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化衝擊中國紙媒 紛紛變身網路雜誌
China Magazine Industry Digitalized


中國版<Vogue>(左)、<Elle>(右)都擁有非常大的廣告量。

中國版<Vogue>(左)、<Elle>(右)都擁有非常大的廣告量。

»»中國時尚雜誌在崛起的同時,也同樣面臨一波墜落。一方面,因應中國精品市場的崛起,越來越多國際中國版雜誌進駐,甚至為了消化龐大的廣告業務而改為雙月刊。以男性為主題的時尚雜誌繁榮發展,更成為獨立於全球雜誌現況的一個有趣現象。不過另一方面,在數位科技的衝擊之下,也有一票時尚雜誌面臨生存困境,相繼宣改革、甚至停刊。

紙本雜誌飽受數位衝擊,同時成軍西方的數位媒體也全力搶進大中華,如<Bof>在去年多中文介面,相對也讓中國媒體版圖產生動搖。與傳播集團、赫斯特中國、時尚集團與中國康泰納仕集團並列中國5大時尚媒體集團的中國輕工業出版社,公布旗下<瑞麗時尚先鋒>雜誌確定自明年1月起停刊,只保留電子平台並計畫拓展電子商務服務。內容涵蓋生活、文化、時尚、體育各方面的<外灘畫報>,也在最新一期雜誌中,公開將於2016年停刊的消息,只保留網路業務。並以「100本小眾雜誌,探索未來紙媒的可能性」為題,介紹在數位衝擊下,倖存的那些幸運兒門。與<外灘畫報>的未來發展,呈現出有趣的對照。

<外灘畫報>(左)、<瑞麗時尚先鋒>(右)的停刊,揭露中國時尚媒體的困境。

<外灘畫報>(左)、<瑞麗時尚先鋒>(右)的停刊,揭露中國時尚媒體的困境。

事實上,這波雜誌停刊潮,早在2014年就見端倪。去年1月,南都集團旗下<風尚周報>宣布停刊;以香港潮流文化為主的<YES!>,以及傳遞日式時尚的<Oggi今日風采>,也分別在去年8、9月宣布停刊。再加上中國首本週刊形式的時尚刊物<風尚志>於去年12月停刊,以及今年的中國版<費加羅Figaro>、<瑞麗時尚先鋒>、<外灘畫報>等等例子,這波數位衝擊,已擊垮近10個中國雜誌品牌,迫使它們淘汰、或進一步朝網路雜誌靠攏。

    中國版<費加羅Figaro>(左)、<風尚周報>(右)於2014年相繼停刊。

中國版<費加羅Figaro>(左)、<風尚周報>(右)於2014年相繼停刊。

這其實是全球媒體市場的縮影。康泰納仕集團旗下的<Lucky>、<Detail>;英國出版集團Bauer Media旗下的<FHM>,也吹響了熄燈的號角。英國雜誌<Dazed & Confused>創辦人兼總編Jefferson Hack,針對數位對雜誌的衝擊,就表示:「傳統的傳播方式已不再熱門,無論是月刊還是季刊都已過時。而數位傳播領域則是蓬勃發展,你如果不去適應它,那麼就會像恐龍一樣滅絕。」

英版<FHM>、<Detail>相繼停刊。

英版<FHM>、<Detail>相繼停刊。

面對生死攸關的趨勢衝擊,中國的時尚出版業巨頭也大動作做出改革。最令人咋舌的,無疑是徐巍被卸下<時尚Cosmo>第一負責人與董事總經理職務一事。徐巍自2001年加入<時尚Cosmo>擔任總編,一路坐上如今的位置。根據公司官方微信報導指出:「徐巍在紙媒的黃金年代,為雜誌的品牌形象和穩定發展做出了積極貢獻。但在傳統媒體受到因媒體衝擊的大環境下,時尚集團2015年提出了「看趨勢、調結構、改習慣」的發展策略,但徐巍未能及時調整思路, 對集團戰略理解不夠,甚至經常站在集團決策的對立面,並以不恰當方式公開表達,影響集團正常管理秩序。」因此集團合夥人決定將徐巍予以革職。

 <時尚Cosmo>第一負責人與董事總經理徐巍被集團革職。

<時尚Cosmo>第一負責人與董事總經理徐巍被集團革職。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