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風尚永不褪色 豔后造型成經典
Egypt Vogue Never Die


Elizabeth Taylor在電影「埃及豔后」(Cleopatra)的經典造型深植人心。

Elizabeth Taylor在電影「埃及豔后」(Cleopatra)的經典造型深植人心。

極具神秘色彩的埃及,累積千年的輝煌藝術成就,留傳給後世歷史意義非凡的龐大遺產,尤其埃及的獨特象徵符號和審美美學,成為時尚不斷翻新的設計元素,遍地皆是古老美學的時尚新詮釋。而風華絕代的女王克麗奧佩脫拉(Cleopatra)的經典女王形象,更是時尚雜誌單元拍攝、造型設計的不朽靈感。

埃及藝術 寫實主義傳千年
藝術學者李賢輝教授曾言,在藝術領域裡,若能找到一種準確而且可以持續一致性地表達的方法,就可以形成一種「風格」。埃及文明的興盛期前後發展遠超過三千年以上,是人類藝術史中最早形成「風格」的文明之一,其中建築、雕刻與繪畫裡所使用的線條,呈現出一種數學般的準確性,又有一種幾何化的傾向,遂自成一種強烈的藝術表現樣貌。但因為其特有的自然環境、王權保護以及宗教的介入,埃及藝術千年來幾乎沒有什麼變化。埃及不要求藝術家創新,作品也無須具有原創性;相反地,越是做出與大家欽慕的昔日紀念像相似,便越能被視為是一位傑出的藝術家。故此,埃及在藝術表現上,保有獨一無二的奇特邏輯,成為經典中的經典。

埃及藝術以寫實為主,埃及皇后納芙蒂蒂半身像(左)和法老王門考拉和王妃像(右)都精確呈現人物原本樣貌。

埃及藝術以寫實為主,埃及皇后納芙蒂蒂半身像(左)和法老王門考拉和王妃像(右)都精確呈現人物原本樣貌。

埃及藝術奠基於墓室的裝潢裝飾,對於埃及人而言,藝術只是達到永生的手段。當時的人們相信,墳墓內的藝術越寫實,越能夠確定墓內繪上的人物會永遠伴隨、供養逝者,因此乍看之下肢體生硬的圖像雕塑,反而是先將人體各個部份最明顯的特徵強調出來,再把它們聚集在一起的概念性寫實主義。以人像為例,頭部由側面才可清楚呈現鼻、耳、口等五官,但眼睛由正面看才不失真,遂將一隻正面的眼睛置於側臉。埃及也不若歐洲人的物象作畫或是亞洲的意像作畫,他們乃是根據實際的目的和用途去創作,因此他們畫不是精緻、漂亮,而是完整、平衡,近似於畫地圖標記。

埃及繪畫中的人物以概念性寫實主義表現物像特徵。

埃及繪畫中的人物以概念性寫實主義表現物像特徵。

除了當時神廟和金字塔的建築工藝令人讚嘆,建造出世界上最大的巨石建築古夫(Khufu)金字塔,以及多座神廟,石版與壁上的象形文字符號,也為神秘文明增添更多想像空間;還有埃及的多神信仰根深蒂固,不禁令人佩服埃及人的豐富想像力,能夠創造出如此多樣化的神祇樣貌,如太陽神霍勒斯﹝Horus﹞的頭部必作鷹隼狀,以及人身狼頭的死神阿奴畢斯﹝Anubis﹞、綠面冥王歐西里斯(Osiris)等。諸多文化瑰寶流傳後世,即使在千年後的現代,仍持續仰慕古埃及人的綺麗神話。

