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惡趣 只為反骨解愁來
Fashion Sometimes Inspired by Trolling


當時達利的奇想,帶給Elsa Schiaparelli無窮火花。

當時達利的奇想,帶給Elsa Schiaparelli無窮火花。

»»1937年時,達利替Elsa Schiaparelli設計一頂高跟鞋造型帽,詭異卻俏皮地令人賞心悅目;上世紀60年代,安迪沃荷的普普藝術大為風行於時尚後,消費文化流行符號成了設計師眼中最炙熱的靈感來源,不單是Franco Moschino詼諧手法,以致現在接手的Jeremy Scott,或者其他線上設計師,他們從中取材一波接一波,反骨幽默比正經八百更受寵。不僅如此,藝術創作者也愛來這招,套用Kuso作風,惡整當今時尚,聚集一幫信徒。這惡趣時尚在漸行苦悶的年代,愈盛行;愈不安,愈惡搞,就為反映時下而存在。

如果你是P圖狂魔,Gucci 2018早春發表,用珍珠鑲滿頭顱造型,媒體私下暱稱做釋迦牟尼頭的那組照片,最受歡迎,截圖合成各式奇異畫風,甚至有人拿來亂入慾望城市的劇照,包含現在Instagram火紅惡搞時尚藝術家帳號如Siduations等在內,愛用另個不正經角度來詮釋時尚。真要說不正經,去年大家都在瘋傳的寶可夢遊戲,也意外讓加拿大一位造型師架設的社群平台串流暴增,只因各種寶可夢亂入了各大時尚品牌廣告,而且還亂得超自然合拍。

去年寶可夢剛推出時,網路便掀起一股P圖時尚熱,如今過了季,也失了人氣。

去年寶可夢剛推出時,網路便掀起一股P圖時尚熱,如今過了季,也失了人氣。

這些惡整詼諧至上,並非頭一遭,更非就此掛結局上字幕,它們來得快又猛,也去得無影蹤。你可能只記得現在IG上有誰愛惡搞,忘記多年前還有位叫Alexsandro Palombo的插畫藝術家,他是如何以反諷的人像卡通來酸侃當今時尚現象,專挑名人下手,儘管酸溜溜,卻獲得時尚關注,Vogue邀他畫專欄,最近一篇是英版文章,讓辛普森家庭的美枝,換裝設計師經典衣。不過對Z世代來說,Alexsandro算老了,年輕人求的更新奇、更火辣。

多年前的反諷名人插畫家Alexsandro Palombo,因跨界時尚得名,現在人氣依舊,或是被追英超美了?

多年前的反諷名人插畫家Alexsandro Palombo,因跨界時尚得名,現在人氣依舊,或是被追英超美了?

你以為時尚惡趣力量終有匿跡時,但恐怕錯了,也許變本加厲,也許跟著時事醞釀而起,順著風來。無論從藝術角度或是時尚設計本身,總覺時下更加頻繁常見。過往,時尚確實反映著社會和文化脈動,但也沒有像現在這樣如此「暢所欲言」。品牌創投顧問、前Bergdorf Goodman時尚總監的Robert Burke曾接受媒體採訪提到,以前,時間拉到數十年前,所謂的潮流是一群人所「創」,大家跟著走,如今是任何人都能塑造,透過網路數位平台分享己見。這當中包含了反諷詼諧的時尚力。

中央聖馬丁學院的大學畢展,年輕學子總有很多反骨作為。

中央聖馬丁學院的大學畢展,年輕學子總有很多反骨作為。

從Robert Burke話中可以得知,現在已經沒有明確的潮流趨勢,只剩各自的拉攏者和被拉攏對象,而這讓許多年輕創作者勇敢做自己,勇於批判著時事,並且愈來愈跟上時事脈絡走,反映著當代精神。好比國際動盪的政局,前有英倫恐攻,後有川普決議退出巴黎氣候協定,誰料得到接下來的6月2018春夏男裝周,設計師們或藝術家們有何舉動來調侃當下。別的不提,光川普的決議,已經有一波諷刺漫畫浮上檯面。剛結束的中央聖馬丁學院畢業展,更見到準畢業生們對未來與時局的反叛。Daniel John Sansom的諷刺作風,自己粉墨登場,裝扮成英政治史上名人,順道揶揄了英國當今政治,後龐克思維無所遁形。因為對世道太不滿,太正規的抗議沒人理,所以我們反向操作,要夠酸,才有爭得道理時?««

Daniel John Sansom諷刺手法,帶來Tory Punk主題。

Daniel John Sansom諷刺手法,帶來Tory Punk主題。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