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集團回收授權 全球眼鏡市場劇變
Luxury Eyewear Market is Facing Radical Shifts


精品眼鏡過去都是眼鏡製造商承包業務居多,製造商從其中賺取授權金與部分營業利潤。

精品眼鏡過去都是眼鏡製造商承包業務居多,製造商從其中賺取授權金與部分營業利潤。

»»過去總以授權形式經營的精品眼鏡,在這幾年市場版圖早已悄悄移動,自2014年開雲集團(Kering Group)宣布收回Gucci眼鏡代理權起,其他精品集團也同步觀望眼鏡市場動向。今年1月,LVMH宣布收購眼鏡商Marcolin部份股權,並將自營集團部分品牌的眼鏡業務,再度衝擊專職眼鏡製造大廠Luxottica與Safilo,為市場帶來變數。

過去精品品牌尚未見到眼鏡的潛力商機,多與眼鏡製造商合作,授權其設計、製造生產、通路銷售等業務。然而近年來,中產階級與千禧世代對入門奢侈品的需求漸增,推動眼鏡市場逐漸壯大;根據<Business of Fashion>統計,2013年,包括鏡框、隱形眼鏡以及墨鏡在內的全球眼鏡市場,價值就高達903億美元,在2020年前,更將達到1400億美元,商機潛力驚人。 

Chanel 2015年用星二代Lily-Rose Depp當眼鏡系列代言人,試圖吸引年輕客層。

Chanel 2015年用星二代Lily-Rose Depp當眼鏡系列代言人,試圖吸引年輕客層。

肥水不落外人田,這麼大塊餅放在眼前,豈有不吃下的道理?開雲集團搶先出手,在2014年宣布回收Gucci眼鏡業務,與原製造商Safilo提前2年終止授權合約,近幾年來也陸續將旗下Yves Saint Laurent、Alexander McQueen、Stella McCartney等多個品牌的眼鏡業務收回。為此,集團還成立了眼鏡部門,並從今年起,正式獨立營運眼鏡業務。 

開雲集團旗下Yves Saint Laurent(左)、Alexander McQueen(右)等品牌也進入眼鏡系列自營階段。

開雲集團旗下Yves Saint Laurent(左)、Alexander McQueen(右)等品牌也進入眼鏡系列自營階段。

然而,提前解約是要付出代價的,至2018年,開雲集團必須償還Safilo共9千萬歐元的違約金。商場上一舉一動都經過精密盤算,龐大如開雲集團,當然也不是沒打算,除違約金,還要放棄5千萬歐元授權金收入,都是因為Gucci眼鏡背後高達1億歐元的收益。不過開雲集團畢竟缺乏生產眼鏡經驗,就算自營也不能保證成功獲利,因此與Safilo額外簽訂4 年的產品協定,包括產品開發、製造、供應鏈,以及保留未來的代理權。大集團不想得遠一點,就等著被淘汰,現在先鋪好後路,不把話說死,以防未來經營策略失敗,落入全輸境地。 

開雲集團在2015年,集結旗下9個眼鏡品牌,一同推出首波自家開發系列Collezione Uno,Stella McCartney(上圖)也在其中。

開雲集團在2015年,集結旗下9個眼鏡品牌,一同推出首波自家開發系列Collezione Uno,Stella McCartney(上圖)也在其中。

由品牌直營眼鏡,意味著未來精品眼鏡,不再只是空有Logo,無品牌實質精神的商品。開雲集團就表示,由於Gucci創意總監Alessandro Michele相當重視眼鏡造型,視其為系列作品中不可或缺的一環,難以容忍設計外包,因此曾積極遊說集團收回眼鏡業務,間接促成眼鏡業的變動。開雲先開第一槍後,精品集團持續觀望,LVMH也跟進。 

Alessandro Michele上任後,Gucci設計走文青風格,眼鏡成重要配件。

Alessandro Michele上任後,Gucci設計走文青風格,眼鏡成重要配件。

今年1月中,LVMH集團宣布與義大利眼鏡製造商Marcolin合資開設眼鏡公司,掌管旗下部分眼鏡品牌的設計、生產等各項業務。同時,LVMH還收購Marcolin的10%股權,可見其輸人不輸陣的野心。事實上,LVMH集團旗下的Dior,眼鏡市場規模達到2億歐元,Céline也有近4000萬歐元的好成績,眼見對手開雲早就開跑,LVMH豈能落人後?先前Safilo就宣布,與Céline的合約到今年年底終止,LVMH也表示不再續約,畢竟能多賺一筆,對集團來說,也能注入資金活水。

Marcolin為義大利知名眼鏡製造商,Tom Ford墨鏡也是由其生產。

Marcolin為義大利知名眼鏡製造商,Tom Ford墨鏡也是由其生產。

在商場上,有人得就有人失,LVMH和開雲歡歡喜喜準備吃下眼鏡市場,相對代表製造商要吃土。Safilo代理LVMH旗下Dior、Céline、Fendi、Givenchy等多個品牌眼鏡業務,現在各品牌都紛紛表示期滿後,不再續約。Safilo旗下自有品牌僅佔集團收入23%,代理品牌則高達77%,尤其LVMH的授權業務價值高達3.4億歐元,如今授權業務節節敗退,加上品牌去年業績成長力道不足,下跌2%,不趕緊找出路,就等著被市場淘汰。 

在合約到期前,Dior仍能為Safilo帶來可觀利潤。

在合約到期前,Dior仍能為Safilo帶來可觀利潤。

Safilo的競爭對手,Ray-Ban母公司Luxottica集團,雖然波及力道相對小了許多,去年業績仍維持個位數成長,在中國市場則強勢增長,但對手有難,難保哪一天也輪到自己,讓他們近來也積極併購其他眼鏡商,擴充實力。今年1月Luxottica宣布與法國鏡片製造大廠Essilor合併,新公司總市值將達到460億歐元;為進軍極具潛力的南美市場,也併購了巴西最大鏡片零售商Óticas Carol,掌握南美通路。眼前突然出現兩大競爭對手,沒有點危機意識,哪能在這氣氛詭譎的時機點,掙得一席地位?

Ray-Ban近幾年積極營造年輕、活潑形象,為母公司Luxottica推動業績成長。

Ray-Ban近幾年積極營造年輕、活潑形象,為母公司Luxottica推動業績成長。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