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膽擁抱變革 即時尚挑戰傳統
American Markets Have A Bright Thought on Instant Fashion


網路傳播和智慧手機氾濫,加上網路傳播盛行,加促時尚腳步更加緊湊。

網路傳播和智慧手機氾濫,加上網路傳播盛行,加促時尚腳步更加緊湊。

»»美國總統大選落幕,一方擔憂世界經濟體系受到衝擊,另一方卻相當樂觀迎來變革,或許這也是現今整個時代的趨勢,美國似乎樂於擁抱變革,其中更包括時裝界挑戰傳統。「即時尚」(Instant Fashion)這一詞在最近被炒得火熱,或許這詞對你仍陌生,但它卻著實發生在我們生活周遭。

社群軟體在「即時尚」興起中,佔有極重要的地位。對部落客的粉絲來說,看到偶像分享了最新時裝資訊時,想要即刻入手的慾望與日俱增,這樣的消費欲望,著實影響了現今精品品牌的發展。舊時,當部落客穿著最新系列出席發表時,瀏覽量固然提升,但消費者仍需等上一段時間才能購買,這讓我們回到現實面,品牌想要的,是賺到消費者口袋的那桶金。發表會後仍需要等上6個月的製作、舖貨的時程,這在「RewardStyle」的創辦人Amber Venz眼中,是件相當不合常理的事情。

Amber Venz創立「RewardStyle」,迎合社群世代。

Amber Venz創立「RewardStyle」,迎合社群世代。

為了創造雙贏的局面,相較這些仍遙不可及的「最新系列」,部落客開始轉向貼近即時尚的品牌,幫品牌打廣告傳銷量,同時刺激買氣,更藉此提升自己人氣,以提高下一次的穿著代言費。Amber Venz表示,這種雙贏局面,是近來的趨勢。除此的另一項證明,也可從Google聯手「Rewardstyle」合作看出。兩方搭檔下,結合「RewardStyle」旗下超過一萬位的部落客,提供消費者即刻購買的服務,帶來可觀的營收。

Google 和 RewardStyle於時裝周合作,推出即看即買服務。

Google 和 RewardStyle於時裝周合作,推出即看即買服務。

看到這,你是否有種即視感?你想的沒錯,「Instant Fashion」一詞源自於近日被熱炒的「即看即買」,相較於時尚發源地歐洲對於此一作法仍抱有存疑,美國地區卻相當樂於加入變革行列,時裝品牌如Tommy Hilfiger、Ralph Lauren、Rebecca Minkoff等品牌皆為例,而這些老話也不用再提。 

Ralph Lauren推出2016秋冬即看即買系列。

Ralph Lauren推出2016秋冬即看即買系列。

「Instant Fashion」這詞近日登上各大時尚媒體焦點。<WWD>在10月中時就發表過專文,以聳動的落下「即時尚將成快時尚的末日?」。我們熟知的快時尚,講白的就是品牌在發表最新系列後,以快速的速度參考(拷貝)推出類似款,搶奪市場商機,這種消費者取向的做法,隨著ZARA創辦人成歐洲首富,甚至銷量屢創佳績的證明下,不能看到許多消費者都吃這一套,但真如<WWD>文章標題所說,將受到即時尚的衝擊而崩解?實則不然。

H&M快時尚的生產模式,已經撼動一些設計師品牌行銷操作模式。

H&M快時尚的生產模式,已經撼動一些設計師品牌行銷操作模式。

加拿大皇家銀行(RBC Capital Markets)管理總裁Richard Chamberlain表示「即時尚」此舉,無法撼動快時尚產業。他提到:「兩產業以相當不同的方式運作,有不同的目標客群。而最重要的一點,價格的高低,即分出兩者不同。」他補充說道,還有其他影響的因素,包括電子商務的成熟,顧客的忠誠度,店家提供的服務等等……皆具影響,快時尚將因此被打敗,似乎不是件那麼容易的事。

Richard Chamberlain認為「即時尚」與「快時尚」並不互相侵蝕市場。

Richard Chamberlain認為「即時尚」與「快時尚」並不互相侵蝕市場。

Harrods前任零售總監、管理顧問公司Retail Remedy資深顧問Paul Thomas,也站在同樣的立場,認為現在就做下「快時尚崩解」的結論,有點操之過急。第一,即時尚所產生的影響,不會那麼快顯現出來;第二,他指出兩產業互相重疊的消費者(同時會購買高端商品和低價快時尚商品)為數不多,儘管近日有增長的趨勢,但是追根究柢,真正喜歡(Enjoy)時尚,會去購買Burberry即看即買系列的消費者,仍和一般消費者有差距。 

Harrods等百貨也在看Instant Fashion效應。

Harrods等百貨也在看Instant Fashion效應。

時裝產業除了充滿藝術性和概念性的一面外,不可否認,支撐他們持續走下去的,是實際的經濟層面。美國華爾街是全國的經濟重鎮,而身在其中的分析師,在面對這波改革時,紛紛用樂觀的態度來面對。<WWD>曾派旗下寫手聯絡華爾街的分析師,詢問他們的意見,得到的結論清一色指向「即時尚」對時裝產業來說,無疑是種破壞,但卻是種必要的存在,以便建立全新的平衡。

Instant Fashion或許不代表未來時尚就是如此走向,但勢必在2016風雲錄上留下一筆。

Instant Fashion或許不代表未來時尚就是如此走向,但勢必在2016風雲錄上留下一筆。

美國金融服務公司D.A. Davidson & Co.的分析師Brien Rowe在受訪中表示:「華爾街樂於看到產業產生巨大的改革、及消費者的需求變化。」宏觀看來,華爾街和大部分的投資者,都抱持著期待的心情來看待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他也表示,儘管現在快時尚崛起搞得精品有點措手不及,但是如果他們能及時滿足消費者的需要,就有機會挽回之前流失的市場。此外,當「即時尚」逐漸穩固,快時尚品牌反而會意識他們已失去速度的優勢,便會以不同的角度切入。另一家投資公司Cowen & Co.的分析師Oliver Chen則表示,消費者的消費習慣轉變,除了品牌需要適應外,零售商更需如此,甚至需要考慮重整組織結構,而此一過程,注定艱辛。 

不單紐約時裝周,倫敦城市也在嘗試從即時尚找到新出路。(圖為Topshop)

不單紐約時裝周,倫敦城市也在嘗試從即時尚找到新出路。(圖為Topshop)

變革始終是一條艱辛的道路,國內外的例子不勝枚舉。樂於擁抱改革,也許也是美國人的天性,儘管現在「即時尚」嚴格來說,仍在實驗階段,但他們仍舊勇於嘗試,先不管未來是好與否,至少在時裝的歷史中,勢必會留下一頁的紀載。««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