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轉殖民血淚史 非洲才有的時尚風情
African Subculture Fashion You Need to Know


拋開伸展台創意作為,非洲在地的時尚品味,用他們自己的調調帶起一波流行。

拋開伸展台創意作為,非洲在地的時尚品味,用他們自己的調調帶起一波流行。

»»經歷過黑暗大地的刻板印象,非洲文化的神秘與狂野,一直是許多創作者的靈感發想。從藝術到時尚,從Picasso到Yves Saint Laurent,從歐美視角出發的非洲文化,始終帶著開發國家對於部落文明,以及野性大地的想像。動物圖紋,民族風格裝飾成為現代消費者對於非洲風格最直接印象。只是外界看非洲是這樣,但有許多非洲人愛的可不是「原始」這一套。像是剛果以紳士正裝為特色的La Sape,或是流行於西非一帶,有著炫富色彩的Skhothane,可是義大利奢侈品牌的忠實粉絲。非洲當地的時尚品味,可沒有我們想像的那樣簡單。

歐美時常從非洲文化中追求靈感,像是設計師Yves Saint Laurent(左)和畫家Pablo Picasso(右)。

歐美時常從非洲文化中追求靈感,像是設計師Yves Saint Laurent(左)和畫家Pablo Picasso(右)。

這幾年外界對於非洲時尚的發展也有不少討論,時尚媒體〈Business of Fashion〉更大膽預言非洲將成為時尚產業下一個十年裡,最可觀的消費市場,並規畫大篇幅的專題,針對從市場、創意人才到發展困境等議題做討論。不只是非洲,而是現今拉丁美、遠東還有過去封閉的前蘇聯等地區,都紛紛投入時尚產業,過去以歐美為主體的時尚版圖,勢必也要重新劃分,也因此外界對於非洲的認識不能再像以前,只放在單一的文化呈現上,尤其那還不是從非洲自身出發的觀點。

非洲近年來被外界看作是時尚產業下一個積極發展的目標市場。

非洲近年來被外界看作是時尚產業下一個積極發展的目標市場。

暫且跳過像Maki Oh或是Mai Gidah等等早已登上國際舞台的非洲設計師不談,與傳統印象中繁複紋飾及鮮豔色彩大不相同的是,非洲因在地民族意識興起,進而翻轉過往殖民文化的悲慘歷史,將其重新定義。最鮮明的例子有剛果的La Sape,從法語中的「雅士協會」(Société des Ambianceurs et des Personnes Élégantes)借用字首而稱呼自己為Sapeur。這群人以雅士自居,認為服裝就是一切。在西裝領帶跟皮鞋的基礎上,注入非洲風格的細節。

La Sape,剛果的dandy紳士風。

La Sape,剛果的dandy紳士風。

La Sape最早追溯到殖民時期,法國人來到剛果以歐洲二手服飾作為攏絡當地人心的手法。隨著當地菁英階層在20世紀20年代從殖民主義中尋求解放,Sapeur不再接受二手衣物,轉而親身到巴黎米蘭購物,藉由奪回自我的穿著選擇,建構反殖民的意識形態。這樣的風氣演變到最後,成為了當地特有時尚風貌,許多Sapeur即使家徒四壁,卻仍然堅持衣著光鮮。與金錢無關,他們將穿著打扮視為一種生活態度,不只是歐美人士才有的時尚遊戲,非洲人也有屬於自己的「優雅」。

La Sape以雅痞風格為賣點,認為穿著是種生活態度。

La Sape以雅痞風格為賣點,認為穿著是種生活態度。

與La Sape有些雷同,或者應該說是La Sape的進化版,盛行於南非的Swenkas,同樣有著對正裝的莫名狂熱。他們甚至將「穿衣打扮」變成一種競賽,每個周末夜男士們換上正裝,一點入場費就能參賽競相比靚。最後由觀眾們評選出獲勝者,贏的人可以從當晚的入場費中得到部分獎金。儘管大部分的參賽者都是沒什麼錢的勞工階級,跟Sapeur不同的是,這些Swenkas並不會將穿衣視為人生必要課題,而是藉由打扮為生活增添樂趣。

