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刺青藝術家Jon Boy極簡風格掀名模紋身瘋
Minimalism Tattoo Artist Jon Boy


刺青藝術家Jon Boy(右)以極細微圖騰走紅刺青圈。

刺青藝術家Jon Boy(右)以極細微圖騰走紅刺青圈。

»»刺青,已不是張牙舞爪、濃豔強烈的風格,也跳脫過去予人邊緣次文化的印象,成為一種風尚流行,反而彰顯自我風格哲學,連文青們也愛戴。紐約以極簡細微的刺青圖騰走紅的刺青藝術家Jon Boy,即是此一盛行文化的最顯著代表,他的VIP客戶,近乎是演藝圈、名模掛,小賈斯汀(Justin Bieber)、陽光寇弟(Cody Simpson)、一票年輕名模,囊括Kendall Jenner、海莉鮑德溫(Hailey Baldwin)、海莉堂姊─愛爾蘭鮑德溫(Ireland Baldwin)等人,每每這些名人在Instagram發布最新的刺青圖案,就引發熱烈關注。Kendall Jenner在中指側邊,有一個小到不能再小、幾乎看不到的白點,那是刺青;Kendall和Hailey Baldwin這雙密友,都在指間留下心碎的小圖案,一個是白色的,一個是紅色的;而Hailey Baldwin與Ireland Baldwin這對堂姊妹,則在她們的手指刺下Baldwin的姓氏;小賈斯汀更以在眼角烙下小小十字架,再次引爆話題。他們的刺青師正是Jon Boy。「我從不認為自己是個藝術家,即使到今天,刺青是我的手藝。」Jon Boy說道,他喜歡永恆、優雅、精緻和簡單。他認為,「少即是多」、「紋身是永久性的,應該想出一個方法出來,讓它看起來賞心悅目。」

Kendall Jenner和Hailey Baldwin在指間刺青小愛心圖樣(左),Hailey Baldwin則和Ireland堂姊妹,一起刺姓氏(右)。

Kendall Jenner和Hailey Baldwin在指間刺青小愛心圖樣(左),Hailey Baldwin則和Ireland堂姊妹,一起刺姓氏(右)。

Jon Boy深刻認知為何這些模特兒和名人幫拜倒於他的刺青藝術,他說,那就像你穿戴了一個配件,同時你也看起來是如此優雅、精緻和性感。微小的刺青圖騰,可以把它當成一種化妝,也可以把它隱藏起來,對於年輕模特兒們來說,既不影響工作,也能滿足年輕人表彰自我存在感的需求。他認為,這類的極簡刺青風是為生活所打造,不管你是一個模特兒還是星巴克咖啡的服務生。「It’s the little things that matter」即是Jon Boy為他的刺青藝術詮釋的座右銘,也由於這樣的特質,Jon Boy的刺青藝術最容易引起女性共鳴,他估計,90%的他的客戶都是女性。

Jon Boy的刺青圖樣相當細小,有如首飾配件般,不偌時下一些誇張設計。

Jon Boy的刺青圖樣相當細小,有如首飾配件般,不偌時下一些誇張設計。

Jon Boy本名Jonathan Valena,對於刺青,因為從在海軍服役的祖父那裡,他從小耳濡目染,19歲時就留下第一個刺青。Jon Boy是虔誠基督教徒,他接受的學校教育卻是截然不同路線,他上神學院,他想要成為一個年輕的牧師。原來他在愛荷華州的一個小鎮實習成為牧師,而在小鎮上唯一有趣和酷的事情就是流連在刺青店,憑著他對漫畫以及高中時對美術課的喜愛,因此他開始當學徒,並師承得獎藝術家Kevin Fitzgerald,從那時候起到今天,他從事刺青工作已經16年了。

Jon Boy紋身刺青的極簡主張。

Jon Boy紋身刺青的極簡主張。

6年前他從芝加哥搬到紐約,在西村開設West 4 Tattoo工作室,標誌性的極簡刺青很快名聲鵲起,讓城裡每個女孩都想要擁有,Jon Boy的目標是成為東岸的刺青師Dr. Woo。關於Jon Boy重新再與宗教連結,頗具戲劇性,當中更牽起他與小賈斯汀、Hailey Baldwin等教友結識的機緣。時間回溯到2011年,他因為跳地鐵檢票口後被捕,當時他在紐約牢房,生命臣服於神,也聽說曼哈頓著名的Hillsong Church牧師有紋身,因此他投入教會,儼然成為非官方的曼哈頓教會的「居民紋身藝術家」,透過刺青,他傳達藝術與愛。

Jon Boy以LA刺青師Dr. Woo(右)為目標,發狂語表示未來希望能成為紐約東岸的Dr. Woo。

Jon Boy以LA刺青師Dr. Woo(右)為目標,發狂語表示未來希望能成為紐約東岸的Dr. Woo。

不過,Jon Boy近來會被哄抬上版面,除了名模推波助瀾,小賈斯汀影響也是佔有一定比例。原因起自小賈斯汀先前曾接受雜誌採訪表示,將來40或50歲時,說不定會在臉上留個刺青,只是時間還沒到,今年5月上傳IG一張照片,眼角下刺著十字架圖騰,震驚了一票粉絲,負責操刀的Jon Boy卻覺得,僅管小賈斯汀負面新聞不斷,但十足是很有想法的人,透過眼角的十字架圖騰,也是發自於恩典與愛來看待世界、連結世界,表達了對於耶穌的信仰。相當細微的刺青圖樣,卻是力道足夠,撼動眾人。

小賈斯汀眼角的十字架(右)便是Jon Boy的刺青傑作。

小賈斯汀眼角的十字架(右)便是Jon Boy的刺青傑作。

刺青儘管如此精緻迷你,Jon Boy的志向一點也不迷你。5月Met Gala大都會博物館慈善晚宴,Jon Boy已公開表示,Gucci創意總監Alessandro Michele的藝術手法賦予Gucci新浪漫風貌,他的意像非常「刺青」,倘若能合作,想必有一番火花。況且刺青藝術家與時尚的跨界,不單只有這一樁,Scott Campbell與Berluti,Leo Zulueta和Hood by Air等,都是近期例證。兩廂真能合作,預料將讓時尚圈人雀躍與期待!««

刺青藝術和時尚跨界多多,如紐約2016秋冬男裝周,Hood by Air便與刺青藝術家Leo Zulueta合作。

刺青藝術和時尚跨界多多,如紐約2016秋冬男裝周,Hood by Air便與刺青藝術家Leo Zulueta合作。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