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豪托爾斯泰 設計師的俄羅斯體悟
Tolstoy's Splendid Literature World


Banana Republic和電影「安娜卡列尼娜」合推聯名男女裝。

Banana Republic和電影「安娜卡列尼娜」合推聯名男女裝。

 »»文學、電影與藝術流風,甚至是旅行,都是補充設計師們靈感的絕佳彈藥庫,尤其是經典之作。像是玩接龍般,一個個新意就這樣迸出小火苗。相信每個人心中都有位敬佩的文學家,今年9月9日google刻意在logo換上與俄國大文豪列夫托爾斯泰(Leo Tolstoy)有關的圖像聯想,把他知名長篇小說《戰爭與和平》(War and Peace)和《安娜卡列尼娜》(Anna Karenina)等,以畫代替冗長文字,激起大家更多想像空間,還有繪製出托爾斯泰穿農工服樣貌,好來紀念一代文學家186歲誕辰生日。這一天也激起時尚迷重新回味他為設計師們準備的創意舞台。

google在今年9月9日特地換上新logo,好慶祝托爾斯泰186歲誕辰。

google在今年9月9日特地換上新logo,好慶祝托爾斯泰186歲誕辰。

英<獨立報>(Independent)與google同天慶祝托爾斯泰186歲生日,但沒有google的畫面想像,純粹牛津編定版的《戰爭與和平》裡濃縮出186個字詞,向大師緬懷致意。一本長達56萬字以上的經典名著、超過580個人物角色,想要取出精華也真不簡單,佩服編輯台的巧思構想。能夠讓文創工作者,甚至是一般小老百姓舉大拇哥稱讚,托爾斯泰自然有其獨到之處。托爾斯泰褪下文學外殼,是個不折不扣的激進政治知識分子,主張廢農奴與貴族平民化,本本著作描述著大文豪宏觀世界,不過他的私生活,對家庭的經營,卻無法如小說般有聲有色,與太太貌合神離,就算生下超過一打的小孩,臨終前依然與妻子鬧不合,尤其晚年兩人對錢財的看法,有如世間夫妻,為錢反目,這也造成後代評論家或以其為研究對象的學者,另一個觀察分析重點。後者家庭生活有時比著作來得更引人好奇。

貴族出身的托爾斯泰(左),早年從戰旅體悟人生,書寫過許多暢銷經典,除此他更是激進的知識分子。影像為1902年拍攝,圖右為其女兒Tatyana。

貴族出身的托爾斯泰(左),早年從戰旅體悟人生,書寫過許多暢銷經典,除此他更是激進的知識分子。影像為1902年拍攝,圖右為其女兒Tatyana。

其實托爾斯泰出生不凡,身上流著俄國Yasnaya Polyana當地悠久的貴族血統,由於父母早逝,在他還很小時,輾轉被近親收養,跟其他貴族小孩無異,受著良好教育出身,步入大學殿堂之時,卻迷惘了。讀東方文學,托爾斯泰興趣缺缺,轉念法學,他更意興闌珊,被學校老師點名是個對讀書無感的學生,既然學校待不住,托爾斯泰乾脆回家靠家業維生,至於自己喜歡的是什麼,仍問號一大堆,托爾斯泰企圖在書堆裡、音樂中找尋答案,還想過跑去從軍,但想那麼多卻不敵貴族上流社會的夜舞笙歌誘惑,幾乎每個晚上泡在舞池與人交際,賭桌也不知爬上好幾回,花錢如流水,再怎麼富可敵國也有傾家蕩產時,托爾斯泰最終欠下大批賭債。隨後,乾脆實踐他的從軍夢,跟著兄長跑到高加索當兵,不知何故,像是打通任督二脈般,托爾斯泰一手拿著槍枝打仗,一手敲著筆桿,寫下人生第一本短篇小說《童年》(Childhood)。

大文豪托爾斯泰186歲誕辰,當日在google首頁logo特以他繪製許多經典橋段。

大文豪托爾斯泰186歲誕辰,當日在google首頁logo特以他繪製許多經典橋段。

從軍可說是托爾斯泰最堅決易辨的志向,當1853年克里米亞戰爭(Crimean War)爆發時,他更自動請纓前往前線支援,立下許多汗馬功勞,也因實際參與前線,戰事之寫實慘烈,深深烙印在其心中,讓他突發靈感以截肢的士兵為題材,撰寫出《塞瓦斯托波爾紀事》(Sevastopol Sketches)描繪其如何咬牙撐過,名氣因此逐漸打開。1856年戰爭結束後,托爾斯泰的腳步也沒停過,但不是寫書,而是跑到歐洲旅遊沉澱,在那裏他對法國、德國等地的教育體系燃起頗高興致,一回到家鄉,索性在自己的生長地興建學校,不過不是教上流子弟,施教對象是那些農民的小孩,由此可見托爾斯泰並不是那麼認同階級觀念。而為了推廣教育理念,他更數度參訪法國、英國、義大利與德國的學校,自己興學同時,更出版教育期刊雜誌,這和那當初排斥學校課業的托爾斯泰形成強大對比,彷彿軍人生涯讓他改觀不少,後代學者亦指出當兵期間堪稱是托爾斯泰的蛻變期。

托爾斯泰的《塞瓦斯托波爾紀事》,時空背景來自1853年到1856年間的克里米亞戰爭。

托爾斯泰的《塞瓦斯托波爾紀事》,時空背景來自1853年到1856年間的克里米亞戰爭。

興學教育理念,拯救的是低下階層,身為貴族的托爾斯泰踏出革命步伐,相對被同為貴族階級的仕紳抵制排擠,因為他還揚旗主張廢除農奴制度。幾乎同一時期,托爾斯泰和16歲的元配Sophia Bers結婚,而其經典名著之誕生,也是在他婚後逐一問世。要說托爾斯泰能專心寫作,全靠Sophia Bers一路扶持。幫他生13個小孩,擔任他私人秘書,又要打點莊園,沒功勞也有苦勞,本該甜蜜一生一世的生活,卻因被Sophia Bers知道托爾斯泰年輕時燈紅酒綠的生活,與嫖妓染病等緋聞故事,對一個女人來說情何以堪,若佔有慾或妒忌心強點的,恐很難吞忍,往往爭執都是從小處醞釀成大戰爭。

托爾斯泰和太太Sophia Bers(右一)婚姻生活並沒有想像中完美。

托爾斯泰和太太Sophia Bers(右一)婚姻生活並沒有想像中完美。

外加托爾斯泰晚年,約莫完成《安娜卡列尼娜》後,其偏激思想愈來愈明顯,亟欲放棄財產,過著反璞歸真的生活,這感覺很像是日本綜藝節目「自給自足的鄉間生活」,未料更讓太太Sophia Bers大為光火,兩人除了爭吵冷戰,再也找不出親密話題,有時相敬如冰,形同枕邊陌生人。直到托爾斯泰過世,兩人依然沒有恢復往日和諧。大文豪家庭生活沒有想像中幸福美滿,但他的著作卻能勾起大家無邊想像。

托爾斯泰之所以能專心寫作,完成《戰爭與和平》等名著,他的太太Sophia Bers(右圖右)堪稱幕後功臣,默默為他打點一切。

托爾斯泰之所以能專心寫作,完成《戰爭與和平》等名著,他的太太Sophia Bers(右圖右)堪稱幕後功臣,默默為他打點一切。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