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臣的入魔之路 小丑從此不再歡樂
How Clowns Bring No Happiness but Scare to People


「牠」將於今年9月8日,於台灣上映。(轉載自觸電網 – 電影情報入口網) 

»»小丑,一個用自身的表演,為群體帶來歡笑的角色,但曾幾何時,慘白的面容,分不清是笑是哭的表情,還有誇張裂到天邊的紅唇,成了恐懼的代名詞,手上的氣球變成了屠刀,滑稽的小丑鞋踏出血腥的步伐,帶來的不是歡愉,而是直達心靈底層的恐懼?

小丑的歷史記載,最早可以追溯回西元前2500年的埃及,當時便已有小丑討法老王歡心的紀錄,後古羅馬時期,正式出現「小丑」一詞,意指愚笨的人。但說到小丑跟宮廷最直接的關係,莫屬英國的「宮廷小丑制度」(落在中世紀,於17世紀英國內戰後廢除),作為弄臣,雖說工作看似簡單,只是討君王歡心,但卻如走鋼索般危險,稍微一個言詞不慎,便可能人頭落地,從此時開始,小丑帶來歡樂的使命後,變多了一層「善於口舌言詞」以及「對身死無常置之度外」的涵義,而此時的小丑,尚未定型,亦正亦邪。

英國的「宮廷小丑制度」,讓弄臣這個角色,添上「善於口舌」且「置身死無常於度外」的意象。

英國的「宮廷小丑制度」,讓弄臣這個角色,添上「善於口舌」且「置身死無常於度外」的意象。

至此,小丑的定義開始變的曖昧不明,不單是傳遞快樂散播愛,更帶點詭譎,無法預測的意象。作家Benjamin Radford在《Bad Clowns》中,便以莎士比亞《李爾王》中弄臣為例,他說到:「弄臣這個角色,沒有忠誠度可言,他沒有主子,也不接受任何指令,行徑忠於自我,讓人無法相信,更讓人無法預測。」自此,「小丑」一詞,有了負面的定義。而外在方面,小丑開始籠上恐怖陰影的先驅,大概是狄更斯的《The Pickwick Papers》(匹克威克外傳)中,將小丑形容為:「腫脹的上身,縮水的雙腳,斗大的雙眼加上滿臉蒼白的妝容」,後19世紀Ruggero Leoncavallo的舞台劇「Pagliacci」,徹底讓小丑定型。改編自真實故事的「Pagliacci」,劇中的小丑發現自己的妻子與他人有染後精神崩潰,最終將妻子殘忍殺害。

舞台劇「Pagliacci」將小丑和死亡首次扯上關係。

舞台劇「Pagliacci」將小丑和死亡首次扯上關係。

當然,文學的影響,遠不如現實世界來的具有衝擊力。小丑開始與「人格分裂」、「悲劇」扯上關係,勢必得說到在19世紀初,被稱為「現代小丑之父」的Joseph Grimaldi(1778-1837)。自幼遭父親託給「Grim-All-Day」的演員調教,據傳,當時Joseph Grimaldi所受的訓練,便是每天遭受虐待折磨,人格逐漸分裂,因此在成年後,被稱為「Part Child Part Nightmare」的慘白小丑面孔,才會在他臉上成形,儘管仍帶給世人歡樂,但充滿悲劇的人生(因高難度表演動作而造成殘疾,後死於酗酒),讓狄更斯為他寫的傳記中,笑臉和陰暗成一體,開了恐怖小丑的先河。

「現代小丑之父」Joseph Grimaldi為小丑形象立下先河。

「現代小丑之父」Joseph Grimaldi為小丑形象立下先河。

另一位影響「丑角入魔」的重要人物,是法國的Jean-Gaspard Deburau(1796-1846)。這位被稱為近代默劇之父的偉大人物,最著名的角色,便是充滿各種象徵意義的「小丑」角色,儘管台上發光發熱,台下卻和Joseph Grimaldi同樣,是個問題人物,長期壓抑著自我情緒,讓他像個地雷,最終無預警引爆,在1836年,以棍棒打死街上辱罵他的男孩,儘管最後無罪釋放,但他始終沒說出是何原因,讓他下手謀殺該名少年,自此,「小丑」和「悲劇」、「血腥」牽起了斷不了的緣。

儘管為觀眾帶來笑聲,但是Joseph Grimaldi和Jean-Gaspard Deburau的一生,認為他們與人格分裂、悲劇有關,也讓小丑自此和兩者拖不了關係。

儘管為觀眾帶來笑聲,但是Joseph Grimaldi和Jean-Gaspard Deburau的一生,認為他們與人格分裂、悲劇有關,也讓小丑自此和兩者拖不了關係。

隨著歐洲小丑文化逐漸沒落,對岸美國卻開始發展,這也間接讓美國20世紀的連環殺手John Wayne Gacy Jr.,將小丑與「謀殺」扯上關係。John Wayne Gacy Jr.在他人眼中,是位相當勤奮且老實的人,常參與慈善活動,迷戀小丑的形象,並在1968年獲得兼職小丑的資格,藉此出席不少兒童活動,但如同小丑的外表「無法預測面具下的情緒」般,他在1972年到1978年間,以小丑(Pogo the Clown)的形象,先後性侵及殺害至少33名男童,並將屍體埋葬在自家院子或是丟棄河中,在當時引起恐慌。於1980年被捕入獄判處死刑,自此,小丑的形象,正式被美國納入「危險陌生人」和「嫌疑者」名單。

美國小丑恐懼的源起,和John Wayne Gacy Jr.的連續殺人案有極大的關係。

美國小丑恐懼的源起,和John Wayne Gacy Jr.的連續殺人案有極大的關係。

而小丑的入魔之路,最該「感謝」的,莫過於近代的娛樂文化。20世紀初期,不少恐怖電影,皆以小丑為主角,將之與「負面」且「黑暗」的意象畫上等號,Fritz Lang在1928年的「Spione」,小丑在帶給觀眾歡樂後自殺;Lon Cheney的「Laugh, Clown, Laugh」,劇中小丑因情場不順,加上憂鬱症,最後選擇上吊的畫面;「黑暗嘉年華」(Dark Carnival)中,與經濟大蕭條搭上線的背景,都讓「小丑」之名不斷邪化。 

20世紀初期,不少以小丑為藍本的恐怖電影上映,更加深一般人對小丑的恐懼。

20世紀初期,不少以小丑為藍本的恐怖電影上映,更加深一般人對小丑的恐懼。

後來到80年代高峰,以小丑為主題,數不清的恐怖電影,一步接著一步上映,包括在近日將上映,恐怖大師史蒂芬金的「牠」(It)、Stephen Chiodo的「外太空殺人小丑」(Killer Klowns from Outer Space)、蝙蝠俠中的Joker等,將小丑形象醜化,甚至衍伸出「Coulrophobia」(小丑恐惧症)一詞。

史蒂芬金的「牠」(It),號稱80年代恐怖片經典。

史蒂芬金的「牠」(It),號稱80年代恐怖片經典。

瑞爾森大學(Ryerson University)教授Martin M. Antony曾提到:「我們將再也見不到關於小丑有趣、可愛的內容,他們在影視和文學作品中,只會變得越加恐怖。」法國評論家Goncourt也曾寫道:「現在的小丑藝術越來越嚇人,看了讓人焦慮擔心。他們那些危險的動作、畸形的姿勢、癲狂的模仿,不能不讓人聯想到瘋人院。」儘管近日有數據顯示,小丑給人帶來的恐懼感早不如前,但他們真能回歸最初「帶來歡樂」的角色?短時間內,似乎不太可能。««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