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恬旅圖:我在杜賽道夫 邂逅奈良美智
Meeting Nara Yoshitomo at Düsseldorf


選到杜塞道夫旅行,有泰半目的是為了藝術家奈良美智。

選到杜塞道夫旅行,有泰半目的是為了藝術家奈良美智。

»»老實說,德國我聽過的地方大概只有法蘭克福、柏林和慕尼黑這些地方,從桃園機場出發前往杜塞道夫時,航空公司小姐非常好奇地問我為什麼要去杜塞道夫(Dusseldorf),讀書嗎?原來還蠻多台灣人會去那裡讀書的。記得在我非常喜歡的插畫藝術家奈良美智的自傳書《小星星通信》中,得知杜塞道夫在他藝術生捱中佔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唸了杜塞道夫藝術大學,待將近20年時光進而發展出現在他獨特風格,誘使我瘋狂著迷,這讓我更加好奇這個城市。

奈良美智的插畫風格令我著迷,是我喜歡的藝術家之一。

奈良美智的插畫風格令我著迷,是我喜歡的藝術家之一。

以前想出國唸藝術設計總是先想到紐約、巴黎、倫敦……等,很少會把德國與藝術設計聯想在一起。充滿綠蔭的公園,是我對它的第一印象,六月的德國,天氣有點冷,但卻是乾燥而不濕膩的,身為模特兒的我不需要特地打扮自己,只要穿件T恤牛仔褲外面加件夾克外套。帶上有型又慵懶的帽子,一下子我就可以融入這裡的街道。杜塞道夫是德國的時尚之都,素有小巴黎之稱,卻沒有大城市那種大樓林立,人潮擁擠,反倒是處處路蔭小流。滿地的鴿子成群「洗澡」好不愜意,這個景象襯著整排精品商店。我想。這大概是我看過是舒服而不讓人有瘋狂壓迫感的購物環境吧!

杜塞道夫沒有大城市煙硝嘈雜氛圍,反倒多了一份寧靜。

杜塞道夫沒有大城市煙硝嘈雜氛圍,反倒多了一份寧靜。

當我靠近車站,發現路上有很多提著公事包的日本男人卻都不像是觀光客,拐個彎接著又充斥著日文字的招牌和廣告,而路上並不會有人用異樣眼光看我,店員反而會用日文和我打招呼,一問之下才知道很多日商的歐洲企業總部都設立在這,原來我到了德國的小日本啊!除了德國豬腳之外,我對德國料理還真的沒有半點概念,但第一餐總要填飽肚子,於是我在小日本的杜塞道夫很不爭氣的先殺到日本料理店點了拉麵和燒餃子。

杜塞道夫寧靜一隅對應著歐風建築,欣賞起來,別有一番韻味。

杜塞道夫寧靜一隅對應著歐風建築,欣賞起來,別有一番韻味。

歐洲就是這樣,即使在算是工業非常進步的德國,城市裡的建築還是保有很多美麗夢幻的歐式風格,與高聳華麗的教堂。而每次在國外總能讓我心情舒坦的最大功臣,就是建築物的色彩繽紛吧!紅色、粉色、綠色、藍色;不知道台灣為什麼總是蓋出沉悶嚴肅的灰色調建築,色彩是很好的心情調劑品。畢竟我繪畫創作,也都要來自於各種不同顏色的顏料,才能表達出不同心情不是嗎?

歐洲建築外觀色彩多樣,就像繪畫創作般,需要各種顏料來表現自我特色。

歐洲建築外觀色彩多樣,就像繪畫創作般,需要各種顏料來表現自我特色。

最容易令我陷入瘋狂拍照的,應該就是街上蔬果攤販,我真的不能抗拒這種可愛擺設,恨不得家裡就有一區陳列區,之前在台灣做Moschino的秀時,曾經過過乾癮。秀上把這種歐式果菜攤販直接搬進發表會現場,綠白條紋的遮雨棚和琳瑯滿目的各色蔬果,如今在歐洲街頭矗立可見,感受更是濃烈。

杜塞道夫的市集每每讓人忍不住停下駐足。

杜塞道夫的市集每每讓人忍不住停下駐足。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