狹縫中尋生路 獨立雜誌自有點金術
Indie Mags Make a Goldmine Strike


獨立雜誌百百本,看似每個人都能辦雜誌,背後也有不少雜誌人的大費苦心。

獨立雜誌百百本,看似每個人都能辦雜誌,背後也有不少雜誌人的大費苦心。

»»舉凡雜誌、報紙和書籍等等出版,面臨數位時代消費者閱讀型態轉變,逐漸縮減印刷品的發行量,轉而擴展網路領域。像是香港〈忽然一周〉日前便宣布停刊,全面轉型成網路媒體。看似大勢所趨,讓出版業者捏把冷汗之餘,卻有一群被稱作「獨立雜誌」(Indie Magazine)的風格刊物在這波頹勢中異軍突起。面對沒有強大財團的背後金援,他們卻仍在景氣低迷中維持一定的紙本銷售量。相對目前的出版市場,反而帶有鼓舞力量,更是其他刊物可以改革思考的借鏡。

〈Little White Lies〉以電影為主題,標榜全手繪雜誌,累積設計名氣。

〈Little White Lies〉以電影為主題,標榜全手繪雜誌,累積設計名氣。

事實上獨立雜誌的活躍並不是這一兩年的事,只是面對出版景氣越發低迷的當下,它們旺盛且強韌的生命力,更值得讓主流媒體或出版品思考改變方向。畢竟掛上「獨立」兩個字,就已經宣告它們的與眾不同。在大眾娛樂中,常會聽到獨立音樂和獨立電影,這些耳熟能詳的詞彙,除了傳統定義上的資金獨立外,同時也讓人聯想代表特定族群的印象。就像Cult Movie或是Heavy Metal Music等等,受到某一眾愛好者追捧,不甩大眾市場,反而殺出血路。也因為這樣的特性,讓獨立雜誌有著更鮮明的定義,以愛好者雜誌(Fanzine)自居。

Little White Lies特地以縮時攝影,帶讀者一窺雜誌從無到有的過程。(轉載自Little White Lies) 

位於倫敦的艾迪遜飯店(The London Edition Hotel),為獨立雜誌設立了一個專屬圖書館;〈衛報〉記者Ruth Jamieson以自己身處新聞與廣告領域多年的經驗,撰寫專書談論獨立雜誌對於老媒體的衝擊,甚至以此為專題組織研討會。可見獨立雜誌在商業面以及風格面上,已逐漸形成一個成熟體系。

沒有廣告做經濟基礎,〈Tank〉或是〈Double〉雜誌都另外成立創意諮詢公司,開創另一條生財之路。

沒有廣告做經濟基礎,〈Tank〉或是〈Double〉雜誌都另外成立創意諮詢公司,開創另一條生財之路。

Ruth Jamieson首先提到,獨立雜誌的崛起正好呼應「自媒體」(Self-Media)時代的到來。光憑一台電腦,只要有網路,一個人就可以做一本雜誌。加上個人主義作祟,獨立雜誌的風格也取決於個人喜好,鮮少顧及大眾市場的口味。相較之下,獨立雜誌反倒為大眾市場帶來新鮮感,且讓當代社會中自許特立獨行的小眾閱讀者找到共鳴。然而面對電子媒體的衝擊,Jamieson反而提出不同論點:「就像發明了電話,但人們還是喜歡面對面的感覺;就算有了電視,人們不也會追求現場表演。這是一種情感上的依附感,也是人們始終不可能放棄紙本雜誌的理由。」

相對其他獨立雜誌,〈The Gentlewoman〉和〈Inventory〉因為時尚主題定向,得到許多精品業者投注廣告預算。

相對其他獨立雜誌,〈The Gentlewoman〉和〈Inventory〉因為時尚主題定向,得到許多精品業者投注廣告預算。

在Jamieson從情感面上出發的考量,確實也呼應了〈The Gentlewoman〉主編Penny Martin所提出的體驗論。Martin認為紙張越來越昂貴,而紙本閱讀型態必須重新定位為一種奢華的體驗。雖然對於〈The Gentlewoman〉這種仍然以廣告為主要收入來源的獨立時尚雜誌來說,有點理所當然;但對於大部分不依賴廣告的雜誌而言,Penny也確實點出,目前獨立雜誌在製作面上的調整:有別於傳統雜誌為了降低出版品體積使用滑面亮薄紙張,獨立雜誌因為缺乏廣告,轉而使用磅數較厚實,且手感上較為溫和的紙張。

〈The Ride Journal〉以單車為主題,採用藝術繪畫風格設計版面,發行數也只達基本起印量,獨立雜誌的特色鮮明。

〈The Ride Journal〉以單車為主題,採用藝術繪畫風格設計版面,發行數也只達基本起印量,獨立雜誌的特色鮮明。

同時由於紙張變厚而成本加重,為了降低成本,獨立雜誌的發行量往往都壓在基本量。像是英國知名單車雜誌〈The Ride Journal〉創刊號,僅印刷1000本,這幾乎是印刷機器的起印量。兩人也堅守不再版原則,讓買到的讀者有種搶到限量品的驚喜感。其他如英國電影雜誌〈Little White Lies〉、設計雜誌〈It’s Nice That〉等,創刊號雜誌的印量也都不超過3000本,隨著讀者社群穩固地建立,雜誌印刷量也才逐年增加至破萬。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