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體骷髏與標本 Damien Hirst死亡美學
Damien Hirst's Death Aesthetic


Damien Hirst在1991年推出作品「生者對死者無動於衷」,前衛作風震撼了藝術圈。

Damien Hirst在1991年推出作品「生者對死者無動於衷」,前衛作風震撼了藝術圈。

»»「死亡」是一生必經,但卻沒有多少人能夠坦然正視的大事。但對於英國藝術家Damien Hirst,死亡卻充滿吸引力,同時給予其滿滿的創作活力。在他的作品面前,不但凸顯了人們對死亡的漠視,他還美化了死亡意象,以為數眾多的昆蟲標本,拼湊成華麗繽紛的萬花筒圖樣。如此玩弄爭議主題,不僅滿足了藝術市場的需求、成就了他名列最有錢在世藝術家的地位。他同時也啟發了攝影師與服裝設計師,讓時尚圈籠罩在激發腎上腺素的「死亡美學」之下。

作品「與頭顱」(With Dead Head,1991)記錄下Damien Hirst(左)對屍體的無畏與高度興趣。

作品「與頭顱」(With Dead Head,1991)記錄下Damien Hirst(左)對屍體的無畏與高度興趣。

這位長年與死亡相伴的藝術家,其實並沒有驚悚片般戲劇性的背景。1965年出生於英國布里斯托(Bristol ),並在利茲(Leeds)長大的Damien Hirst,父親是位汽車機械師,母親則任職於慈善機構「公民顧問局」(Citizens Advice Bureau)。青少年時期,Damien Hirst便展現對可怕、陰森事物的高度興趣。他不僅著迷醫學解剖書上的插畫,還經常造訪當地學校的解剖室,讓他有機會能為屍體畫下人體素描。作品「與頭顱」(With Dead Head,1991),便是將青少年時期與解剖室大體的合照,轉印上鋁板而完成的作品。影像中燦爛的笑容,反應了他對於屍體的興趣,同時點明了其作品中的死亡成分。

Damien Hirst自大學時期,就開始了醫學櫃系列創作。(左:作品「罪人」(Sinner,1988)、右:作品「藥房」(Pharmacy,1992))

Damien Hirst自大學時期,就開始了醫學櫃系列創作。(左:作品「罪人」(Sinner,1988)、右:作品「藥房」(Pharmacy,1992))

而渡過了崇尚搖滾樂團性手槍(Sex Pistols),並有兩次商店行竊被捕紀錄的叛逆歲月後,在母親的支持下,Damien Hirst開始了他的藝術學習人生,1986年前進倫敦大學金匠學院(Goldsmiths, University of London)修習美術。大學期間,他開始了「醫學櫃」(Medicine Cabinets)系列的創作,為完成作品「罪人」(Sinner,1988),Damien Hirst將一個空櫃填滿了他祖母的治療藥物,為的是凸顯人們為了阻止腐朽、死亡,而養成了對醫學的信仰。

左:「凝固」展覽一隅、右:於「凝固」展覽展出的斑點畫作「喧鬧」(Row,1988)。

左:「凝固」展覽一隅、右:於「凝固」展覽展出的斑點畫作「喧鬧」(Row,1988)。

在倫敦大學金匠學院的第二學期,這位英國當代藝術家首次踏入策展領域,規劃了為期3階段的學生展覽「凝固」(Freeze)。展覽中,Damien Hirst直接在展場白牆畫下了繽紛但規律的原點圖樣,作為其著名斑點畫作系列(Spot paintings)的開端。藝術家表示一系列斑點畫作「讓色彩帶來的愉悅得以保留」,並解釋如此的畫面構成,讓色彩之間得以和諧共存在同平面,表達對純粹視覺美學的追求。這場展覽吸引了許多位藝文界重要人士,其中包含了他往後作品的主要贊助人:廣告巨擘、同時也是藝術蒐藏家的Charles Saatchi。

於1993年的威尼斯雙年展展出的作品「分離的母親與小孩」。

於1993年的威尼斯雙年展展出的作品「分離的母親與小孩」。

1991年Charles Saatchi開始提供資金,讓Damien Hirst能完成任何形式的創作,而首次成果便展出於隔年在Saatchi美術館舉辦的「英國年輕藝術家」(Young British Artists)展覽,包括了「自然歷史」(Natural History)系列作品中,將整隻鯊魚浸泡於福馬林的「生者對死者無動於衷」(The Physical Impossibility of Death in the Mind of Someone Living,1991)。這件作品不僅最終拍出了1200萬美金的天價,還成為了上世紀90年代最具代表性的藝術品之一。1993年的威尼斯雙年展(Venice Biennale),Damien Hirst持續投入震撼彈,作品「分離的母親與小孩,1993」(Mother and Child Divided (Divided),1993)將母牛與小牛平均對分,並分別儲存於四個裝滿福馬林的玻璃箱中,極具震撼的畫面構成,讓他以充滿爭議的形象,迅速成為英國最著名的當代藝術家。

左、中:蝴蝶畫作系列「給男孩與女孩」(For Boys and Girls,1989 - 1992);右:萬花筒系列(Kaleidoscope Paintings)畫作「你的奇蹟」(The Wonder of You,2001)

左、中:蝴蝶畫作系列「給男孩與女孩」(For Boys and Girls,1989 - 1992);右:萬花筒系列(Kaleidoscope Paintings)畫作「你的奇蹟」(The Wonder of You,2001)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