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時時尚大軍壓境 創意底蘊扎根教育
Belgium Fashion Roots in Avant-Garde Education


Anthony Vaccarello接手Yves Saint Laurent創意總監一位,媒體注目程度瞬間翻倍。

Anthony Vaccarello接手Yves Saint Laurent創意總監一位,媒體注目程度瞬間翻倍。

»»時尚的中心始終圍繞著巴黎打轉,若有餘光也多半分在米蘭和倫敦等一線城市。近幾年隨著高端品牌創意總監不時的異動,年輕世代的力量早已經在山頭揮旗,只是大面小面的差別而已。搶著時尚首都與趨勢發展的順風車,法國與東歐新世代的設計師,逐漸被重視並注入新鮮活力。然而多數媒體與時尚狂熱分子,卻忘記了另一派來自比利時的設計新銳,也早就積極在時尚版圖上站穩一塊疆土。隨著來自比利時的設計師紛紛佔據媒體版面,像是Tim Coppens帶著街頭潮流入主運動品牌Under Armour,Anthony Vaccarello接下Yves Saint Laurent設計總監大位等等,我們對比利時的時尚印象還是只有安特衛普六君子的話,那就稍嫌落伍了。懷抱歷史很好,但也不妨跟著我們一起認識比利時設計新世代。

1980年代末期發跡的安特衛普六君子,堪稱當代比利時時尚國際化的先驅。

1980年代末期發跡的安特衛普六君子,堪稱當代比利時時尚國際化的先驅。

目前多數人對比利時設計師的了解,仍多停留在1980年代末期被稱為「安特衛普六君子」(The Antwerp Six)的六位設計師。包含Ann Demeulemeester、Dries van Noten和Walter Van Beirendonck、Marina Yee、Dirk van Saene和Dirk Bikkembergs等六位設計師,全都畢業於安特衛普皇家藝術學院(Royal Academy of Fine Arts)且師承Linda Loppa。在義大利和日本設計師同時爭鳴的1980年代,以前衛、反奢侈與帶有強烈實驗性的服裝概念殺出一條血路。加上後來以融合街頭元素和解構剪裁成名的Martin Margiela,這七個人成為當代比利時時尚的先驅。

在六君子之後,Raf Simons、Haider Ackerman和Olivier Theyskens(由左至右)等人,更是成功延續比利時時尚的版圖。

在六君子之後,Raf Simons、Haider Ackerman和Olivier Theyskens(由左至右)等人,更是成功延續比利時時尚的版圖。

在這之後,也不乏Raf Simons、Olivier Theyskens和Haider Ackerman等被視為中間世代的設計師。事實上倘若要將比利時化成時尚的一門派系,廣義來說多指涉畢業於比利時時尚學院的設計師們。像是來自哥倫比亞的Haider Ackerman,或是英國品牌Peter Pilotto的設計師雙人組Peter Pilotto和Christopher De Vos等,也都是在皇家藝術學院開始自己的時尚生涯。前者柔美而立體的剪裁,以及消瘦凌厲的線條成為品牌特色;後者則擅長結合印花、垂墜感與立體廓型,被視為英國深具發展潛力的年輕品牌之一,然而那都是品牌建立起明確形象的後話了。當人們談到比利時時尚的發展脈絡,管他是不是比利時人,都不免要提到這幾位「優良校友」。 

Anthony Vaccarello個人首交出Yves Saint Laurent成績單,2017春夏系列,因個人風格太過鮮明而褒貶摻半。

Anthony Vaccarello個人首交出Yves Saint Laurent成績單,2017春夏系列,因個人風格太過鮮明而褒貶摻半。

比利時體系出身的設計師,一直在時尚產業中有著好表現。近年來最受關注的無非就是以「女殺手」風格闖出名號的Anthony Vaccarello,歷經同名品牌還有Donatella Versace欽點擔任Versus創意總監。如今在Yves Saint Laurent設計大位缺口的迷霧中脫穎而出,踏進一線品牌的廝殺戰場。Vaccarello在本季2017春夏系列,交出他的首季成績單,外界評價無非也是在那太過明顯的「女殺手」風格上打轉。過於自我的服裝風格為人詬病,然而那一雙踩著品牌經典Logo鞋跟的高跟鞋,卻意外大受好評。半褒半貶之中,Anthony Vaccarello儘管未獲全面掌聲,但換個角度想,這樣的曝光對於讓更多人看見他獨有的設計風格,也是一大助益。

