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牌包當藝術品投資 佳士得拍賣成精
Christie's Big Jump into Luxury Handbag Auctions


這款粉紅鱷魚皮Hermès柏金包,於拍賣會上以美金22萬2千元(約為660萬元台幣)出售。

這款粉紅鱷魚皮Hermès柏金包,於拍賣會上以美金22萬2千元(約為660萬元台幣)出售。

»»這個月初,佳士得拍賣行(Christie’s)舉行於香港的手提包與飾品拍賣會 (Christie’s Handbags & Accessories Sale) 上售出拍賣史上最貴的手提包,一只粉紅色的鱷魚皮Hermès柏金包,拍賣價為美金22萬2千元(約為660萬元台幣)。根據佳士得表示,此手提包由一位亞洲投標人通過電話成功得標。而整場拍賣會的總金額達到了約599萬美金(約為1.7億台幣),其中一枚黑色鱷魚皮的Hermès凱莉包以14萬5千美金(約為435萬元台幣)的價格拍賣成交,也替凱莉包在拍賣上的售價翻了新高。

而這些數字也都顯示著,名牌包的二手市場是一塊迅速成長的大餅。國際拍賣大行佳士得自2004年開始拍賣二手名牌包,並於2013年成立總部位於倫敦的獨立手提包與飾品部門,更在去年11月首次登陸香港舉行手提包與飾品拍賣,也是該拍賣行第一次在亞洲舉辦此類拍賣。而選擇於香港舉行拍賣,則是看中了龐大的中國大陸客戶。而這其中有也有一位令人不得不注意到的角色,那便是佳士得手提包與飾品部門的國際總監Matthew Rubinger。

佳士得的拍賣會現場。

佳士得的拍賣會現場。

Matthew Rubinger,從高中起便替母親在ebay以及網路上買賣各種包款,靠著自學品牌歷史的以及製包過程,成為線上數一數二的名牌包專家。他在去年9月更被佳士得從美國最大的奢侈品拍賣行「Heritage Auctions」挖角。這一場挖角引發了Heritage Auctions對Matthew Rubinger和佳士得提出竊取商業機密等告訴,並求償6千萬美金(約為18億台幣)。然而佳士得表示儘管有官司纏身,仍然有信心在Matthew Rubinger的領導下,能持續擴展手提包與飾品部門的全球業務。Matthew Rubinger也表示,「中國大陸的顧客對於我們來說非常、非常的重要,即使在我加入佳士得之前,在佳士得倫敦拍賣會上,也能看到非常多中國買家。」。為了積極拓展亞洲業務範圍,特別是中國市場,Matthew Rubinger被派常駐香港,他還因此替自己取了個中文名字「林博明」。

佳士得手提包與飾品部門的國際總監Matthew Rubinger。

佳士得手提包與飾品部門的國際總監Matthew Rubinger。

然而「二手」這個詞在中國傳統文化或觀念上常被認為是舊的、不好的,因此也有許多中國收藏家會對這樣的拍賣有些疑慮。Matthew Rubinger表示,「二手」這個詞這不僅是中國市場會遇到的問題,在其他地方遇到問題,他也認為不能以「二手」一詞概括他所從事的領域。一個包從出廠年份,到製作這個包的工匠,顏色,材質等等,便奠定了它所擁有的價值與市場價格,「我們的單品很多都曾被藏家擁有過。拍賣品有很多幾乎是從來沒有被使用過,從專賣店購入後便一直在保存在盒內,並收藏在控溫控溼的空間,當它再次重見天日,就是送到拍賣行這裡。隨著年代的久遠,包款的稀少程度就會上升,拍賣也往往成為唯一購買的管道。如果你在競價的時候猶豫了,可能就再也見不到它,除非它有一天又重新回到拍賣場上。」這也成為許多收藏家迅速下標的最大動力。

二手名牌包隨著年代久遠,稀有程度增加,身價也跟著高抬。(圖為去年9月以約台幣555萬元拍賣出去喜瑪拉雅鱷魚皮柏金包)

二手名牌包隨著年代久遠,稀有程度增加,身價也跟著高抬。(圖為去年9月以約台幣555萬元拍賣出去喜瑪拉雅鱷魚皮柏金包)

從國際市場的角度來看,名牌包拍賣的興起和發展其實也才短短不到10年的歷程。而Matthew Rubinger的老東家Heritage Auctions便是這一領域的龍頭之一。在這今年這場香港佳士得拍賣之前,成交價最為高昂的拍賣紀錄都是由Heritage Auction所創下的,包括2011年以20.3萬美元(約為台幣600萬元)的18K白金鑲鑽紅色鱷魚皮柏金包,和去年9月以18.5萬美元(約為台幣555萬元)拍賣出去18K白金鑲鑽喜瑪拉雅鱷魚皮柏金包。隨着全球二手奢侈品市場的逐漸發展成熟,中國龐大的消費力也吸引國際拍賣公司的關注。事實上,在國際拍賣公司關注中國市場之前,中國市場本身也已經出現了許多個二手奢侈品買賣平台,如阿里巴巴集團旗下的淘寶網也開設了奢侈品拍賣專區。但由於市場還未處於萌芽階段,不僅缺乏行業規範,也經常受到假貨等問題的衝擊。

淘寶網也推出自家的拍賣會網站做奢侈品拍賣。

淘寶網也推出自家的拍賣會網站做奢侈品拍賣。

秉持著對於拍賣品深入的了解,辨別二手品真偽的能力以及掛牌保證,也是國際拍賣行於市場上佔有的優勢。佳士得去年底也宣布,將會持續且定期的於香港舉辦稀有手提包與飾品的拍賣。這些積極想擴張奢侈品市場的拍賣行,便是希望能藉此將奢侈品從「商品」提升至「藝術品」的想法,就像大眾看待藝術品的方式一樣,將奢侈品視為收藏品,並且具有投資增值可能,大幅提升了奢侈品的潛在價值。««

上等名牌包的價格於拍賣會上節節攀升,遠超出當初的售價。

上等名牌包的價格於拍賣會上節節攀升,遠超出當初的售價。

»»A Hermès Birkin crocodile bag in fuchsia sold for HK$1.72 million ($223,000) at Christie’s recent Handbag auction in Hong Kong, smashing the previous auction record for a handbag. The market for second-hand luxury fashion has attracted a flurry of attention, and the world’s biggest auction houses are now targeting the opportunity. 

The man behind Christies Handbag auction is Matt Rubinger, who launched Heritage Auction’s luxury accessories category, the first time that an auction house had made it a standalone category. The story goes that Rubinger told Rohan that he was leaving the company for Christie’s, where, it later emerged, he was to head up a new luxury accessories department in Hong Kong. Heritage is now seeking over $60 million in damages from Christie’s and the three former employees, who it alleges breached their “duty of loyalty” to Heritage and stole trade secrets.

Apart from this gossip worthy story, the contenders for reselling luxury goods are eyeing the largest market for luxury, China. Apart from the international big players, China’s Alibaba has already set up an online auction site for luxury goods and art. But due to the yet immature market, and China’s longtime problem with fakes, the big auction houses still have an upper hand. It is the aim of these reselling and auction houses to turn luxury good into covetable collectibles, that also makes for far-fetched prices.««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