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尼黑當代首飾週 台灣新銳來了
Taiwanese Contemporary Jewelry Designers Head to Schmuck


將展於慕尼黑Schmuck當代首飾週的「你好!臺灣當代首飾創作聯展」首先在NEPO Gallery亮相。

將展於慕尼黑Schmuck當代首飾週的「你好!臺灣當代首飾創作聯展」首先在NEPO Gallery亮相。

»»藝術飾品在台灣發展已有數十年的時間,但與歐洲等國的藝術飾品發展歷程相比,我們似乎還在嬰兒學步的階段,產業鍊正在磨合中,市場正在培養中,也等待消費者接受、瞭解藝術飾品的獨特和創造性。目前一片前景未明卻充滿曙光的階段,有一批年輕設計師匯集小蝦米的創意和力量,積極為台灣藝術飾品燃起希望之火,Bench 886的陳映秀、吳采軒和曾詩迪等人,在今年3月帶著屬於台灣的創作活力,進軍擁有50年歷史的慕尼黑Schmuck當代首飾週,將展於NEPO Gallery的「你好!臺灣當代首飾創作聯展」帶到德國,獲得更多國際級曝光機會。台灣鄉親們,請將支持與鼓勵,獻給這些勇於作夢更實際行動的未來飾品新星。

陳映秀 海洋基因催喚飾品生命
2013年就曾入選進德國Schmuck當代首飾大賽、並獲得日本伊丹國際當代首飾展準大賞的陳映秀,原本擅長領域金工雕塑,在就讀研究所時開始思考可配戴的雕塑藝術,進而創作出雕塑立體感極為強烈的飾品設計。但由於飾品設計所考量的因素太多,如重量、舒適性、配戴形式等,一開始著實遇到許多困難,讓陳映秀經歷痛苦的陣痛期。但逐漸經由反覆學習與實驗,引入現成物當作媒材,她將生活物件經由解構的方式跳脫日常,重獲嶄新樣貌,成為眼影棒做成的身體器官、超輕土透過網襪擠捏塑型的海葵,為欣賞者帶來不同的驚喜。

陳映秀(左)善用現成物如眼影棒作為製作材料。(右:互利共生)

陳映秀(左)善用現成物如眼影棒作為製作材料。(右:互利共生)

對陳映秀來說,飾品是表達情感的媒介,作品的發展歷程就是自己的成長軌跡。縱觀其作品,常可以看到創作者對於海洋與沙灘的記憶,源於她從小在澎湖海邊撿貝殼、堆沙堡,就地取材、取景的習慣,無異是地生根於創作DNA,在長大之後無論嘗試過無數主題,最後總會歸納出具有生命的的有機體形式,成為作品的辨識特色。再加上陳映秀熱愛創作過程中的不可預期性,就算使用同樣的材料工具、手法,純粹憑藉直覺手感擠壓出的軟珊瑚造型或是木材染出的色彩也會各異其趣,讓意外激發更多想像,更讓她的作品像是有自己的個性與生命一般,獨一無二。

陳映秀以創作中的不可預期性,賦予作品生命動感。(左:寫生系列-海葵與軟珊瑚IV,右:寫生系列-海葵與軟珊瑚III)

陳映秀以創作中的不可預期性,賦予作品生命動感。(左:寫生系列-海葵與軟珊瑚IV,右:寫生系列-海葵與軟珊瑚III)

不似其他設計師走向獨立工作室及自創品牌的道路,陳映秀選擇先後在琉璃工坊和夏姿擔任飾品設計師,相對於自由工作者能夠完全隨心創作,不需顧慮市場偏好,在品牌工作反而要拋開自己已經形成的個人風格,站在品牌形象作為設計出發點,考慮更多成本、目標客群等,讓她花費不少心力去適應。儘管如此,她希望能夠在國際能見度較高的品牌,學習經營行銷,並累積人脈、經驗,作足準備之後再來實現創立品牌的理想。同時,若能夠將藝術飾品的概念,透過品牌傳遞出去,讓貴重珠寶飾品更具藝術性,實為設計師與品牌間相互學習的良性互動。

陳映秀寫生系列獲得日本伊丹國際當代首飾展準大賞。(左:貝殼XVII,右:貝殼XV)

陳映秀寫生系列獲得日本伊丹國際當代首飾展準大賞。(左:貝殼XVII,右:貝殼XV)

吳采軒 傳統鉤針編織仿生壓克力
當泰半人的高中時期仍對未來懵懵懂懂,吳采軒就已經知道飾品設計是她渴望前行的方向,卻礙於高中、高職學制不同,無法如願進入金工學系就讀,迫使她轉往國外求學,卻也成為確立她朝向當代藝術飾品發展的契機。第一年在英國Birmingham City University精研工藝製作技巧,看著學校裡學長姊們極具實驗性質的飾品,如穿戴在臉上可以扭曲五官的飾品,以及各式各樣利用非傳統飾品材質製作的作品,都讓她感到害怕,彷彿初入異世界的領域而不知自己該立命於何處。所幸在老師們的導引下,從零的原點開始,逐漸找到適合自己的創作方式和喜歡的創作材質,也才有德國Schmuck入選作品「Transit:Knitting」的誕生。

吳采軒(左)製作的「Transit:Knitting」身體飾品系列。

吳采軒(左)製作的「Transit:Knitting」身體飾品系列。

吳采軒喜歡挑戰將平面翻轉為立體,經歷過不斷研究和試驗,最後找到壓克力作為材料,將之加熱到250至300度的高溫,隔著普通的棉布白手套,用雙手和鉤毛線的棒針,慢慢「編織」出來。她還記得當天帶作品給老師看時,老師下了評語:「我從來沒有見過有人可以把壓克力做成這樣。」當多數壓克力材質只有染色、彎曲造型的變化時,吳采軒所嘗試的創意,令老師驚為天人,激勵她繼續「Transit:Knitting」實驗,還有進行突破創作瓶頸的「浮游100」,利用同一造型的扇型壓克力,幻化為100種具有生命型態的作品。一片片於工業設計和生活用品中常用的材質,經由傳統編織技法的改造,形成具有柔美體態的幻想生物。

「浮游100」(左)和其他壓克力創作皆是克服250至300度高溫,由手工編織而成。

「浮游100」(左)和其他壓克力創作皆是克服250至300度高溫,由手工編織而成。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