公元前 1290 至 1224年所建的埃及的阿布辛貝神廟(Temple of Abu Simbel),至今仍具有相當的歷史與藝術價值。

公元前 1290 至 1224年所建的埃及的阿布辛貝神廟(Temple of Abu Simbel),至今仍具有相當的歷史與藝術價值。

埃及風格潮服 現代衣飾先祖
藝術成就傲人,翻開古埃及的服裝史,則不得不再次感佩老祖宗們的智慧創意,時尚表現也需要耗上一整本書的篇幅來探究。埃及因氣候炎熱,服裝普遍樸素,主要以亞麻布料變化出男性的短裙和女性的連身長裙,雖然已經發展植物染色技術,但多數服裝仍保持純白色,因為埃及古諭白色象徵幸福,就實際面而言,亞麻布也較難上色。沒有多變剪裁或是色彩,埃及人用珠寶來為衣櫃增色,並且用它體現財富的多寡。埃及服裝搭配大量的珠寶、黃金裝飾,從王宮貴族到平民百姓皆熱衷配掛各式具重量感的飾品,黃金、珊瑚、珍珠、瑪瑙、玉髓都是設計素材,無論男女皆全身穿戴手環、項鍊、耳環等,也因此成就了古埃及高超的珠寶工藝。

從埃及古壁畫可以窺見,埃及喜愛配戴諸多珠寶首飾裝飾(左),一般則以白色為主要服裝色系(右)。

從埃及古壁畫可以窺見,埃及喜愛配戴諸多珠寶首飾裝飾(左),一般則以白色為主要服裝色系(右)。

假髮、男性頭巾、冠飾、假鬢都是增添整體造型美感的重要裝飾,眼影更是必備妝容,埃及男女以礦物粉末畫出制式的大眼睛,據研究,以墨畫眼能有減少陽光的照射,因而除了美觀之外更具有保護作用。從埃及人的服飾也可以窺見許多時尚之起源,埃及涼鞋是目前已知的最古老的鞋子之一,一根吊帶穿過大腳趾和第二根腳趾之間,然後與另一根越過腳弓的吊帶相接,就是今日人人必備的夾腳涼鞋。埃及傳統配件「gorgerine」,為綴滿金屬和珠寶裝飾的項鍊,還有象徵權貴的黃金,皆是後代仿效埃及風格服裝的指標之一。

埃及的珠鍊配飾(左)和夾腳拖鞋(右)都是後代仿效埃及風格服裝的參考元素。

埃及的珠鍊配飾(左)和夾腳拖鞋(右)都是後代仿效埃及風格服裝的參考元素。

埃及豔后魅力無界限
早在法國瑪麗皇后和英國凱特王妃都尚未出世的千年以前,克麗奧佩脫拉七世,俗稱埃及豔后,就是時尚icon的皇室代表第一人。傳說她貌美如花,希臘歷史學家Lucius Mestrius Plutarchus描述道:「她的容貌並非驚為天人,但她的機智風趣、無可抗拒的魅力和甜美的聲音,的確能夠顛倒眾生。」無怪乎凱撒大帝(Gaius Julius Caesar)和馬克‧安東尼(Marcus Antonius)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凱撒大帝(左)和馬克‧安東尼(中)都曾為克麗奧佩脫拉七世(右)傾心。

凱撒大帝(左)和馬克‧安東尼(中)都曾為克麗奧佩脫拉七世(右)傾心。

埃及豔后的傳奇色彩吸引許多文學、戲劇、電影,注入埃及豔后的故事情節。古代有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的悲劇「安東尼與克麗奧佩脫拉」(Antony and Cleopatra)、儒勒‧馬斯內(Jules Émile Frédéric Massenet)的音樂劇作「克麗奧佩脫拉」(Cléopâtre)都以她為女主角;近代則有英國滾石樂團(The Rolling Stones)的「Blinded by Love」,還有史密斯樂團(The Smiths)的「Some Girls are Bigger than Others」以音樂謳歌一代美人。

在電影「埃及豔后」中,Elizabeth Taylor成功扮演克麗奧佩脫拉七世角色,成為埃及豔后經典形象指標。

在電影「埃及豔后」中,Elizabeth Taylor成功扮演克麗奧佩脫拉七世角色,成為埃及豔后經典形象指標。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