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有時很變態 偏好虐戀藝術當題材
BDSM Inspires Fashion from Time to Time


性虐文化正式入侵主流時尚圈,許多時尚雜誌如西班牙版〈GQ〉時尚大片便大膽啟用性虐主題。

性虐文化正式入侵主流時尚圈,許多時尚雜誌如西班牙版〈GQ〉時尚大片便大膽啟用性虐主題。

»»在時尚界,「怪異」、「不正常」等名詞幾乎沒有存在的空間,因對於多元或小眾文化無限包容的特性,使得任何題材一不小心都會被時尚收編,然後發展成另一番多采多姿的樣貌,虐戀(BDSM, bondage, discipline, sadism  and masochism)便為其中的經典一例。在過去,這種被壓抑或被世俗視為不正常的癖好,被少數名人擷取為獨特的時尚穿搭靈感,但於近年,已經接續反過來進入主流時尚圈,成為設計師不可或缺的創作元素。

Miley Cyrus(左)、Madonna(右)等女星盡情擁抱虐戀時尚之美。

Miley Cyrus(左)、Madonna(右)等女星盡情擁抱虐戀時尚之美。

綁縛、調教、施虐、受虐的主題,早在19世紀初期便有插畫家、攝影師的藝術工作者臣服於其魅力之下,將世俗眼光視為無物,盡情追求極致的性學快感,成為後繼者的靈感來源及模仿對象。如筆名John Willie的英國藝術家John Alexander Scott Coutts,在插畫、攝影、編輯等領域發光發熱,源自於個人對於虐戀的熱愛,身體力行加入虐戀性質社群團體,創刊以高跟鞋、束縛、施虐受虐、易裝癖等為主題的〈Bizarre〉雜誌,以及緊縛主題漫畫〈The Adventures of Sweet Gwendoline〉最為知名,他在刊物中具教導性的虐戀活動指南,幾近解剖學的精細風格影響了後輩藝術家如ENEG和Eric Stanton。

英國藝術家John Willie所出版的虐戀主題雜誌〈Bizarre〉(左),以及影響後世至深的以及緊縛主題漫畫〈The Adventures of Sweet Gwendoline〉。

英國藝術家John Willie所出版的虐戀主題雜誌〈Bizarre〉(左),以及影響後世至深的以及緊縛主題漫畫〈The Adventures of Sweet Gwendoline〉。

與John Willie一同合作創造出獨特藝術風格的美國攝影師Irving Klaw,亦在虐戀藝術歷史佔有一席之地。他在1940至1960年代以經營性感女郎郵購雜誌著名,隨著讀者對於綁縛女郎影像逐漸增加的需求,Irving Klaw遂自行成立工作室創造更多煽情影像,被視為第一位綑綁攝影先驅,後續延續此主題創作出的電影系列如〈Varietease 〉、〈Teaserama〉更意外獲得巨大成功,讓密切合作的模特兒Bettie Page甚至成為第一位因作為綁縛主角而出名的影星。

第一位以緊縛攝影師聞名的Irving Klaw(左圖左),名氣帶動合作女模特兒Bettie Page(右)也成為業界焦點之星。

第一位以緊縛攝影師聞名的Irving Klaw(左圖左),名氣帶動合作女模特兒Bettie Page(右)也成為業界焦點之星。

美國插畫家Eric Stanton的情色插畫,承襲了John Willie的風格和精神,以女性作為主導角色的插畫作品為其代表作。一開始身為插畫家助理的他,為情節提供想法和靈感,後自立開始專職於情色束縛漫畫中。為了提升自己的插畫技能,甚至進入漫畫家和插畫學校學習,當時的同學就是創作蜘蛛人的Steve Ditko。與作家 Turk Winter合作的〈Blunder Broad 〉,以總是無法成功完成任務的女英雄為主角,發展出一系列的具有強姦、施虐折磨、女同志等情節的漫畫,〈Princkazons〉則敘說世界各地的婦女長出超大型的女性陰莖 ,以顏面騎乘、飲尿、食糞的方式公然污辱男子。超越常理的異想漫畫,即使在現今開放世代,Eric Stanton的作品仍顯驚世駭俗,屬虐戀文化中的超現實經典之作。

Eric Stanton專精於以女性作為主導角色的插畫作品。

Eric Stanton專精於以女性作為主導角色的插畫作品。

即便時至今日仍為社會倫理所批評論斷的虐戀文化,卻早已從陰暗處走向大庭廣眾,但大眾面對虐戀的開放態度並非一朝一夕改變,早有流行時尚教主前輩們開先例展演這股次文化的時尚魅力。瑪丹娜絕對是指標人物之一,總有一股女王霸氣的她,在歷年來諸多造型中總大玩性元素的轉換,皮鞭、皮衣、項圈等絕對少不了。Jean Paul Gaultier為她設計的圓錐胸罩馬甲為經典之最,在22年之後,設計師仍舊能夠運用該元素打造MDNA巡迴演唱會鏤空圓錐馬甲衣架新服,也令人驚艷。娜姐參加2016 Met Gala紅毯上的緊縛、鏈條、馬甲裝束雖衣不對題,但也算貫徹了虐戀時尚一姐的精神。

Jean Paul Gaultier為瑪丹娜打造的虐戀裝束形象,在第一次圓錐胸罩現世之後(左),延續到22年之後的再創作(右)。

Jean Paul Gaultier為瑪丹娜打造的虐戀裝束形象,在第一次圓錐胸罩現世之後(左),延續到22年之後的再創作(右)。

儘管有眾多前輩在前頭開路,但BDSM正式見光則在千禧年之後。自從「格雷的50道陰影」(Fifty Shades of Grey)成為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榜首點燃火光,後續效應如同野火燒也燒不盡。誰都沒有想到這樣一本限制級、以虐戀性文化為主軸的情愛小說,會如此轟動。或許牽引了大眾深藏在潛意識中對於主流口味的叛逆因子,2015翻拍成電影時,更掀起廣大迴響,連帶捧紅男女主角,更不用說一系列的聯名商品登場。除了內衣到指彩,時尚大片也加入虐戀行列,西班牙版〈GQ〉、〈The Glamourai〉便在紙上重新搬演了一遍霸道總裁的劇碼。

「格雷的50道陰影」成為主流文化的靈感主題,如雜誌〈The Glamourai〉的時尚大片即為一例。

「格雷的50道陰影」成為主流文化的靈感主題,如雜誌〈The Glamourai〉的時尚大片即為一例。

時尚品味無畏挑戰極限的小天后蕾哈娜一曲「S&M」大膽高歌:「鎖鏈和皮鞭卻讓我興奮。」(chains and whips excite me)也挑戰大眾對於虐戀的接受度。歌詞中將虐戀中的痛楚刺激,回歸到現今世代「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快感取向表現。MV中出現的眾多的綁縛、奴役、鞭打、變裝隱喻畫面,以及皮鞭、乳膠衣等配件,將虐戀文化融於時尚流行中於無形。

蕾哈娜用歌曲唱出虐戀。(擷取自Robyn Rihanna)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