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政治宣言 反映時代趨勢
Politics Reflect on Fashion


Chanel 2015春夏模擬抗爭情景。

Chanel 2015春夏模擬抗爭情景。

»»不過才一個禮拜時間,世界就不一樣了。回顧那關鍵的6月23日之前,大家對於英國脫離歐盟的議題,還抱持著強烈的懷疑。但如魚刺哽在喉那強烈的不確定性,促使許多名人、企業跳出來表態。根據英國時裝協會(British Fashion Council)的調查顯示,有90%的英國設計師支持留在歐盟,其中也包含了貝克漢夫婦。Burberry更在公投前一日給旗下員工發布公開信,闡明了如果英國脫離歐盟,對品牌將產生負面影響,但最後還是不敵民意,英國確定脫歐。

這絕對不是時尚圈第一次涉及政治議題,但必須要搞清楚的是,極端的雙面性格才是服裝的本質。有時服裝被視為替人們造夢的存在,那也是為什麼Christian Dior在二次大戰結束後,一片蕭條的時代,創作出緬懷過往美好時光的New Look輪廓。另一方面時裝則反應了現實,包含1960年代迷你裙的出現,所涉及的女性性解放與性自主的議題;又或是1980年代寬肩線條的產生,所呼應的女性社會地位的提升。這也同時解釋了許多博物館將服裝收為館藏,只因為服裝乘載著歷史,它反映了特定時期的社會樣貌。

左:Christian Dior於1947年創造New Look風潮、右:1960年代迷你裙的出現,搭上女性解放運動。

左:Christian Dior於1947年創造New Look風潮、右:1960年代迷你裙的出現,搭上女性解放運動。

因此,你會發現,總有一部分設計師,熱衷於透過剪刀與一針一線,在面料上裁縫出自己的意見,或是各式各樣的形象活動,提倡個人的政治主張。最具代表性的,莫過於充滿反社會、反傳統意識的龐克女王Vivienne Westwood。從寫上如「I Am Not A Terrorist」等標語的T-shirt設計;2012年殘障奧運會上,Vivienne Westwood揮舞著「氣候改革」(Climate Revolution)旗幟,或是Vivienne Westwood Red Label 2015秋冬大秀,所強調的核心主旨「Vote Green」,皆是設計師的努力。

Vivienne Westwood在2012年殘障奧運會高舉「氣候改革」(Climate Revolution)旗幟。

Vivienne Westwood在2012年殘障奧運會高舉「氣候改革」(Climate Revolution)旗幟。

另外,1984年,Jean Paul Gaultier所推出的「And God Created Man」系列服裝,讓男模穿上裙子推上伸展台,引發時尚圈騷動,成為之後男生穿裙造型的開端。Alexander McQueen 1995秋冬女裝系列,女模時而妖嬈、時而如喝醉酒一般步伐踉蹌,搭配以男性歡呼與嘲笑聲構成的背景音樂,要討論的是這個以男性觀點為主的社會,對女性的態度。同時,服裝上刻意的抓破設計,則反應18、19世紀,英國對蘇格蘭如強暴一般的占領運動。

Alexander McQueen 1995秋冬女裝秀,討論社會對女性的態度。(轉載自Fashiongirl22) 

Hussein Chalayan以一座純白空間為場地,將陳列的椅子、圓桌,化身模特兒服裝的2000秋冬作品,影響慘烈的科索沃戰爭(Kosovo War),讓設計師思考著如何能帶著家當,及時自戰禍火中逃離,因而延伸出家具變成洋裝的巧思。加上近幾年,Karl Lagerfled讓女模在Chanel 2015春夏伸展台,高舉女權相關標語的抗爭秀;Valentino、Junya Watanabe 2016春夏則聚焦非洲元素,後者更進一步在巴黎移民歷史博物館辦秀,反應設計師對於時下難民議題的重視。

Junya Watanabe 2016春夏前進巴黎移民歷史博物館辦秀。

Junya Watanabe 2016春夏前進巴黎移民歷史博物館辦秀。

當然,不可否認,這種透過服裝來發聲的作法,確實刺激大眾對特定議題的關心與理解。但從政治與社會改變的角度來看,大部分的時尚引用還是流於膚淺,所能達成影響的最顯著之處,還是在於品牌形象。只不過,採行這種作法可得小心,引發爭議還不打緊,若是觸發了類似Lancôme事件的社會反應,那可就得不償失。 ««

Valentino 2016春夏女裝,以非洲文化為主要設計元素。

Valentino 2016春夏女裝,以非洲文化為主要設計元素。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