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物語博物館 走進平安時代的榮華夢


吸引我到訪,起因看到博物館的楓紅照。

吸引我到訪,起因看到博物館的楓紅照。

»»一般人來到京都,不會先選擇宇治;一般人來到宇治,會想到抹茶,不會先選擇「源氏物語博物館」。然而對我來說,來到宇治,最想前往的地方便是「源氏物語博物館」。認識《源氏物語》,是先從大和和紀的漫畫開始的,大和和紀用唯美畫風,畫出貴族生活繁華風流韻事,畫出平安時代婦女衣香鬢影的浪漫姿態,讓人對光源氏、對平安時代充滿幻想,也想一探當時貴族生活的京都風貌。

「源氏物語博物館」所在的宇治,是知名的茶鄉,出了車站,第一眼見到的大茶筒形狀郵筒,成了引導旅人通往茶香撩人老街的標示。一路上茶店眾多,中村藤吉等茶店,各家皆以不同口味吸引觀光客,街道上也是茶香四溢。然而,沿著宇治川彎進巷弄後,氣氛轉成幽靜,隱身在小片林蔭中的源氏物語博物館,以寢殿造(平安時代上級貴族的宅邸樣式)建築展現高貴氣息,屋簷很寬很大,大廳牆面則是大片玻璃、下方人工水池與小石子,草木扶疏、流光溢彩,讓人彷彿走入光源氏所處的貴族別莊。我當初也是被一張從博物館內部往外拍的照片給吸引,透過玻璃外頭的楓紅成了美麗窗景,讓我想前來一探究竟。雖然造訪時節並非秋季,但樹木蔥鬱景象仍然令人心動。

源氏物語博物館建築樣式,仿平安時代貴族宅院結構打造。

源氏物語博物館建築樣式,仿平安時代貴族宅院結構打造。

博物館選在宇治落腳,主要因為《源氏物語》的第三部《宇治十帖》,正是以宇治為舞台展開的。由平安時代才女紫式部所著的《源氏物語》,主要描述平安時代天皇桐壺帝之子光源氏為主角的故事,也對當時貴族生活的男女情事、日常生活等有深刻探討。第三部則是以光源氏死後,其子薰為主角展開,從《橋姬》到《夢浮橋》共10卷稱之為「宇治十帖」的故事。

館內以源氏物語卷書內容,打造當時場景供粉絲回味。

館內以源氏物語卷書內容,打造當時場景供粉絲回味。

展覽館分成平安廳、棧橋、宇治聽、影像展示廳,用場景布置、文史資料、電影、模型等來介紹故事背景。現場也準備中文語音導覽,就算不會日文、或不熟悉作品的人前來,也能輕易了解其內容。其中最讓我感興趣的,要算是對「香道」的介紹了。平安時代貴族生活富裕悠雅,不僅賞玩四季風情,閒來之時還會聞香論文品茶,故事中的主角薰、匂宮等人也人如其名,一出場都有自己的香氣環繞,好不風雅。展覽館中除了介紹當時使用的香品、供香道具、原料等之外,還展出了所謂的「源氏香」的聞香遊戲。

館內展廳透過投射影像和早期文物,讓人感受當時平安時代的繁景容貌。

館內展廳透過投射影像和早期文物,讓人感受當時平安時代的繁景容貌。

原來,日本早期薰香是來自於中國和印度,隨著佛教一起傳入的,主要用在宗教儀式或重要祭典,平安時代才漸漸出現於生活中,甚至發展出聞香遊戲。玩法是以5種香為底做變化,考驗玩者對香味敏銳度,共有52種不同變化,因此衍生出52組「源氏香」圖案。如此風雅的遊戲,也只有當時生活無虞的貴族能玩得起了。從這就可發現日本傳統美學文化的奠基有如何深厚了。目前京都有些販賣薰香的店家,也每每愛用文學作品為底包裝特殊香氣,其中的「源氏香」更是相當受歡的一種,讓點香的人彷彿也附庸這番閒人雅趣了。

延伸自當時聞香品茶習慣,慢慢開發出聞香遊戲,源氏香更格外有名氣。

延伸自當時聞香品茶習慣,慢慢開發出聞香遊戲,源氏香更格外有名氣。

棧橋區的設計也十分別致,《源氏物語》故事中前兩部分以平安京城為舞台,第三部則以宇治為舞台,棧橋成了平安聽到宇治聽間的銜接。也象徵從平安京城度過鴨川,跨越山道,再渡過宇治川來到宇治的途中,白色的空間,空靈感十足,也讓人充滿想像。

玻璃帷幕結合平安時代的貴族宅院結構,是博物館一大特色。

玻璃帷幕結合平安時代的貴族宅院結構,是博物館一大特色。

影像展示廳所放映的「橋姬-女人們的心理尺度」影片,則是以《宇治十帖》為主軸,從《橋姬》到《夢浮橋》,可以看成是連接平安京城和宇治的橋樑,也是連接彼岸與此岸、男女情愛的橋樑。橋姬還是宇治橋的守護神,紫式部透過描寫《橋姬》,反映了兩個世界,以及男女愛恨交織與情感糾結的一面。因此,看完博物館的展覽,再走回宇治川河畔散策,更能有所感覺。

博物館重現源氏物語內的場景橋段。

博物館重現源氏物語內的場景橋段。

至於博物館的喫茶亭「花散里」,這回較無時間好好坐下品味一番,不過光看窗外綠蔭蔥蔥、斜陽影疏,以及尚可看到一點點櫻花的情境,又忍不住讓人想起故事中「山櫻若是多情種,今歲應開墨色花」,光源氏多情又多感的思緒。下回若能坐下喝杯茶、來份茶點、再把小說回味一遍,想必更能找回當時看書的感動。«« 


源氏物語博物館
地址:京都府宇治市宇治東内45-26
營業時間:9:00~17:00
休息日:週一
網站:http://www.uji-genji.jp/ 


Kula(羅沁穎)最近在做什麼
去年2016可說是80、90年代西洋音樂華麗又燦爛年代終極殺手,讓人格外感傷,1月有大衛鮑伊、4月王子過世,年底的聖誕夜,又有一位載滿我年輕回憶的喬治麥可步入人生終點。一邊寫稿一邊聽著這幾位巨星的歌曲,感嘆中也默默祈求新的一年會是個好年。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