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聖十字架 主宰時尚信仰
The Development of Crucifix As Fashion Symbols


十字架符號的挪用到了現代更為廣泛而且深層,高更1889年的「黃色的基督」(Le Christ jaune)中,耶穌與十字架被高更轉化為每個人內心沉重的包袱,與一旁婦女祥和表情的對照,啟發藝術家內心由低潮至重生的輪迴,以及希望得到內心平靜的渴望;達利在50年代時創作一系列的宗教題材,其實與廣島核彈事件有關,1954年的「核子十字架」(crucifixion hypercube)將古典宗教投射到現代政治戰亂動盪不已的時代,添加超現實主義的氛圍。

高更的「黃色的基督」(左)、達利的「核子十字架」(右)再度將十字架的意象拓展至個人思想對現實社會的反射。

高更的「黃色的基督」(左)、達利的「核子十字架」(右)再度將十字架的意象拓展至個人思想對現實社會的反射。

十字架除了在宗教、藝術領域佔有極大份量外,對於當代文化也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普魯士國王腓特烈·威廉三世(Friedrich Wilhelm III)所建立的鐵十字軍事勳章,就將十字架借代為勇氣之意,此勳章也被納粹德國用以作為榮譽戰功表徵,使得大眾對於鐵十字因而有誤解,以為其有好戰、殘暴的象徵,在龐克文化內即被挪用為反叛顛覆的符號。接續到70至80年代,由龐克衍生的哥德次文化承接浪漫主義、維多利亞風格等中古文化,結合宗教傳說,形成恐怖陰森的病態美,十字架便大量被哥德擁護者拿來做為裝飾,至此至今十字架已在社會文化的不斷演變下,建構出層層疊疊的意象,並且深層的以各種不同的形態進入大眾的意識內。

二戰時德國使用的鐵十字勳章(左)、哥德風十字架(右)。

二戰時德國使用的鐵十字勳章(左)、哥德風十字架(右)。

流行樂壇對十字符碼諸多想像,更是令人瞠目結舌,遊走社會道德與噴張視覺曖昧地帶,最經典例子非瑪丹娜莫屬,她在80年代以極具爭議性的姿態出道,穿著裸露的服裝、高唱淫穢歌詞,表達性感狂放的女性意識,尤其愛以十字架作為自身造型裝飾。2006年的「Confessions Tour」巡迴演唱會,瑪丹娜將自己綁在十字架上高唱「Like A Prayer」,種種「悖德」舉動引來宗教保守團體大肆抨擊。Lady Gaga更是教會眼中的異端,不論是歌曲、MV、服裝造型處處惹議,十字架被她拿來當作胸貼、放在私處,小怪獸們崇拜的要命,讓Gaga式流行文化只有傳播的越來越快,不因爭議而稍有止息;Katty Perry出席2013 Met Gala慈善晚宴,穿整套Dolce & Gabbana 2013秋冬華麗拜占庭裝束,光配戴金光閃閃十字耳環,宗教意味濃;貝克漢、安潔莉娜裘莉多位名人將十字架作為刺青,也引領青少年一窩蜂的跟進。

瑪丹娜(左)、Lady Gaga(右)將十字架納入表演,激發勁爆話題。

瑪丹娜(左)、Lady Gaga(右)將十字架納入表演,激發勁爆話題。

在時尚界設計師根據不同原因,將十字架融入服裝、配飾設計更是不計其數。Jean Paul Gaultier 2007春夏高訂以宗教題材為靈感,模特頭飾象徵聖人光環外,其中一套黑色短洋胸前的十字架即為吸睛;Givenchy設計師Riccardo Tisci以宗教題材作為靈感創作,為數亦不少,其摩登哥德風結合品牌用料細緻、剪裁華美的經典,延伸至時裝與配飾。2005秋冬女裝以哥德浪漫主義設計黑寡婦風格的抓皺oversize大衣,伸展台上豎立巨大木質十字架更加強怨婦的死寂氣息;2008年為瑪丹娜「Sticky and Sweet」世界巡迴演唱會所設計的3套開場服裝,其中便有一神秘黑寬大絲質罩袍,在胸口大大繡上寶石十字架;2008秋冬女裝,以大量金屬十字架項鍊層層疊繞,搭配俐落剪裁皮褲及西裝外套,成為搶眼目標。在Riccardo Tisci巧手下,Givenchy更推出一款以十字架結合金屬圓環的「Obsedia」包,成為該品牌高度辨識的標記。

Givenchy 2008秋冬女裝。

Givenchy 2008秋冬女裝。

十字在鬼才John Galliano手底下發揮驚悚的最極致,Dior 2000春夏高訂John Galliano就把所有驚悚題材搬上台,被砍頭的瑪麗安東尼皇后、巫毒詛咒,還有鬼魅護士以紅色十字SM口套包覆頭部,陰森呈現醫院怪談; 2006春夏高訂以法國大革命為題,模特分別穿上血紅禮服呈現戰亂中的悲戚瑰麗,十字珠鍊成為血腥屠殺的見證,加成主題完整性。Comme des Garcons 2014春夏的蘿莉塔風格外框骨架讓人看得目不轉睛,卻也別忘模特頭頂上高聳的十字髮髻,不知是取材中國古代編髮風格,抑或是企圖增添怪其成分。

左起Dior 2000春夏高訂、2006春夏高訂、Comme des Garcons 2014春夏女裝,都使用十字架做為不同意義的配飾。

左起Dior 2000春夏高訂、2006春夏高訂、Comme des Garcons 2014春夏女裝,都使用十字架做為不同意義的配飾。

別於詭譎,Gianni Versace為十字架再創一瑰麗可能,1991秋冬女裝主打華麗繁複花紋胸衣,設計師在皮夾克背後、馬甲領口、鞋履上鑲嵌十字圖騰;1997秋冬的迷你短洋裝除了以硬挺剪裁強調肩線輪廓外,也以十字架作為服飾上的唯一妝飾;直至2012秋冬Donatella Versace的華麗巴洛克十字以金屬鉚釘、亮片、寶石打造,仍可看到當年哥哥遺作的影子。另外,Aquilano Rimondi 2012秋冬女裝以金銀繡線縫製出低調奢華的十字緞質花苞裙,若不細看還真不知設計師的潛藏用心;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