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聖十字架 主宰時尚信仰
The Development of Crucifix As Fashion Symbols


Riccardo Tisci為2013年<Visionaire>雜誌拍攝的60周年慶照片,引用多項宗教主題當靈感。

Riccardo Tisci為2013年<Visionaire>雜誌拍攝的60周年慶照片,引用多項宗教主題當靈感。

»»大眾對於十字架的聯想是什麼?是獲得<GQ>雜誌票選為2013最佳穿著男士,還會跟信徒玩自拍的方濟教宗、防止吸血鬼的護身符、3K黨的燃燒十字架,還是時尚打扮的配件之一?對於大眾而言,或許十字架就是飾品及服裝上的一個裝飾,呈現個人的審美品味,時尚界中也有諸多設計師化用十字架到設計中,成為伸展台亮點。然而英國Canterbury主教在去年底公開抨擊時尚界濫用十字架,抹煞耶穌受難的神聖性,變成毫無內容的大眾符碼,這才讓人驚覺十字架早已偏離最初的宗教意涵,到底這個簡單卻又神秘的符號,是如何進駐到時尚、文化之中的呢?

十字架(Cross)此字源於拉丁文的「crux」,是為兩條直線互相垂直的符號,因為其形狀像中文的「十」,故稱為十字架。大眾常有錯誤印象,誤認十字架為專屬基督教的宗教符號,其實十字架的來源可往前追回到世界各地的遠古文明,且形狀不只一種,常見的有拉丁十字架、正十字架、T型十字架等,分別在不同的歷史時期與地區出現。埃及出土的陶器上即刻有十字架符號,被認為與太陽崇拜有一定關聯;青銅時代的高廬人也用十字架裝飾陶器、硬幣;十字架在中國,則衍生成大地之意,代表東南西北四方位,武則天時代則出現曲臂型十字架「卍」,是為大乘佛教符碼;中美洲地區的印地安人則認為十字架代表四季不同的風和象徵生殖崇拜。

古埃及的十字架信仰含有太陽崇拜的意味(左)、中國馬家窯出土陶器上面的卍字符號也是十字架的一種(右)。

古埃及的十字架信仰含有太陽崇拜的意味(左)、中國馬家窯出土陶器上面的卍字符號也是十字架的一種(右)。

波斯人則將十字架轉化成殘酷的重刑,受刑者被鞭笞後,揹著十字架走到刑場,接著雙手與腳骨被釘在十字架上,任犯人自行失血過多而死亡,此刑罰於後被猶太人、羅馬帝國沿用,曾受此刑罰中,最有名的人就是耶穌。根據聖經記載,耶穌被猶大出賣後,在吃完最後的晚餐時被拘捕,並且被判受十字架之刑,先是被羅馬士兵羞辱為「猶太人的王」,繼而戴上荊棘做的冠冕,最後被釘上十字架後死去,死後三天奇蹟似的復活,並且在復活第40天升天,此宗教故事清楚呈現上帝降子為世人受罪的大愛,也成為聖經內最廣為人知的故事之一。

杜奇歐(Duccio di Buoninsegna)的「卸下十字架」(Deposition)完成於1308年到1311年間。

杜奇歐(Duccio di Buoninsegna)的「卸下十字架」(Deposition)完成於1308年到1311年間。

F.赫斯特於1897年所撰的<基督教教會史>內指出,西元一世紀的基督徒並不使用十字架,或是耶穌受難像當作宗教符碼,認為十字架是耶穌受難的恥辱象徵,被引為宗教符號是從君士坦丁大帝開始,其宣布基督教成為羅馬國教;帝國的戰旗、士兵的兵器上都以十字架為飾,作為勝利的象徵。隨著基督教在歐洲的全面普及,十字架的意義也逐漸拓展,上升成為耶穌成就無私大愛,與結合人民苦難生活的媒介,帶著宗教精神與現實苦難的雙重意義,進而為基督文化的具象表徵,並由藝術家不斷以聖經故事為題,將宗教意象融合個人藝術手法,發揮到繪畫、雕塑、建築之中。

君士坦丁(左)與母親海倫的畫像(右),而中間就是其所信仰的十字架。

君士坦丁(左)與母親海倫的畫像(右),而中間就是其所信仰的十字架。

早期藝術與宗教密不可分,藝術家以宗教為題材作為創作,藝術家以宗教為題材作為創作,使得基督教藝術因此產生,強調天國神聖的精神世界、宣揚聖經,瀰漫濃厚的宗教色彩。基督教在西元5世紀前後傳入愛爾蘭,由於遠離歐洲主戰場的紛爭,使其迅速發展為西歐精神與文化的重鎮,更在西元600至800年間達到高峰。愛爾蘭人將本身的蓋爾文化(Gael)與羅馬基督教文化融合,講求精神層次的出世修行。為了傳播福音和彰顯神的榮耀,手抄的聖經與福音書,成為表現愛爾蘭當地的希伯諾‧薩克森藝術(Hiberno-Saxon)工具之一。例如林迪斯芳福音書(Lindisfarne Gospels)利用十字架作為平衡視覺的主軸,輔以盤根錯節的線條,加上富有動感的顏色,創造出反轉、對稱的花飾效果。另外,流傳於法蘭克王國的卡洛林藝術(Carolingian)也同樣表現在福音書製作上,於金屬封面的十字架上刻製耶穌、天使、人民,加上日耳曼的寶石鑲嵌技術,暗示天堂世界的無限美好。

愛爾蘭的林迪斯芳福音書(左)與法蘭克王國內的林道福音書(右)上,皆由十字架作為宗教符號,加以不同花飾,刻印在福音書上。

愛爾蘭的林迪斯芳福音書(左)與法蘭克王國內的林道福音書(右)上,皆由十字架作為宗教符號,加以不同花飾,刻印在福音書上。

文藝復興開始,提倡人性的展現、注重俗世生活,連帶宗教繪畫也開始參雜情感,喬托突破拜占庭以金銀珠寶堆砌的十字架藝術品,為耶穌加上人性自然的表情,加乘十字架的人性化。1515年,畫家格呂內瓦爾德(Matthias Grunewald)把中古世紀黑死病題材放入耶穌受難故事裡,逼真描繪出人體掙扎的扭曲,十字架在此代表的不僅是耶穌苦難,更被挪用為黑死病的毀滅,以及人民渴望得到天堂救贖的希望。

喬托(左)、格呂內瓦爾德(右)分別描繪耶穌受刑。

喬托(左)、格呂內瓦爾德(右)分別描繪耶穌受刑。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