌在90年代引領日本街拍時尚,正面朝鏡頭的拍攝方式,也成為此雜誌經典。

<Fruits>雜誌在90年代引領日本街拍時尚,正面朝鏡頭的拍攝方式,也成為此雜誌經典。

另外,當代潮人直接將穿搭照上傳IG分享,間接擠壓街拍雜誌生存空間,當然是<Fruits>雜誌停刊,沒有明說的原因之一,不過創辦人青木正一曾表示:「值得一拍的年輕人越來越少了」,這也是不爭的事實。過去10年來,歐美平價品牌大舉攻佔日本,東京年輕人不再將價格高昂的本土品牌視為圭臬,他們將眼光轉向Forever 21、H&M,卻也因此造成逐漸單一化的造型風格,即使多少保有個人特色,卻少了火花。過去Gwen Stefani因熱愛原宿風格成痴,不僅創作歌曲「Harajuku Girl」,甚至創立品牌「Harajuku Lovers」,伸展台上,Marc Jacobs、Jeremy Scott等設計師,都曾在作品中摻入原宿色彩,但是他們所汲取的元素,都不過是上個世紀末的風格殘影,因為以往驅動原宿時尚進化的那股活力,早已大不如前。 

Jeremy Scott 2015春夏(左)與Marc Jacobs 2017春夏(右)中,皆可見到原宿風格的影子。

Jeremy Scott 2015春夏(左)與Marc Jacobs 2017春夏(右)中,皆可見到原宿風格的影子。

能夠容納年輕創意,是原宿當初崛起之因,因此有人主張,政府應該抑制此地房租,讓年輕設計師、小型精品店能夠繼續生存,甚至建立時尚特區,禁止連鎖品牌入駐,本土設計師品牌才能保有空間,讓多元創意得以紮根茁壯。無論如何,現在雖然少了<Fruits>,「Drop Tokyo」和「Tokyo Fashion」等網站,仍繼續記錄著當代日本潮流,先前也有Kyary Pamyu Pamyu等原宿起家的歌手受到關注,因此可以說原宿時尚不管是殞落或休眠,未來若能繼續蓄積創意養分,依然有機會再度開花。««

紙本沒落,時尚街拍網站如Drop Tokyo等,紀錄時下日本年輕人穿搭,成為新主流。

紙本沒落,時尚街拍網站如Drop Tokyo等,紀錄時下日本年輕人穿搭,成為新主流。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