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芭蕾舞到帽飾 Harvy Santos最愛戲劇魔法
Designer of the Week: Harvy Santos


Harvy Santos,憑著興趣與熱情,從舞者轉換跑道當帽飾設計師。

Harvy Santos,憑著興趣與熱情,從舞者轉換跑道當帽飾設計師。

»»英國時裝協會BFC宣布2016春夏女裝週期間的帽飾發表,扣除Emma Yeo和Keely Hunter前屆受邀帽飾設計師外,由一代帽飾大師也是這次策劃召集人之一的Stephen Jones,點名邀請Harvy Santos與Sophie Beable加入。Stephen Jones認為這4位設計師將帽飾工藝看成藝術品創作之外,游移前衛、樂於嘗試新技術和素材,值得給予掌聲。引起我關注的是菲律賓裔的Harvy Santos,他並非一開始投入帽飾創作生涯,是香港芭蕾舞團出身,跳得一身好芭蕾,將他舞台經驗與戲劇表情想像,轉成一頂頂充滿實驗與華麗戲劇兼具的頭上藝品。期待他在2016春夏女裝週能有超乎水準演出。

Harvy Santos帽飾作品常出現在各大雜誌,好比左圖為今年日本<Vogue>4月號芭比時尚單元,所配戴的帽飾即為2015春夏系列,右為2015秋冬帽飾。

Harvy Santos帽飾作品常出現在各大雜誌,好比左圖為今年日本<Vogue>4月號芭比時尚單元,所配戴的帽飾即為2015春夏系列,右為2015秋冬帽飾。

由舞蹈轉行設計師,這過程有些微妙。出生在菲律賓的Harvy Santos,從小對跳舞和設計展現無比熱情及興趣,先在馬尼拉攻讀芭蕾,隨後才到香港停留4年把表演藝術學位拿到手,一畢業投入在自己最愛的舞蹈職業,加入香港芭蕾舞蹈團,跟著劇團世界巡迴演出。儘管Harvy Santos忙於演出,可對另個喜好設計,壓根沒忘懷,因隨劇團走跳各大國際城市時,舞台部分戲服便由他親自打點,從服裝到造型配件,他都一手包辦,到最後連他朋友都央求他設計服裝。

Harvy Santos帽飾充滿戲劇手法。

Harvy Santos帽飾充滿戲劇手法。

或許做出心得,讓Harvy Santos決定暫時告別芭蕾舞,2005年左右選擇繼續留在香港成立設計工作室,專做訂製市場,拜先前芭蕾舞戲劇所賜,Harvy Santos,不僅幫貴婦名媛設計訂製服與婚紗,更接下不少電視戲劇或舞台劇戲服設計訂單,也因為舞台需要,Harvy Santos嘗試打造戲劇感十足的頭飾作品,這些頭飾最後替設計師在心裡埋了一發不可收拾的轉折種子。

左為2012秋冬系列,發想自戰地英豪衝鋒陷陣景象,右為2013春夏主題描繪蜻蜓百態。

左為2012秋冬系列,發想自戰地英豪衝鋒陷陣景象,右為2013春夏主題描繪蜻蜓百態。

相當一帆風順的人生,竟因數年後倫敦行,因為想設計萬聖節派對服裝,四處尋找合適材料,不經意發現專門介紹帽飾的雜誌<The Hat>,居然讓設計師愛上帽飾設計,對帽子可說是一頭狂熱,最後靠著一股衝動前往倫敦拜師學藝去。2008年跟著英國傳奇帽飾設計師 Rose Cory展開學習課程,隔年又在雅士谷賽馬會帽飾競賽脫穎而出,Harvy證明了自己能力。但Harvy Santos對這樣的成績並未感到滿足,為補足學歷證書上的不足和實務累積,他又相繼在肯辛頓與雀兒喜學院鑽研短期課程,同時在Noel Stewart帽飾工坊工作。在那兒,Harvy Santos很幸運地參與Kylie Minogue的Aphrodite巡迴演唱會帽飾造型設計,還與Stephen Jones合作,替像是Marc Jacobs和John Galliano等設計師打造時裝周所需頭飾配件,Harvy一點一滴磨練技巧,好為自己同名帽飾品牌鋪路。

Harvy Santos(右)為愛跑到倫敦,又因為偶然瞥見<The Hat>雜誌,讓他對帽飾設計產生莫大興趣。

Harvy Santos(右)為愛跑到倫敦,又因為偶然瞥見<The Hat>雜誌,讓他對帽飾設計產生莫大興趣。

有別於香港工作室服裝、配件什麼都涉足,這回Harvy Santos真的把精力全部專注在帽飾。至於設計師的帽子把戲有何吸引力,我想跟設計師舞蹈表演藝術出身關係匪淺,因為他的創作裡總充滿戲劇性血液。連設計師本人都說他的靈感來自藝術以及四面八方的生活趣事,一棵苳樹可以讓他天外飛來一筆;翻閱時尚故事可以讓他萌發新意,當代建築輪廓線條也能讓他想很多。他更舉例朋友曾半開玩笑說為什麼總要把帽子戴在頭上,可以改配戴在其他地方,Harvy靈機一動想出肩帽的可能性。

Harvy Santos 2015春夏系列帽飾。

Harvy Santos 2015春夏系列帽飾。

細數Harvy Santos歷來帽飾作品,2012春夏以聖母瑪利亞當繆思,設計師解釋因為自己出生在馬尼拉,當地宗教信仰關係,讓他對聖母形象感觸良多,利用羽毛、皮革、稻草與PVC等材質混搭編織;2012秋冬系列又來個180度大轉變,想像戰地英豪勇闖敵方禁區,遭遇鐵網尖刺危險,把這意象化身成帽子上的巧思裝飾。隨著Harvy戲劇手法,2013春夏主題圍繞蜻蜓打轉,把蜻蜓的薄翼翅膀從實體到抽象表現,一個個轉變成美麗頭帽子頭飾,當然這中間還得靠一些材質,如水晶珍珠、玻璃珠和麻絲等,締造出華麗繽紛符號。今年春夏,Harvy Santos為帽飾帶來彩虹般瑰麗色調,這一次他嘗試結合傳統帽飾材質與較偏現代工業材質的塑膠片、金屬,描繪對無政府主義的感慨。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