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第一女藝術家 登陸北極創作
The Creative Act in the Arctic Circle


我在Gravnesset島上,進行「北極水」錄像計畫。

我在Gravnesset島上,進行「北極水」錄像計畫。

»»在北極創作,許多藝術家友人跟我說,這是他們的夢想之一。由紐約「農場藝術科學基金會」(The Farm Foundation for the Arts & Sciences)主辦的「北極圈藝術旅行計畫」(The Arctic Circle)是他們很多人都想申請的藝術駐村。我想,紐約「農場藝術科學基金會」讓多人的夢想,成為一個個真實的北極藝術故事。

北極圈朗伊爾城,圖為凌晨2點半的北極永晝。

北極圈朗伊爾城,圖為凌晨2點半的北極永晝。

出發前往北極、這片無人淨地之前,紐約還是那微微熱度的初夏,我在網路貼一張氣候網站上挪威屬地朗伊爾城(Longyearbyen)當下溫度,沒有正負的問題,剛剛好0°C。朗伊爾城就是這次航行北極圈三星期的起點。RB回應說,我的人生沒有夏天。因為當我返回紐約時,這裡已經是落葉紛飛的秋季;更正,是2013年沒有夏天。BD說,誰會想去那樣寒冷的地方,更何況那裡有北極熊,熊會咬人很危險。TL問說,在北極圈航行時,誰保護我們這群藝術家。我回想了一下說,網站有說好像是國際領土,應該是聯合國吧?!。TL懷疑地問我確定要去嗎?我肯定地回說,當然,拜訪北極,是我很久以來的夢想;更何況以藝術家的身分前往北極創作,不是每個人都能得以實踐。

「北極水」錄像系列所身著的服裝,由旅居巴黎的台灣服裝設計師陳怡年(Chen Yi-Nien)操刀設計,圖為船上舺板。

「北極水」錄像系列所身著的服裝,由旅居巴黎的台灣服裝設計師陳怡年(Chen Yi-Nien)操刀設計,圖為船上舺板。

我們這一團「2013北極圈藝術旅行計畫」的成員,有一半是視覺藝術家、一半是作家、還有一位科學家。比起那些現代時期的真正探險家,被紐約「農場藝術科學基金會」挑選參與「2013北極圈藝術旅行計畫」的我們,航行北極圈,沒有挑戰大自然的艱困任務,簡單而純粹地在這片廣大無人的極地,進行各種所能想到荒誕而瘋狂的藝術創作。2013年6月16日從挪威朗伊爾城啟程,接下來與網路、電郵通訊的現代世界隔離,開始向北航行,還記得那天攝氏4°C,天空飄著微雪。

在廢棄的俄羅斯城「培拉米頓」(Pyramiden)的拍攝現場,等待正式錄像。

在廢棄的俄羅斯城「培拉米頓」(Pyramiden)的拍攝現場,等待正式錄像。

不管是在北極海上的大小浮冰或壯闊冰河前,像是跳島般於北極圈不同岸上駐點,我們曾花一整日在一塊靜置在北緯79°48、東經012°03 E北極海上的巨大浮冰,且僅允許一位藝術家登上浮冰進行創作,尤其此刻是北極的永晝,用從早到晚來形容,大家或許無法想像。紐約藝術家Karl Erickson身穿金剛服飾,頭戴太空人般的頭盔,在浮冰上進行表演的錄像作品,靈感來自1953年的老電影「機械怪獸」(Robot Monster);詩人藝術家Stevie Ronnie朗讀即興創作的詩,而我則跪坐在這巨大漂浮冰洋的的浮冰上,進行「北極水」錄像專題。

紐約藝術家Karl Erickson穿的太空人般頭盔道具。

紐約藝術家Karl Erickson穿的太空人般頭盔道具。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