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銳攝影Frederik Heyman 煽動性前衛風格
Photographer of the Week: Frederik Heyman


Frederik Heyman攝影作品充滿超現實氛圍,視覺衝擊感強烈。

Frederik Heyman攝影作品充滿超現實氛圍,視覺衝擊感強烈。

»»頭上戴的招牌羊毛小圓帽,安特衛普出身的Frederick Heyman穿梭於藝術家與時尚攝影師兩種身分中怡然自得,在自由奔放的藝術創作與商業取向的時尚攝影中取得平衡,唯一不變的是超現實攝影風格,每每造就讓人過目不忘的驚奇影像,展現作品背後狂放不羈的藝術靈魂,也造就一位新銳攝影師的崛起。

比利時安特衛普儼然成為時尚潮流、藝術文化的聖殿,培育出無數優秀人才在各個領域上發光發熱,Frederik Heyman在這樣一個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充沛文化激盪下,靠著攝影逐漸闖出名號。帶有濃厚實驗性意味的超現實風格,歸功於安特衛普皇家藝術學院4年的餵養;集結全球各地的菁英,通常從第1年平均60個學生,到最後一年只有4分之1的人能畢業,Frederik Heyman的天分與努力程度可想而知。大學在校主修繪畫,當時認為自己是利用多媒體呈現素材的畫家,而其中最愛用的媒介即為攝影與動態影像,至此似乎已為未來職業鋪路,再到研究所時期開始投入影像與繪畫設計,Frederik Heyman意識到自己應該以攝影為主,而開始奠定日後攝影之路。

Frederik Heyman為Mugler 2012早春(左)、2013早秋(右)拍攝型錄。

Frederik Heyman為Mugler 2012早春(左)、2013早秋(右)拍攝型錄。

Frederik Heyman將自己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隨心所欲愛藝術創作的自己;另一部分則是善於滿足客戶要求,同時又不失攝影風格的時尚攝影師。在藝術創作的部分,大量結合裝置藝術與裸體模特兒,營造前衛走向,極力嘗試探索人體展現的美感,認為衣服與配件會轉移觀眾的注意力,因此作品頗具實驗性,也不會為創作作出解釋,曾在凌晨4點請朋友裸身泡在安特衛普郊外的池塘裡,只露出腿部;也曾讓模特化身為男性生殖器官,並將其固定在有流水裝置的支架上,這項作品讓他的母親叨唸了許久,不解兒子為何要將製造出如此驚世駭俗的作品。

「Man descending stairs」中模特化身男性生殖器,與流水裝置藝術做結合。(擷取自Frederik Heyman)

每位攝影師都有自己的工作習慣,而Frederik Heyman也不例外,或許是大學主修圖像設計的關係,他向來習慣在拍攝前就在腦內構思好整個場景,包含道具、燈光、色彩、模特姿勢與化妝等,都要先確定才會感到安心,通常成品與草圖幾乎是零差異,可見Frederik Heyman藝術創作與執行的精準度之高明,他尤其享受親自動手製造拍攝布景的過程,場景的建置到細節裝置皆由他親自參與打造,體驗一項藝術創作從無到有的過程。

Frederik Heyman在從事自己的藝術創作時,喜歡自己搭建布景。

Frederik Heyman在從事自己的藝術創作時,喜歡自己搭建布景。

不過由於時間與成本的考量,這種作法在為品牌拍攝廣告時便不適用,而需改成由影像後製工程讓整體構圖、意境完整。他也坦言,商業與純藝術的運作方式截然不同,因此他必須將兩者界線劃分得很清楚,也必須調整工作模式,配合客戶需求,在他的時尚攝影中,可見本來具有煽動性的前衛風格逐漸柔和轉化,成為帶有強烈色彩與些許奇幻氛圍的構圖。2011年丹麥設計師Henrik Vibskov開始與其長期合作、日版<Vogue Hommes>於2012年聘請Frederik Heyman為其拍攝專題,Kenzo看到他為日版<Vogue>拍攝的照片後,也請他為品牌2012秋冬飾品拍攝宣傳照,至此Frederik Heyman名聲在時尚界一路大漲,隨後也為<Visionaire>雜誌、Prada、Mugler及許多新銳設計師拍攝各式各樣作品。

Frederik Heyman為Kenzo與日版<Vogue Hommes>拍攝超現實影像。

Frederik Heyman為Kenzo與日版<Vogue Hommes>拍攝超現實影像。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