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沉默敢講話 新生代模特就是不一樣
Outspoken Models Becomes Famous


Naomi Campbell今年在坎城舉辦「Fashion for Relief」慈善服裝秀。

Naomi Campbell今年在坎城舉辦「Fashion for Relief」慈善服裝秀。

»»乖乖牌鄰家女孩、高冷精靈系、中性路線,不管是哪一種風格的模特兒,在社群世代,靠得不只是臉孔,還得有腦袋,言之有物,才能脫穎而出。近來,有許多模特兒勇於就社會議題發表意見,像是Leomie Anderson關注女性與種族議題,Cameron Russell上TED揭露時尚界黑暗面等,不少模特兒站上舞台抒發己見後,反倒受網友愛戴。 

過去,總講求名人要善用自己的影響力,得先是個咖,講話才夠力,像是在90年代正紅的Naomi Campbell和Cindy Crawford,曾身先士卒反對皮草,但當時響應的模特兒就寥寥可數,畢竟小模們也怕得罪品牌。而後Naomi Campbell於2005年成立「Fashion for Relief」組織,透過藝文、時尚活動,為環保及人道計畫募款;Christy Turlington也在當媽後有所感觸,於2010年成立「Every Mother Counts」組織,支援女性生育健康,越來越多模特兒,靠著過去累積影響力與熱情,將慈善組織經營的有聲有色。然而在社群網站興起下,只要懂得運用群眾力量,模特兒未必要頂尖才有說話權,Gigi Hadid就是最好的範例。

Christy Turlington近幾年轉型成慈善家,關心全球女性生育問題。

Christy Turlington近幾年轉型成慈善家,關心全球女性生育問題。

2015年Gigi Hadid漸走紅,但以模特兒來說稍嫌微胖的身材,成為網友箭靶,許多人攻擊她身材,說她不是走high fashion的料,Gigi也不是省油的燈,直接在IG上開砲,洋洋灑灑寫了300多字,除了表示設計師們對她的身材並無異議,更說:「我愛我的性感。我也以此為榮。」以正面積極的言論,捍衛身體自主權。Gigi Hadid一發聲,聲勢更加高漲,原本給人傳統星二代印象,如今成功轉型成新世代女孩做自己、愛自己的學習典範。

Gigi Hadid曾在2015年反擊酸民對她身材的挑剔。

Gigi Hadid曾在2015年反擊酸民對她身材的挑剔。

和Gigi Hadid一樣關注女性身體議題的,還有Cameron Russell,這位曾走上Prada和Victoria’s Secret 大秀的模特兒,2013年站上TED演講台,抨擊時尚界對美的狹隘定義,在媒體炒作下,也導致許多女性挑剔自己身材。擁有白皙肌膚和一頭深棕髮的她,則認為自己的成功是因為「中了遺傳學的樂透」,而她是「審美公式下的既得利益者」。這段演講至今吸引了1800萬的觀看量,之後她不僅登上義版<Vogue>封面,還受邀代言環保時尚活動。站在傳統之前,她毫不畏懼,不僅沒受到打壓,甚至聲勢上漲。

Cameron Russell以「Looks aren’t everything. Believe me, I’m a model.」為題,在TED發表演講。(轉載自TED)

對於日漸重要的女權與種族議題,新生代黑人女模Leomie Anderson,也有話要說。她成立網站「LAPP.」,向廣大女性邀稿,任何女性都可以就任何議題,在此發表意見,諸如「英國脫歐對女性和社會邊緣人來說,有何意義?」等,都在她們的討論範圍之內。Leomie Anderson說自己從小被告知:「妳是黑人,要闖時尚圈不容易。」不過現在在社群網站推波助瀾下,她清楚知道可以跳脫舊規則,不必上新聞,也能成為藉此紓發意見,並且持續邀集更多粉絲關注話題。

Cameron Russell在TED發表演講後,聲勢看漲,還登上義版(左)與西班牙版(右)<Vogue>封面。

Cameron Russell在TED發表演講後,聲勢看漲,還登上義版(左)與西班牙版(右)<Vogue>封面。

同樣身為黑人女模的Ebonee Davis,有感於黑人在各界受到的歧視與打壓,在美版<Harper’s Bazaar>網站上投書,寫了一封給時尚界的公開信。她在信中指出,每年時裝周中,總能見到髮型師對處理黑人硬髮質毫無準備,或是彩妝師們缺乏深膚色上妝知識,總是會用錯色號,把原本巧克力色的臉龐,變得一臉死灰,而黑人模特兒們,不敢出聲,就怕反應任何意見,就會被批評耍大牌,或是被冠上「憤怒的黑人女性」的別稱。時尚界對黑人的不重視,讓她無法再坐視不管,即使資歷尚顯青澀,也決定不吐不快。

Leomie Anderson登上2016 Victoria’s Secret大秀。

Leomie Anderson登上2016 Victoria’s Secret大秀。

有媒體問Ebonee Davis,難道不怕丟失工作?當然會,但對她來說,責任感逐漸超越對未來的恐懼,驅使她站出來,為年輕的黑人女性找回自尊,而諷刺的是,她抨擊時尚界,卻反倒也成為時尚界的話題。即使有人懷疑,模特兒為社會議題發聲,是否是一種商業操作?不管答案是什麼,不可否認的是,新生代模特兒群起發聲,也逐漸掀起漣漪,不僅鼓勵更多年輕女性站出來捍衛自身權力,也讓人重新思考時尚對社會的影響。««

Ebonee Davis曾為Calvin Klein 2016秋冬系列拍攝廣告。

Ebonee Davis曾為Calvin Klein 2016秋冬系列拍攝廣告。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