Swenkas讓雅痞精神更上一層樓,每周都舉辦造型比賽,讓男士們爭奇鬥靚。

Swenkas讓雅痞精神更上一層樓,每周都舉辦造型比賽,讓男士們爭奇鬥靚。

另外,集中於年輕族群,以炫富為目的的Skhothane;或是波茲瓦那共和國(Botswana)的皮革愛好者(Afrometals),以及看似闖入維多利亞時期,在納米比亞共和國(Namibia)發揚光大的英式復古風格,都是非洲近代頗受關注的熱門次文化。Skhothane好發於南非被稱為「自由世代」(Born Free Generation)的年輕人,這群人出生於1994年南非廢除種族隔離制度之後,他們熱愛Arbiter、Rossimoda和Sfarzo等風格艷麗的義大利精品品牌,選擇大量搶眼繽紛的色彩與印花,可以從頭「花」到腳,配色效果突兀而自成一派。他們將這些品牌當作是對身分的表彰,但演變到最後,甚至會瘋狂到燒毀這些奢侈品。過於變相極端的表達方式,讓Skhothane在當地並不像La Sape具有正面意義,反被貼上破壞社會安全的躁動分子標籤。 

Skhothane追求鮮明而搶眼的風格,燒毀奢侈品的行為也招來炫富批評。

Skhothane追求鮮明而搶眼的風格,燒毀奢侈品的行為也招來炫富批評。

起源於1970年代,波茲瓦納當地搖滾樂團Nosey Road,率先在當地引進搖滾、重金屬等音樂類型,進而引發當地人模仿起Nosey Road那類似西部牛仔穿著的風氣。牛仔帽、皮革夾克、重金屬標誌T恤還有頭巾等等,這些單品至今仍舊是波茲瓦那這波次文化族群的標準打扮。今日這股風潮不只限於男性,更多的女性也換上這樣的裝扮,來對抗父族權威思想。她們就像重金屬搖滾樂團那樣,選擇反叛精神的裝扮,為自己的自由怒吼。非洲攝影師Frank Marshall,更是積極捕捉這群被他稱為Renegades的皮革信徒,這打破刻板印象的衝突感,則為這位攝影師迅速贏得知名度。

波茲瓦納的牛仔風格打扮,如今也成為當地部分婦女的女權裝束。

波茲瓦納的牛仔風格打扮,如今也成為當地部分婦女的女權裝束。

最後則是納米比亞的維多利亞風格熱潮,歷史研究指出當地部分部落對抗殖民者的種族衝突,是間接養成該風潮的主要原因。這些部落殺死殖民者後,會拿走他們的衣服當作一種榮耀,間接接收他們力量的一種象徵。因此帶有維多利亞時期特徵的衣服,一層層帶有立體感的蓬裙,誇張的羊腿袖,以及圓扁大禮帽就成為了納米比亞人對於榮耀的肯定。也有一說,是納米比亞部落為了在與殖民者間的戰爭存活,而刻意以類似打扮混淆視聽的偽裝。然而不管是怎樣的原因,背後都暗藏著非洲殖民歷史的血淚。然而這些現象也並不意味著該國家的人民全都這樣打扮,而是組成非洲國家的各個不同部落,自己獨到的文化認同。有的是以部落為主軸的血緣群體,有的則是以次文化為發展的社群,彼此間互動更添複雜,也讓非洲文化更為多元而神祕。 

反映殖民歷史,納米比亞現今的服裝仍可以看見維多利亞時期的風格特徵。

反映殖民歷史,納米比亞現今的服裝仍可以看見維多利亞時期的風格特徵。

放下沉重的歷史包袱,這些次文化現象反倒讓人大吃一驚,原來我們對非洲各國的認識是那麼貧乏。身為全球時尚的一部分,非洲也同樣用著驚人的生命力在發展著屬於自己的故事,說不定哪一季開始,就換到非洲次文化躍上國際伸展台,時尚瞬息萬變,又豈是我們能預料。««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