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冬四大時裝周 我在倫敦過農曆年
Jill’s Fashion Diary:Walking for London Fashion Week


詹朴秋冬女裝秀髮型最特別的是配戴以3D列印而成的鹿角髮飾,這場秀共有33套衣服,由11位模特詮釋,圖右牆上貼的各模特負責的時裝。

詹朴秋冬女裝秀髮型最特別的是配戴以3D列印而成的鹿角髮飾,這場秀共有33套衣服,由11位模特詮釋,圖右牆上貼的各模特負責的時裝。

記得第一次2009跨2010年寒冬的紐約,端著電腦縮在麥當勞使用WiFi 跟遠在地球另一端的家人聯絡,那是第一次出國踏上紐約時裝週,第一次過年離開家非常不習慣。頂著風雪路上奔走試鏡,非常辛苦,但澆不熄模特想走在runway上的熱情。直到現在,與家人團聚的傳統重要節日,因喜歡伸展台,勢必得有所取捨,誰叫每年秋冬時裝發表都在2月這時間,久了,也慢慢習慣。

 秋冬時裝周常與新年碰上,有意挑戰國際伸展台的新人,特別是東方人,得要有心理準備。已經成老馬的我,早在年前已提前飛到巴黎,為春夏高級訂製做準備。從試鏡來說說高級訂製和時裝的不同,高訂通常需要身高較高的模特,擁有180公分高的較有優勢,台步要多點姿態和氣勢,或許不用這麼瘦,因為很多禮服要一些身材曲線撐起來才好看。我身高177公分算是游走在門檻邊緣,有些危險,但一切沒有絕對論,因為春夏高訂做了兩場,算完成第一項任務,接踵而來的是所有模特都戰戰兢兢的時裝周,首站倫敦,迎接我模特生涯重要的一刻。

在倫敦與一群有同樣口音的台灣人工作,特別有感觸,尤其是遇到大年初二,大夥圍著一起吃中式餐盒,真是別有滋味啊。

在倫敦與一群有同樣口音的台灣人工作,特別有感觸,尤其是遇到大年初二,大夥圍著一起吃中式餐盒,真是別有滋味啊。

大年初二飛倫敦,是我第一次踏上英國領土,也是第一次在國外替台灣設計師走秀,那晚在詹朴的工作室fitting試衣隔天上秀的女裝,工作室裡裡外外十幾個說著熟悉語言的台灣人,湊在一起打拼,在異鄉聽到同鄉說話,說沒感到溫馨是騙人的。詹朴說光是他們挑選模特就看了500人才選出10個,特別是針織類衣服,身材太過乾扁穿起來不好看,挑選標準包括台步身材和樣貌,每個設計師都想選到最適合他衣服的模特替他們走秀,很榮幸在這次成為他秀上首次出現的亞洲面孔,也因為他讓我能在四大時尚城市都留下足跡。

這次詹朴秋冬女裝妝容以紅色眼線勾勒出的眼妝為重點(右),我和設計師特地在後台合影留念(左)。

這次詹朴秋冬女裝妝容以紅色眼線勾勒出的眼妝為重點(右),我和設計師特地在後台合影留念(左)。

走遍四大時裝周算是我的夢,今年登上倫敦周,算圓了我的大夢。比較起四大城市時裝周,倫敦部分在安排和規劃上很有條理,因為在倫敦有Fashion Scout 組織專門協助入選的設計師安排籌劃時裝秀,場地選在倫敦的共濟會會堂,好幾個場次分別時間進行,這次是詹朴第五季服裝發表,主題是在森林深處,可以看到許多森林裡的圖騰出現服裝上,包括鹿角造型的髮飾。當天化妝髮型分別由the body shop 和Tony&guy執行,我也頭戴充滿迷幻的銀白色鹿角登台走秀。

Fashion Scout櫃檯,會有人引導你去該去的會場。

Fashion Scout櫃檯,會有人引導你去該去的會場。

雖然倫敦僅短暫停留2天,只有坐計乘車時稍稍瀏覽城市風景,豐富多元帶點貴族感的城市是我對倫敦的印象,心中已許下再次重遊的心願。只能說行程有些倉促,但米蘭試鏡已經催促著我加緊腳步。很忙嗎?忙,但非常充實,一點也不怕累,想在海外走秀,這些都不算什麼。想知道我在其他時裝周發生那些大小事,請要隨時關注我的專欄喔。««

一件有型好看的大衣是冬季時裝週標準配備,在路上有型又保暖是重點,圖左這件是品牌Isbael Marant,而在前往搭機路程(圖右),碰到一位跟我一樣要趕去米蘭的模特。

一件有型好看的大衣是冬季時裝週標準配備,在路上有型又保暖是重點,圖左這件是品牌Isbael Marant,而在前往搭機路程(圖右),碰到一位跟我一樣要趕去米蘭的模特。

 


Jill(邱馨慧)最近在做什麼
倫敦發生大慘案,隨身帶在身上的電腦,螢幕居然被我摔裂,想傳送即時時裝周文章,根本無法,真想哭出來,最後竟然得靠手機神助。


 »»This year’s Autum Winter Fashion Week, I have had the honor to finally complete my wish of walking all of the big four fashion shows. I remember my very first New York Fashion Week way back in 2009, where I had to go to McDonald’s to borrow wifi to Skype with my family. That was also the first time that I did not celebrate Chinese New Year with my family. Now after all these years of modelling, I am used to travelling by myself and being far away from home and family.

For my very first time in London Fashion Week, I walked for Taiwanese designer Apu Jan in London, which was a heartwarming experience for me, as the Taiwan crew and staff there remined me of home. I also walked for Fashion Scout with The Body Shop and Toni & Guy on the styling team. And after two short days in London, it was time for Milan Fashion Week. It is not an easy feat, but to be able to participate in the international circuit of Fashion Week is a dream come true for me.««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