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革界的血鑽石 動保聯盟最痛恨
Animals Protect Organizations to Against Blood Diamonds


消費者多半不知道自己購買的鱷魚皮製品,原料取得是否合法。

消費者多半不知道自己購買的鱷魚皮製品,原料取得是否合法。

»»珠寶界有個血鑽石稱號,用來代表那些經由不法途徑盜取的鑽石礦寶,在皮革界,也有個血鑽石,但它沾的不是人類的血,而是動物平白被剝奪生命的象徵。這些動物皮革往往意喻高級、又稀少珍貴的皮革舶來品,可往往一般消費大眾怎會知道自己購買的皮製品,源頭物料來歷有無不明,誰會知道手上拿的鱷魚包,皮會是從哪兒來。

提到鱷魚皮,奢華、頂級,諸多上流形容詞,可以用來拉抬鱷魚皮價值,尤其貴婦最愛愛馬仕柏金包,要價上百萬也無所謂,畢竟物以稀為貴。就因為如此,動保團體很痛惡奢侈品,沒善待動物生存權,甚至可以用暴力汲取牠們身上皮囊,鱷魚也好,蛇皮、貂毛也罷,只要能做成皮草,打進時尚圈內謀取暴利,什麼皮毛都想用。儘管部分品牌宣稱,他們有專門的養殖場,如PETA動保團體積極揭露這些被人工眷養、撲殺取皮的不人道過程,就是要看購買者能否因為心不安,拒絕買皮貨,好打破供需鏈,讓製造者減少造業可能。

圖中的女人Christy Redd號稱是美養殖鱷魚天后。她曾想反駁動保團體觀點,但剝取動物皮囊這行徑,非人人贊同,除非時尚全面杜絕使用鱷魚皮。

圖中的女人Christy Redd號稱是美養殖鱷魚天后。她曾想反駁動保團體觀點,但剝取動物皮囊這行徑,非人人贊同,除非時尚全面杜絕使用鱷魚皮。

如果取用皮囊是殘忍行徑,甚至有違道德,那麼何以時尚品牌還是傾力賣「皮」,縱使有像Stella McCartny的設計師,堅持有機時尚,不用動物皮毛。對動保團體來說,只要是賣皮,就是不好,但最惡劣的是販售稀有動物皮革。以鱷魚皮為例,並非所有鱷魚種類都能用來當皮革製品,我們常在標籤見到的標註是crocodile鱷魚,可如果出現短吻鱷字眼alligator,那麼極有可能是稀有品,如果是野生捕獲的話,嚴重者可能觸法。

鱷魚皮革非每種鱷魚種類都能取材。

鱷魚皮革非每種鱷魚種類都能取材。

美洲短吻鱷,讓奢侈品牌著迷原因,在於牠經過歲月洗滌的紋路細緻自然,和一般鱷魚大相逕庭,但也因野生產量稀少,自1960年代大舉撲殺以來,而被貼上皮革界的黑金標籤,牠的價值性不輸黃金鑽石。與其非法濫捕,現在有專門的養殖場飼養,讓產量大增,可惜這類養殖場最容易被PETA挑毛病,認定飼養環境惡劣。不過人類那麼對鱷魚皮愛得無法自拔,又要顧及動保團體眼光,於是有皮革生產商找尋較能友善對待動物的新生存之道。

珍稀鱷魚皮,造價昂貴,為避免落人口舌,早有時尚品牌選擇自己養殖或向合法登記的供應商取得原料。

珍稀鱷魚皮,造價昂貴,為避免落人口舌,早有時尚品牌選擇自己養殖或向合法登記的供應商取得原料。

於去年成立的Black Diamond短吻鱷製革工坊,即標榜他們家出產的短吻鱷魚皮,所有製造過程絕對環保,且不向養殖場購買人工飼養品,反而追求自然野生品種,但強調不濫捕,短吻鱷來源全符合CITES瀕危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Convent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in Endangered Species of Wild Fauna and Flora)規範。可惜的是,我們的精品品牌會坦白告訴你所有遊戲規則嗎?該皮革工坊真以環保、親善動物出發,未嘗不是另一種珍稀皮件,哄抬了市場價格。

Black Diamond短吻鱷製革工坊,雖然標榜環保製程,且不違反動保規定,但從動物身上剝皮,看在奉行素食主義者眼裡,就是造惡業。

Black Diamond短吻鱷製革工坊,雖然標榜環保製程,且不違反動保規定,但從動物身上剝皮,看在奉行素食主義者眼裡,就是造惡業。

除了短吻鱷,最讓人詬病的還有蟒蛇皮。Alexander McQueen、Jimmy Choo、Gucci、Roberto Cavalli等這些你喊得出名字的時尚品牌,十之八九都用過蟒蛇皮製作包件、服裝和鞋履。蟒蛇皮和鱷魚皮一樣,被緊黏奢華符號,縱使沒真正背戴蟒蛇皮元素,好歹也得用皮革壓紋處理,製造媲美真蛇皮花色紋路,若真用蛇皮,那售價肯定飆天高。而牠因為有大量需求,所以對外宣稱在東南亞一帶,包含越南、中國、泰國和柬埔寨一帶,皆有專門養殖場,不過這些官方聲明有部分虛張聲勢了。

蟒蛇皮製作的皮革單品,市價昂貴,但取得途徑往往野生捕獵居多,成了時尚界不能說的秘密。

蟒蛇皮製作的皮革單品,市價昂貴,但取得途徑往往野生捕獵居多,成了時尚界不能說的秘密。

精品選用的蟒蛇皮,以合法掩蓋非法,蛇皮供應商有農場,可蛇都是從野生自然環境捕獵來,農場工人每天工作不是餵蛇,而是到處獵蛇。原因起於蟒蛇照料難,不符成本效益。更何況是那些犀牛、大象或將瀕臨絕種的動物皮囊。擔心使用保育動物皮革同時,那些非保育類的呢,以及那些我們稱呼可愛萌萌噠小動物們呢。在英國<Guardian>閱讀到一篇文章,指出我們習以為常的包袋、皮革配件,所使用的皮毛原料,可能是由貓狗身上取得,特別是從中國生產製造的皮料,最有嫌疑。

貓與狗,牠們習以為常的寵物,在部分地區卻淪為食材和皮革原料。

貓與狗,牠們習以為常的寵物,在部分地區卻淪為食材和皮革原料。

哇,聽來可怕了。對西方人來說,小貓小狗等同於寵物,看待成家族成員一員,誰忍心將這些可愛動物皮毛給剝下來。可對東方文化來說,貓與狗不全等同寵物,因應地方風俗民情,牠們的肉可食用,且具有食補功能,在中國部分地區,吃貓吃狗,在韓國,老一輩長者奉信吃狗肉對身體好。對現代人而言,或許有些荒謬,但這傳統仍未被抵制消失。除了飲食,這一兩年來PETA爆料中國生產製造的廉價皮革,泰半剝皮貓狗,那些街上浪貓浪狗最後下場,極有可能變成皮料,輸往西方城市,或者成為中國網路商城平台內超低價皮鞋手套。消費者購買時,能問銷售人員多一點,但賣家能百分百誠實告知的,沒人敢保證。««

PETA在中國找到一家皮工廠,專門取狗皮製作廉價皮革。

PETA在中國找到一家皮工廠,專門取狗皮製作廉價皮革。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