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背後的大師 塑造時尚新未來
Shaping the Future of Fashion


前安特衛普皇家藝術學院院長Linda Loppa,現任Polimoda院長。

前安特衛普皇家藝術學院院長Linda Loppa,現任Polimoda院長。

»»在如今的時裝周伸展台上,中央聖馬丁(Central St. Martins)與安特衛普皇家藝術學院(Antwerp Royal Academy of Fine Arts)兩大名校的畢業生,就佔了半壁江山。換個角度想,若沒有學院中敬業的教授們,很可能就沒有今日時尚的榮景。但俗話說:「有狀元學生,無狀元先生。」當學生在時尚界發光發熱時,當年的教授們仍任勞任怨地謹守教職,為時尚界輸入源源不斷的新血。

Louise Wilson:不罵不成器
「學生在剛進來時都是群沒天分的傢伙,天分是教出來的!」中央聖馬丁教授Louise Wilson的一番犀利評論,瞄準的可不是什麼不成材的懶惰學生。本身也是聖馬丁校友的Louise Wilson,從1992年回到母校執教以來,不但Alexander McQueen曾待過她的課堂;Phoebe Philo、Riccardo Tisci、Sarah Burton、Christopher Kane到Giles Deacon等當紅設計師,也都出自她門下。

聖馬丁傳奇教授Louise Wilson。

聖馬丁傳奇教授Louise Wilson。

生在劍橋的銀行家之家,Louise Wilson的時尚啟蒙來自母親穿的Dior訂製服與Vogue雜誌,更在高中時代就開始自己製作服裝。從當地的藝術學校畢業後,Louise Wilson進入聖馬丁服裝設計碩士課程就讀,「當時學校還未受到媒體如此重視,雖說是稍有名氣,但還不至於高高在上。」Louise Wilson表示。回憶起學生時代,Louise Wilson表示自己盡其所能地享受生活,「雖有Ossie Clark這樣的名設計師指導,我們卻都不太甩他。」Louise Wilson笑道。除了倫敦蓬勃發展的夜生活外,她更會「挨餓受凍幾周」,只為買一件當年最流行的Yohji Yamamoto大衣。

畢業後,Louise Wilson曾為Gianfranco Ferre、Daniel Hechter和Guess設計,而會接下母校教職,不外乎是因為懷孕,希望能有穩定環境育兒罷了。殊不知她急促的大嗓門,竟就在此後20年間,迴盪於聖馬丁的迴廊之間,期間除了1997年曾短暫被Donna Karan挖到紐約擔任女裝總監外,她對學生苛刻的要求與嚴厲的批評,塑造了學術風氣,也讓聖馬丁的時尚設計碩士課程,成為箇中翹楚。

Donna Karan 1997年秋冬季,有Louise Wilson協助設計。

Donna Karan 1997年秋冬季,有Louise Wilson協助設計。

以辛辣的教學作風著稱,Louise Wilson的黑色身影讓聖馬丁的「天之驕子」們又愛又怕。「我可不敢分享她上課的內容,我怕她會被抓去關!」1993年畢業的設計師Emma Cook笑稱,而Christopher Kane在憶起恩師的時候,則表示:「我會盡其所能的避免遭她(Louise Wilson)屠戮,她有時真的很賤,但這種高壓統治卻會讓你加倍努力。」但Louise Wilson本人對於被學生當成女魔頭顯然不以為意,並表示自己唯有透過互動與不斷否定學生的作品,才能讓他們塑造自己的聲音。「公司聘用年輕人的時候,想聽到的是不同的聲音,你必要有大量的新想法才行。」她表示,「否則,不論你工作如何努力,只不過是頂尖的助理罷了!」

在鼓勵,甚至是逼迫原創性的同時,Louise Wilson也不乏實事求是的一面。「我最討厭那些自以為會成為下一個Alexander McQueen的學生,Alexander McQueen當時也不知道自己會成為Alexander McQueen,也並非每個人都有幸遇上Isabella Blow。」她更願意談論的,反而是那些默默耕耘的畢業生:「在Louis Vuitton做男裝的Kim Jones、在Acne的Christopher Lundman、在Stella McCartney的Frances Howie,Levi’s的創意總監也是這裡畢業的…。」她一一細數,而聖馬丁畢業生之所以90%以上都會立刻被企業延攬,和她實事求是的態度也不無關係。

Alexander McQueen(左)與Hussein Chalayan(右)畢業作品。

Alexander McQueen(左)與Hussein Chalayan(右)畢業作品。

雖然對學生總是態度惡劣,Louise Wilson其實熱愛教學勝過一切。在前幾年曾患乳癌,深受化療之苦的她,仍然每天朝九晚八,常常忙到吃飯的時間都沒有,只在每年一度前往峇里島度假時,才有時間放鬆。全身心的付出,除了讓她在2008年授勳外,也讓她成為時尚界最受敬重的人物之一,「能認識Louise真的很幸運,每當我需要像樣的助理的時候,我總會給Louise打個電話,我手下最優秀的人才都是她培育的。」與Louise Wilson私交甚篤的Alber Elbaz曾如此表示。

雖然一再強調自己「沒時間和畢業生打交道。」且連時尚秀都從來不參加,Louise Wilson的學生卻都相當樂意和這位過往的「惡夢」保持聯繫。除了Christopher Kane不時會和恩師傳簡訊外,Kim Jones、Giles Deacon和Emma Cook一學期也至少回學校三次,除了和學弟妹分享經驗外,也詢問Louise Wilson的意見。而Louise Wilson也往往露出自己「頑劣」的一面,「他們問我意見幹嘛,不應該他們給我意見嗎?」她詭詐地笑說。

Louise Wilson與Christopher Kane(左圖右)和Phoebe Philo(右圖左)相見歡。

Louise Wilson與Christopher Kane(左圖右)和Phoebe Philo(右圖左)相見歡。

Linda Loppa 比利時時尚推手
在與聖馬丁分庭抗禮的安特衛普皇家藝術學院,一切光榮傳統皆源起自80年代「安特衛普六君子」的崛起。雖然如今貴為名校,1980年代的皇家藝術學院,對6位設計師的創意卻未有太多支持,反而限制重重。雖說逆境對設計師日後的反叛意識大有裨益,但初出茅廬的他們,仍需要有人在背後推一把,而當時擔任助教的Linda Loppa,正扮演了這個角色。

Linda Loppa(右)與美國知名時尚人Diane Pernet。

Linda Loppa(右)與美國知名時尚人Diane Pernet。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