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男孩走闖時尚 伸展台上滋養人生風景
Taiwan Boys Got Their own Light on Runway


台灣新生代男模,王庭勻、張紘齊和程柏偉等,為夢想挺進國際伸展台。

台灣新生代男模,王庭勻、張紘齊和程柏偉等,為夢想挺進國際伸展台。

»»皮相之上愛色馳揚,眾生眷戀色相自古皆然,於是我們有了偶像,有了明星,有了模特。隨著中國和韓國以經濟和文化實力,席捲全球產業,時尚產業也逐漸將眼光投向亞洲市場。最明顯的變化,無非就是過往屈指可數的亞裔模特數量,近年來如雨後春筍竄升於時尚產業。台灣培育的模特新秀,包含王庭勻(Tom Wang)和張紘齊(Jean Chang)等,也趕在這波態勢上前進國際伸展台。緊跟在後的還有身兼羽球選手身分的程柏偉(David Cheng),計畫不久之後跟上前者的腳步,開展自身的時尚生涯。

王庭勻、張紘齊和程柏偉等,向evoke讀者吐露走國際伸展台心得,並拍攝時尚大片。 

原定的採訪行程,因為工作人員的調動而延後。然而三位男模早早就到了工作現場等待,就像常看見的秀場後台工作場景,等待現場指示的空檔裡,他們滑著手機,時而專注時而打鬧,青春躁動不言可喻。趁著未開始妝髮前,訪談由王庭勻先開始,其他兩人一隨意攤坐在沙發上,一則是緊握雙手端坐在側。作為台灣近年來前進國際伸展台的男模之一,王庭勻的成績累積得十分迅速。細銳的五官還有蒼白的膚色,如同他形容自己的風格較為陰鬱消沉。就像是日本電影導演大島渚(Nagisa Oshima)作品「御法度」(Gohatto)裡,松田龍平(Ryuhei Matsuda)飾演的一位年輕貌美的武士。

王庭勻五官立體,帶有幾分英氣。

王庭勻五官立體,帶有幾分英氣。

如果沒有特別提起,很少人會將王庭勻與體育班連結在一起;然而如同松田龍平陰柔耽美的皮相底下,粗濃的眉宇間卻又帶著幾分英氣。語調持平,不急不徐,王庭勻說他高挑的身形,或許就是歸功於他從小接觸籃球與田徑,而這份條件不僅在外表上為他帶來信心,更讓他後來誤打誤撞從服飾店店員成模特。從佛羅倫斯男裝周(Pitti Uomo)開始,米蘭設計師品牌Andrea Incontri成為他出走國際的第一份工作。「夢想成真」是王庭勻對這場秀的定義,就像把過去在網路上看到的秀場影片,還原於眼前。真假虛實,如夢如幻卻不似雲煙。

王庭勻為 Les Hommes 2016秋冬走秀。

王庭勻為 Les Hommes 2016秋冬走秀。

奇幻旅程並非一路上都是粉紅泡泡,在工作現實面上,王庭勻說,最讓他印象深刻還是文化上的差異。「來自世界各地的模特和工作人員,時時刻刻相處在一起。」母語不是英文的彼此,用著不熟悉的語言溝通,總有誤會和隔閡,他認為這方面的差異讓他最花時間適應。話鋒一轉,「可是國外工作的模式很直接,有誤會或是不懂的地方可以直接詢問,對方通常也會有耐心解釋。」這點差異,同樣展現在試鏡上。

私下的王庭勻,也有幽默一面。

私下的王庭勻,也有幽默一面。

走闖米蘭與巴黎的王庭勻為此解釋,設計師們因為前置時間緊湊,所以在模特試鏡上也十分準確跟直接。如果不適合,他們也不會浪費時間解釋。就工作上,可以節省品牌和模特的時間,然而對於不甚了解的年輕模特而言,這樣的「效率」卻常常演變成我們在許多實境秀上看見的痛哭流涕。得失心的輕重調度,倒成為了模特走闖國際需要學習的第一課。

王庭勻表示調整得失心態,是模特闖國際舞台需要認知的第一課。

王庭勻表示調整得失心態,是模特闖國際舞台需要認知的第一課。

曾前往紐約發展的張紘齊,對此也抱持同樣看法。「紐約的男裝品牌相對米蘭巴黎較少,也因此機會更為競爭。」張紘齊表示紐約品牌偏好較有街頭態度的模特,像是刺青、光頭或是黑人模特等都相對吃香。說著說著,張紘齊拿下帽子露出一顆大平頭。髮根青筍顯然不過幾日,他笑著說這是給自己的生日禮物。在大平頭下原就方正的頷線更為鮮明鋒利,張紘齊說自己對模特這份工作倒沒有那麼嚴肅。他喜歡到國外走走,而且因為不喜歡台灣的食物,也因此到了國外反而更像是發現一片新天地。以往從異鄉游子口中嚷嚷懷念台灣美食的鄉愁,反而不成問題。

面對鏡頭,張紘齊永遠有著冷酷特質。

面對鏡頭,張紘齊永遠有著冷酷特質。

受到畫家爺爺的影響,張紘齊打小開始畫畫。爺爺的風格偏向抽象,可他倒是對人體線條深深著迷,在他的Instagram上常常可以看見許多描繪人體和肖像的作品。從國中美術班、高中美工科一路到服裝設計,張紘齊的目光似乎落在畫畫比做模特多。他喜歡拍照走秀,然而他當初會想成為模特,除了大學老師建議之外,更想藉由模特的身分,讓大家看到他的作品。不做模特的時候,他除了是畫家,也是一位服裝助理。他將畫畫的興趣,結合現在的工作,為品牌設計服裝圖案或是印花。聊起畫畫,他的眼裡散發著光芒,話裡行間的情緒也更發投入。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