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芻昔日蘇聯時光 東歐設計脫胎共產主義
Soviet Fashion Group Comes on Stage


Chanel在古巴舉辦2017早春大秀,運用了許多古巴的城市元素;連帶讓古巴的共產背景受到討論。

Chanel在古巴舉辦2017早春大秀,運用了許多古巴的城市元素;連帶讓古巴的共產背景受到討論。

»»隨著古巴因為美國總統歐巴馬的參訪,在意義上形同與美國破冰;Chanel也在此舉辦2017早春大秀開始,世界目光瞬間聚集。古巴的共產體系也成為不少媒體的焦點,即便是時尚媒體也不例外;更別提同樣是擁抱共產系統的中國,在轉型半資本主義後,大量湧現的熱錢,如何對全球商業造成衝擊?然而同樣擁有共產文化背景的東歐社會,近年來出現不少備受注目的年輕設計師,反芻過去的文化記憶,成為新一代設計風景的養分。

在這一波東歐設計師中,以Demna Gvasalia(左)和Gosha Rubchinskiy(右)最受注目。

在這一波東歐設計師中,以Demna Gvasalia(左)和Gosha Rubchinskiy(右)最受注目。

在近年來逐漸崛起的設計師中,不少都是來自共產背景的國家,像是Gosha Rubchinskiy和Demna Gvasalia,就分別來自俄羅斯和喬治亞。這些曾經壟罩在「鐵幕」之中的禁忌地帶,自1990年代蘇聯解體後,開始各自發展,然而在設計中仍不難看見對成長記憶與歷史變化的緬懷。在看似與自由政經體制涇滑分明的文化背景下,共產組織特別是以俄羅斯為首的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CCCP),也早就發展出屬於自己的時尚面貌。

新一代的東歐設計師許多有著雷同的創作脈絡,像是同時融入標語、拼接和寬大剪裁等等。(由左至右ZDDZ、Tigran Avetisyan和Yulia Yefimtchuk)

新一代的東歐設計師許多有著雷同的創作脈絡,像是同時融入標語、拼接和寬大剪裁等等。(由左至右ZDDZ、Tigran Avetisyan和Yulia Yefimtchuk)

像是ZDDZ、Tigran Avetisyan和Yulia Yefimtchuk,這些來自俄羅斯,被各大時尚媒體譽為明日之星的品牌。同樣帶著他們對蘇聯勞工階層文化的記憶,以或塗鴉標語,或勞工制服等等元素,一步步構築起共產文化影響的時尚面貌。另一方面,早在這些帶有街頭氣息的俄羅斯設計師受到矚目前,Vika Gazinskaya和Ulyana sergeenko等出身自東歐富有階級的設計師,則是反映出過去蘇聯菁英階層對於時尚的美學追求。她們的作品帶有復古的輪廓,與訂製層級的工藝裝飾。在她們之後的年輕設計師,像是Lesia paramonova和Marit Ilison等人,也同樣延續類似的復古輪廓,並重新對俄羅斯民族文化采風,打造猶如童話故事般的服裝風格。

除了標語式的設計元素,另一派東歐設計師則是從民族元素取經,打造具有童話氛圍的服裝。(由左至右,Vika Gazinskaya、Lesia paramonova和Marit Ilison)

除了標語式的設計元素,另一派東歐設計師則是從民族元素取經,打造具有童話氛圍的服裝。(由左至右,Vika Gazinskaya、Lesia paramonova和Marit Ilison)

將時間拉回1917年後的蘇俄,由於一系列由工人階級發起的革命運動,接連推翻俄國皇室和臨時政府。以馬克思思想為主的政治體系,為往後幾十年的蘇聯政府揭開序幕。從1922年到1991年,這中間歷經不少變化,其中也不只是閉門造車,不管外邊世界變化。蘇聯人民也會嚮往西方最流行的服裝趨勢。然而在當權政體的有意壓制,與人民對流行的渴望間拔河,也造就蘇聯體制下的多元風格。像是1920年代,由於蘇聯政府的新經濟政策(New Economic Policy)和鼓勵勞動的風氣下,服裝則以機能,適合工作為設計方向。當權政府甚至創辦雜誌〈Rabotnitsa〉(意味著勞動婦女),強調工作者的形象,以及女性應該根據勞動能力,而不是外貌來分級。

蘇聯政府早期推出的女性雜誌,多強調並塑造婦女勞動的形象。

蘇聯政府早期推出的女性雜誌,多強調並塑造婦女勞動的形象。

另一方面,由於「構成主義」藝術(Constructivism)在俄國的發展,強調幾何抽象意念,以及金屬、玻璃和塑料等異材質結合的構成主義,像是藝術家Gustav Klutsis、Liubov Popova和Varvara Stepanova皆影響了當時的服裝。大量的幾何線條、印花與標語,樸實無華的棉布和帆布,適合勞動以及大量快速生產的剪裁,成為共產時尚最早的雛形。直到1929年開始,史達林主義興起,蘇聯政府進入高度集權的系統下,對時尚流行的反對相對降低。漂亮衣服被塑造成一種生活品質和高度文化發展的象徵。然而在蘇聯時尚研究者Djurdja Bartlett的著作《Fashion East: The Spectre that Haunted Socialism》中表示,儘管當時的蘇聯社會支持時尚的發展,但實際的產業面卻無力支撐其品質和設計,進而促成私人裁縫的熱潮,當時掌有權力的階層,轉而以「訂製」追求對流行趨勢的渴望;一般平民則被鼓勵自己的衣服自己做。

構成主義藝術,鮮明的標語與幾何線條,更是深深影響後來的東歐設計師。

構成主義藝術,鮮明的標語與幾何線條,更是深深影響後來的東歐設計師。

1950到1960年代,當時國家領導人赫魯雪夫(Nikita Khrushchev)積極實行「去史達林化」,以及和平共處政策,在歷史上被稱為蘇聯在政治與文化上的「解凍」時期。赫魯雪夫無疑是在西方文明進入蘇聯的最大推手,他讓記者前進歐美報導最新流行趨勢。特別是英美兩國的流行文化,最受到蘇聯菁英分子的青睞。1970年代,蘇聯在時尚發展上對追趕歐美的腳步更為緊湊。以André Courrèges等設計師為首的未來主義設計,更是席捲早在1961年就派遣太空人,在科技發展上與歐美並驅的蘇聯社會。此時的歐美國家,卻反而對俄羅斯的民族文化投以濃厚興趣,Yves Saint Laurent就曾在1976年推出俄羅斯風系列。蘇聯政府反倒擁抱美國的牛仔褲,有關美國的一切成為最受歡迎的單品。人們透過二手商店,取得便宜而流行的美國服飾。

蘇聯社會在1960年代後,積極擁抱歐美時尚文化,像是André Courrèges的太空裝(左);歐美設計師像Yves Saint Laurent(右),反而從俄國民俗中取材。

蘇聯社會在1960年代後,積極擁抱歐美時尚文化,像是André Courrèges的太空裝(左);歐美設計師像Yves Saint Laurent(右),反而從俄國民俗中取材。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