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象表現主義 誘發時裝情感哲思
Abstract Expressionism Rise Fashion Emotion


第一代純粹抽象祖師爺Wassily Kandinsky畫作「Composition VIII,1923」。

第一代純粹抽象祖師爺Wassily Kandinsky畫作「Composition VIII,1923」。

 »»抽象表現主義(Abstract Expressionism)不以描繪具象為目標,通過點、線、面、色彩、形體、構圖來傳達各種情緒的創作手法,激發設計師在印花、結構、風格設計的無限想像。大師Jackson Pollock領頭,與Franz Kline、Barnett Newman、Mark Rothko等藝術家進軍時尚界,紊亂或空無迸撞出驚人能量的作品,吸引了時尚老中青追隨,乃影響時尚界不可忽視的藝術力量。

美國19世紀盛行以人像和風景為繪畫主題,如風景畫家Winslow Homer畫作「Boys in pasture,1874」(左)和「Rowing Home,1890」(右)。

美國19世紀盛行以人像和風景為繪畫主題,如風景畫家Winslow Homer畫作「Boys in pasture,1874」(左)和「Rowing Home,1890」(右)。

代表歐洲的立體主義(Cubism)和超現實主義(Surrealism)等思潮渡海而來,在短時間之內為美國的新藝術發展奠定深厚的基礎,以致於在抽象表現主義出現之時,能夠在此基石上發展出全新風格。由Bernard S.Myers所編著的<20世紀美術辭典>可見得其中所造成的影響關係:「一般說來,在畫面結構與統一感方面,抽象表現主義畫家是在立體主義繪畫思想中找到各種形式的。他們在超現實主義繪畫中尋求心理的即興表現力量,作為發現一種個人神秘感和激發潛在想像力的手段。」

超現實主義畫家Yves Tanguy(左)和新造型主義畫家Piet Cornelies Mondrian(右)都在第二次世界大戰遷至美國,成為紐約抽象表現主義奠基者。

超現實主義畫家Yves Tanguy(左)和新造型主義畫家Piet Cornelies Mondrian(右)都在第二次世界大戰遷至美國,成為紐約抽象表現主義奠基者。

擁有豐厚的資源作為醞釀搖籃,抽象表現主義甫一發聲,便像火箭般迅速獲得了全球性的影響。又因為發展脈絡以紐約為中心點擴散,亦稱為紐約畫派,使得原本從19世紀末以建築表現見長的地位,在抽象表現主義繪畫、雕塑等藝術形式加乘之下,第一次取代巴黎,躍升成為世界藝術的中心,更在1960年代到達黃金高峰,豎立美國在藝術界的不墜名聲。

美國19世紀末以建築表現見長,繪畫藝術卻尚未施展潛力。(由左至右:洛克菲勒中心,設計師為Raymond M. Hood;布魯克林大橋,設計師為John Augustus Roebling;熨斗大廈,設計師為Daniel Burnham)

美國19世紀末以建築表現見長,繪畫藝術卻尚未施展潛力。(由左至右:洛克菲勒中心,設計師為Raymond M. Hood;布魯克林大橋,設計師為John Augustus Roebling;熨斗大廈,設計師為Daniel Burnham)

「抽象表現主義」一詞最早為1929年美國藝術史學家Alfred Barr所用,為要描述第一代純粹抽象祖師爺、俄羅斯畫家Wassily Kandinsky拋棄具體輪廓所構成的作品,但直至藝術評論家Robert Caotes口中,形容美國畫家Arshile Gorky隨意揮灑的作品,才成為特定藝術風格的專有名詞。有趣的是,抽象表現主義並沒有統一的繪畫風格,藝術家各自以獨有的表述方式詮釋自身的意念,Barnett Newman原色塊加上筆直線條的極簡,Jackson Pollock的狂舞潑灑線條,都可以在抽象表現主義中找到依據歸屬。

抽象表現主義並沒有統一的繪畫風格,只要脫離具體形象都是所屬畫家。(圖為Jackson Pollock的Autumn Rhythm No. 30, 1950)

抽象表現主義並沒有統一的繪畫風格,只要脫離具體形象都是所屬畫家。(圖為Jackson Pollock的Autumn Rhythm No. 30, 1950)

即便如此,抽象表現主義的藝術家對於反對的目標卻是有志一同的,消除幾何構成、形象的既定框架,過程中以未知為導向的方式創作,著重於追求心理即興的表現美感。形體不再是表現內心情感的媒介,而是直接將情緒傾洩於作品之上,色彩與造形才是最重要的語彙。因此乍看之下雖是一團混亂、不知所以然的抽象視覺,實乃藝術家情感最真實的表露。

Arshile Gorky(左)的繪畫風格評論,讓「抽象表現主義」一詞成為一門繪畫派別的專有名詞。(右圖為「To Project, To Conjure ,1944」)

Arshile Gorky(左)的繪畫風格評論,讓「抽象表現主義」一詞成為一門繪畫派別的專有名詞。(右圖為「To Project, To Conjure ,1944」)

在千年藝術史中,抽象表現主義對後世影響無遠弗屆,藝術理論家還是給了他們適當的定義和位置,並約略將抽象表現主義繪畫分為兩大派別。一類是以Jackson Pollock、 Franz Kline和Willem De Kooning為首的行動繪畫(Action Painting),將身體姿勢隨著筆刷移動,甚或隨性滴灑潑濺出巨幅的意象畫作。作畫時著重於肢體的移動,根本不管顏色將走向何處,反而將身體的意念以速度和情感轉化在各式形狀和線條之中。

Jackson Pollock創作中習慣圍著畫布像踏舞步地走動、滴灑顏料。

Jackson Pollock創作中習慣圍著畫布像踏舞步地走動、滴灑顏料。

當Jackson Pollock圍著畫布像踏舞步地走動、滴灑顏料,以色彩表達出真實情緒,Franz Kline(1910 –1962)的書法式黑白作品則真空抽去顏色,以線條的純粹呈現物態凝結的瞬間,並提醒觀者「不要企圖將我的繪畫形象化」,因為Franz Kline追求的僅只是平衡本身,黑與白、脆弱與強壯、動與靜等兩極的狀態,都在他筆下平等存在。Franz Kline的作品第一眼看似與中國書法同源,但實際上線條取材自工業與建築的符碼,描繪美國原住民舞蹈的「烏鴉舞者」(Crow Dancer, 1958),以及加入些微調色的「柳橙輪廓」(Orange Outline, 1955),以自在的獨特筆法詮釋趨近哲學般的意象作品。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