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馬甲到臀墊 內衣道出時尚性感線
The Fashion Examination of Brassieres


Dior 2014秋冬高訂系列在Raf Simons操刀下,源自襯裙結構的New Look有新變化。

Dior 2014秋冬高訂系列在Raf Simons操刀下,源自襯裙結構的New Look有新變化。

 »»歐洲對內衣很講究,不若中國那麼單純,內衣類別相對也很多樣化,從基本的bra(胸罩)、corset(馬甲)、petticoats(襯裙)與bustle(假臀墊)等,都是內衣種類。之所以如此繁複多元,其實也驗證了內衣每個時代都有它一段難以抹滅的歷史痕跡。在不同世代有不同設計與風尚喜好,從繃緊緊爆乳蜂腰,到跨不出家門的裙撐結構,以致丟掉馬甲線解放胸前束縛,內衣相對代表當下社會政經文化演變。知道這些歷史後,你會對Jean Paul Gaultier的木蘭飛彈更加了解,會對Coco Chanel女士解放女權有所體悟,更知道Christian Dior先生New Look的源頭從何而來,深刻體會內衣給了設計師難以估算的創作食糧。

Jean Paul Gaultier對馬甲裙撐很感興趣,每每在系列發表皆有所著墨,如2010春夏高訂(左)與2008秋冬高訂(右)。

Jean Paul Gaultier對馬甲裙撐很感興趣,每每在系列發表皆有所著墨,如2010春夏女高訂(左)與2008秋冬高訂(右)。

遠古時代的人們並沒有穿衣概念,一說為了遮蔽禦寒,一說為了彰顯階級地位,綠葉、獸皮等取之大自然的素材成了最佳衣著來源,那時候有沒有內衣?我想整體雛形還沒想這麼透徹,遑論要有時尚感。內衣能蓬勃發展、有詳細資料記載,約莫要到18世紀以後,先前的內衣樣貌從挖掘出的石像古蹟,大概可揣測埃及西元3000前年即有內衣存在,只是給貴族穿,奴隸階級沒有內衣穿,當勞力的單純裹布當服裝,即便到希臘羅馬遠古時期,根據考究出土的壁畫顯示,女性內衣像極現下的海灘比基尼泳裝。要有我們常在電影看到的馬甲或裙撐,要到中古世紀時期描述才變多。

古希臘羅馬壁畫出現的古老內衣模樣,與現在的比基尼輪廓類似。

古希臘羅馬壁畫出現的古老內衣模樣,與現在的比基尼輪廓類似。

埃及的奴隸勞工沒有內衣穿,中古世紀的歐洲也一樣,內衣是好野人的專利,王公貴族會先在衣服最裡面穿上麻絲製衣物,好避免不是身體油垢髒污弄髒錦緞衣裳,同時兼具保暖作用,慢慢地發展出雕塑曲線的內衣款式。這時的內衣主要分成兩件式,一個是襯裙(下半身),一個是馬甲胸衣(上半身),遠在15、16世紀左右,女性流行全身包緊緊的服裝,但穿在裏頭的是用鯨魚骨製成的裙撐,下擺有如鐘形鳥籠,好讓外罩的長裙達一定蓬度,上半部則裹綁到讓人無法呼吸,這就是我們常聽到的corset(馬甲)和pannier(裙撐)。18世紀的服裝流行裡,內衣甚至自成一格,其中歸功於法國宮廷流行風氣,無論是太陽王路易十四對時尚趨之若鶩,或後代路易十六與其妻子瑪麗安東尼皇后的奢華高調洛可可風,間接促成女性對內衣美觀與機能並重,男士們也會極力要求女伴用內衣穿出線條美,迎合社交需求。

18世紀對裙撐很要求,是女人追求流行必要元素。

18世紀對裙撐很要求,是女人追求流行必要元素。

當然18世紀女人的內衣不偌現下講求透明蕾絲刺繡,或是用來遮蔽隱藏胸部,它的功能在於讓女人胸部可以up up之外,還能像周杰倫電影「滿城盡帶黃金甲」裡的女性角色,各個露半乳。所以corset(馬甲)外觀往往呈現倒三角狀,胸寬腰窄,利用繫綁雕塑出S腰,順勢讓胸型托高集中,至於馬甲三角頂端還可變化成V字或U字線條等多樣款式。18世紀女人們用馬甲炫耀時尚同時,pannier(裙撐)更是彰顯流行利器,它的變化也最多元,如同上述裙撐最早是設計成鐘形,像向外放射的圓狀結構,後來則向左右擴展寬度。

18世紀馬甲結構,讓胸部托高集中。

18世紀馬甲結構,讓胸部托高集中。

可惜隨瑪麗皇后送上斷頭台,法國王朝君王動盪與百姓經濟蕭條,接連幾場國際征戰,內耗了法國資源;1789年法國大革命讓貧困平民發聲抵禦王公權貴,緊接著拿破崙崛起建立帝政時期,古典主義盛行,講究浮誇高調奢華的時尚潮流也跟著政經局勢改變,反璞歸真回到古希臘穿著樣貌,女神般薄紗飄逸,暫時讓女人拋掉馬甲和厚重裙撐。但這並不意味女人不緊張身材是否會橫向發展,她們反而更刻意保持體態,女神衣裳只是潮流裡的一波流動,帝政時期後,1800中葉,那蓬蓬的裙撐襯裙又回來,女人想跟流行,又得深呼吸勒緊腰帶。

誇張的crinoline裙撐,寬到讓女性行動不便。

誇張的crinoline裙撐,寬到讓女性行動不便。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