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插畫再翻紅 畫家設計師互捧人氣
Fashion Labels Promoted by Art Illustration


早期攝影不發達的年代,設計師如Paul Poiret都必須靠插畫來宣傳自己的衣服。

早期攝影不發達的年代,設計師如Paul Poiret都必須靠插畫來宣傳自己的衣服。

»»時尚雜誌過去都是用插畫來呈現最新服飾,像是早在1900年代,設計師Paul Poiret就常跟Georges Lepape和Erté captured合作,為他的服裝作畫。在攝影術普及之後,插畫的重要性也隨之降低。然而隨著社群媒體Instagram的風行,越來越多的業餘插畫家會分享自己的作品。本來只是自娛,但在受到粉絲人氣追捧,以及設計師像是Jonathan Anderson、Stella McCartney和Alessandro Michele等人也回頭關注之後,時尚插畫再度席捲整個時尚圈。

然而今日插畫不只能做宣傳,還可以聯名出書賺錢,像是Tiffany Cooper(左)和Donald Robertson(右)的插畫,都甚具個人特色。

然而今日插畫不只能做宣傳,還可以聯名出書賺錢,像是Tiffany Cooper(左)和Donald Robertson(右)的插畫,都甚具個人特色。

插畫很早就是許多時尚人士的興趣之一,早在業餘插畫受到關注前,像是法國部落客Garance Doré、Tiffany Cooper,或是彩妝品牌MAC創辦人之一的Donald Robertson 等相關工作者,也都將自己的插畫轉變成聯名靈感或是圖集繪本,靠著插畫與人氣賺上一筆。Tiffany Cooper就因為將名人擬貓化的作品,受到Chanel創意總監Karl Lagerfeld邀請,以漫畫形象推出他跟愛貓Choupette為主題的一系列單品;作為MAC彩妝創辦人之一,Donald Robertson也同樣喜歡在自己的Instagram上分享自己的插畫,多元而抽象的筆觸最後乾脆集結成繪本,故事內容更是圍繞在自己工作的時尚圈,大大滿足想要一窺時尚產業八卦面的大眾。

Helen Downie 為Gucci設計插畫。

Helen Downie 為Gucci設計插畫。

時尚人身兼插畫家,自然為個人作品帶來許多關注。除此之外,也有許多插畫家因為設計師或品牌的偏愛,而一躍成為時尚媒體焦點。像是備受Gucci創意總監Alessandro Michele青睞的英國插畫家Helen Downie,則是從2015秋冬系列就開始與Gucci合作,Downie平面、色調柔和豐富而帶有童趣的風格,十分適合詮釋設計師擅長的紙娃娃設計,也因此在插畫曝光之後,就受到許多人的讚賞;除了Helen Downie之外,Michele老早就為Gucci推出一個數位藝術計畫GucciGram,找來許多藝術家使用Gucci的印花做為創作靈感。該計畫稍早前已經推出第2項專題,以「天」為主題,從Michele偏愛的東方元素做出發點,找來包含泰國、中國和日本等地的亞洲藝術家,創作一系列帶有中國風的影像作品。

Gucci數位藝術計畫GucciGram,第二波找來亞洲藝術家,推出中國風創作。

Gucci數位藝術計畫GucciGram,第二波找來亞洲藝術家,推出中國風創作。

與Alessandro Michele同樣喜歡藝術出了名的設計師,還有J.W. Anderson主理人Jonathan Anderson,他時常在品牌官網上販賣自己欣賞的藝術作品,藉此拉抬藝術家的名氣。在這波時尚插畫風潮中,他則是找來一位紐約業餘插畫家Kelly Beeman為J.W. Anderson 2016春夏系列繪製插畫。Kelly Beeman原本靠著餐廳打工支援生活所需,但就在她上傳自己無意為J.W. Anderson 2015早春系列的插畫後,受到Jonathan Anderson的注意。除了受邀專門為品牌繪製插畫外,Beeman更是隨即在網路上竄紅。隨之而來的雜誌和品牌邀約,讓她的作品得到更多曝光。

Jonathan Anderson相中Kelly Beeman的作品,間接讓她在網路走紅,合作邀約不斷。

Jonathan Anderson相中Kelly Beeman的作品,間接讓她在網路走紅,合作邀約不斷。

同樣是魚幫水水幫魚一句老話,藝術家從默默無名,瞬間名聲水漲船高;品牌則是趁機在社群媒體上得到了另一領域的粉絲關注,不僅得到類似藝術贊助的美名,更是打了一場漂亮的宣傳戰。像是Stella McCartney就撒大網,找來多位插畫家像是Nicasio Torres Melgar和Caroline Andrieu等,在IG發布2016秋冬系列相關插畫。無獨有偶,Dries van Noten 2016秋冬系列,也同樣找來插畫家Gill Button為發表會繪製邀請函,還在發表會之前,先在社群媒體公布一段由Button親手繪製的影片。藝術家在濕潤表面上用墨彩畫上眼睛,渲染效果直到時裝秀正式曝光後,大家才發現Dries van Noten早已為模特的煙燻妝感埋下伏筆。

Stella McCartney走多方發展路線,找來Nicasio Torres Melgar(左)和Caroline Andrieu(右)為2016秋冬作畫。

Stella McCartney走多方發展路線,找來Nicasio Torres Melgar(左)和Caroline Andrieu(右)為2016秋冬作畫。

品牌們搶曝光,其實無所不用其極,廣告大軍當然仍是時尚媒體的話題,但是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出招,反而更讓人印象深刻。像是在社群媒體發布插畫,藏宣傳於無意,讓消費者充滿驚喜之餘,更是一種全新感受。««

Dries van Noten則讓Gill Button以模特妝容為靈感,手繪2016秋冬發表邀請函。

Dries van Noten則讓Gill Button以模特妝容為靈感,手繪2016秋冬發表邀請函。

»»Once upon the time, illustration is used to promote latest collection in the magazine before photography is well developed. However, it has finally failed but recently returns with popularity due to designer’s emphasis and reputation on social media. 

The likes of Jonathan Anderson, Stella McCartney and Alessandro Michele have all worked with IG illustrator to make 2D their fab collection. Gucci’s Alessandro Michele is famous for his obsession with art and he invited British artist Helen Downie to paint his design since collection 2015 AW. Also known as an art enthusiast, Jonathan Anderson is taking nobody-known artist Kelly Beeman as popular artist with her illustration. 

As a good way for brand promotion, Stella McCartney invited handful of painter as Nicasio Melgar and Caroline Andrieu to illustrate respectively her collection 2016 AW. For Dries van Note, Gill Button is invited to hand paint its invitation inspired from models’ makeup on presentation.««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