Anthony Vaccarello雖替YSL打造新裝,風評好壞摻半,但推出的Logo高跟鞋,卻獲得不少買家與編輯的詢問。

Anthony Vaccarello雖替YSL打造新裝,風評好壞摻半,但推出的Logo高跟鞋,卻獲得不少買家與編輯的詢問。

另一方面,稍微落後Vaccarello幾個輩分的Tim Coppens,則是年輕世代中少數頗得媒體關愛的比利時設計師。今年更是獲佛羅倫斯男裝周邀請,擔任明年2017秋冬男裝的客座發表。2011年以紐約為基地自創同名品牌開始,Tim Coppens就獲得不少買手支持,當然一路至今他也收穫或入圍像CFDA與ANDAM等創意獎項。細觀Tim Coppens的作品,不管是他個人品牌,或是他跨刀運動品牌Under Armour推出的Sportswear系列(簡稱UAS系列),都不難看出Tim Coppens血液裡對街頭文化的熱衷。飛行夾克和標榜機能性的防風外套,幾乎成了Tim Coppens每一季的固定演出。有賴過去在Ralph Lauren和Adidas底下的設計經驗,設計師在每一季則分別以拼接、色塊組合等方式,除了改變這些單品的古板形象。另一方面,在輪廓上則重新調整比例,越發合身的線條,讓以往應用於特殊場合的機能外套,更適合日常穿搭。

Tim Coppens擅長以高端剪裁,改良機能單品的輪廓,進而被運動品牌Under Armour延攬成為創意總監。

Tim Coppens擅長以高端剪裁,改良機能單品的輪廓,進而被運動品牌Under Armour延攬成為創意總監。

在今日的時尚產業裡,比利時儼然成為一個品牌般的存在,意味著時尚設計師的輸出大國,其聲勢並不張揚,卻默默型塑一派令人著迷的錦繡風景。六君子之一的Ann Demeulemeester對於比利時時尚的發展曾說:「在比利時並沒有如巴黎和米蘭那樣的龐大的時尚資源,我們總認為必須從零開始,創作一些屬於自己的東西。這或許就是比利時人的野心。」在比利時恐攻之後,時尚媒體Business of Fashion也邀請目前比利時時尚教育的兩大巨頭Walter Van Beirendonck和Tony Delcampe談談比利時至今的時尚發展。兩人分別擔任皇家藝術學院和La Cambre設計學院的時尚科系主任,兩間學校也分別象徵著比利時時尚因南北地緣而形成的各種差距。

Tony Delcampe(左)和Walter Van Beirendonck(右)因比利時恐攻,而受媒體邀請對談比利時時尚。

Tony Delcampe(左)和Walter Van Beirendonck(右)因比利時恐攻,而受媒體邀請對談比利時時尚。

位於北方法蘭德斯(Flanders)的皇家藝術學院代表著前衛與摩登化;然而位於南邊布魯塞爾的La Cambre則偏向極簡主義。同樣是六君子代表之一的Walter van Beirendonck認為「教育」是整個比利時時尚的底蘊,也是養成時尚設計師最重要的因素。儘管南北風格各異,但他與Delcamp都認為比利時的時尚教育在於支持每個學生的個體性,並依此給予不同的教育方式。他們不要千篇一律的學生設計,不要現在流行什麼就鼓勵學生做什麼。Van Beirendonck如是說「我們是以創意來對彼此的身分做認同」,就像Anthony Vaccarello永遠不會是Raf Simons,也不應該是。

設計師Devon Halfnight LeFlufy(左)在剪裁和織品上,尋求創新實驗性質高。

設計師Devon Halfnight LeFlufy(左)在剪裁和織品上,尋求創新實驗性質高。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