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特列克筆下舞孃 勾勒紙醉金迷流風
Lautrec and His Impressionist Portraits


羅特列克換上日本傳統服裝,凸顯藝術家對日本文化的喜愛。

羅特列克換上日本傳統服裝,凸顯藝術家對日本文化的喜愛。

»»11月24日,Google首頁的重要大事圖示,提醒了我這天是知名藝術家羅特列克(Henri de Toulouse-Lautrec)的生日。隨即喚醒了我記憶中,那融合印象派色彩與浮世繪筆觸的繪畫風格,以及其畫作中,個性鮮明的舞者、妓女等中下階層人物。同時也令我急於探詢,這樣一位藝術史上的重要人物,與時尚圈的互動關係。

羅特列克家族源自查理一世時期(742年至 814年),是法國土魯斯地區的顯赫貴族。只是1864年羅特列克的出生,正值家道中落的時刻,所幸母親自娘家席雷朗家族繼承了兩座城堡與大片葡萄園,讓家族得以維持生活不墜。事實上,為維持貴族血統,羅特列克與席雷朗兩大家族,一直維持近親通婚關係,使得畫家羅特列克出現基因上的缺陷,從小體弱多病,大大影響了往後的人生發展。

因近親通婚,讓羅特列克自意外骨折後成為侏儒。

因近親通婚,讓羅特列克自意外骨折後成為侏儒。

1878年,在一場家族聚會中,羅特列克從客廳上的椅子摔下,造成左腿骨折。隔年再療養時,又因一個不小心跌入了深坑,造成右腿骨折,使得患有遺傳性疾病的他停止了腿部骨骼的成長,成為了身高僅150公分的侏儒。還因此導致行動困難,從此絕緣於騎馬、跑步等劇烈運動。在這段療養期間,羅特列克選擇將注意力轉移到了繪畫上,或許是補償心態,特別喜愛用畫筆捕捉馬匹奔跑、帆船航行等景象,展現了繪畫天分,更進一步促成他在17歲放棄學業,前進巴黎專注於繪畫的學習。

繪畫初期,羅特列克呈顯多變的畫風。(左:「穿上牛軛的兩條牛,1881」、右:「青春生命的預言,1883」)

繪畫初期,羅特列克呈顯多變的畫風。(左:「穿上牛軛的兩條牛,1881」、右:「青春生命的預言,1883」)

羅特列克的繪畫風格,被藝術史學家歸類為三個階段。在1888年之前,羅特列克接續在許多學院派畫家底下學習,因不同老師的指導,題材與風格也有所轉變,豐富了內含,也熟悉背景構圖、透視法以及上色技巧。1888年開始,因為感情上的失意,羅特列克開始沉溺於巴黎北邊蒙馬特地區的夜生活,以影響自竇加的印象派畫風,以及浮世繪畫作中的輪廓線條與平塗技法,描繪下紅磨坊舞者與賓客們翩翩起舞的姿態,也以畫筆記錄了娼樓妓女們的一夜春宵,或是妓女們鬧情緒、身體檢查等真實生活情景。

羅特列克讓舞女與妓女成為畫作中的主角。(左:「拉古留到達紅磨坊,1892」、右:「妓院的身體檢查,1894」)

羅特列克讓舞女與妓女成為畫作中的主角。(左:「拉古留到達紅磨坊,1892」、右:「妓院的身體檢查,1894」)

同時,羅特列克也在這段期間,以嚴謹的方式,完成許多石版畫作品,被稱為19世紀最重要的石版畫畫家。還接受紅磨坊等夜總會委託,製作許多色彩鮮豔、造型別具特色的海報作品。尤其愛將舞女作為主題、透過誇飾手法,扭曲人物的五官樣貌,讓現實中的美女也顯得醜陋。但令人印象深刻的畫面,卻有效地吸引顧客上門,還促成許多舞女擠身紅牌地位,成為當時夜總會與舞女們的重要宣傳方式。

羅特列克的海報作品,成為紅磨坊與舞女重要的宣傳管道。

羅特列克的海報作品,成為紅磨坊與舞女重要的宣傳管道。

晚年羅特列克因為沉溺於酒精,導致酒精中毒,沒辦法自由揮灑畫筆,改以濃重的顏色強調人物性格。畫作內容也從妓女,轉變成一同旅遊的朋友或歌劇場景等。至於一系列以馬戲團為題的作品,則是在酒精中毒被迫至精神病院治療時,為了證明自己神智的清醒,而以過往經驗為題材的想像之作,因此讓羅特列克說出:「我以素描贏得自由。」

羅特列克晚期最品呈現濃重的色澤筆觸。(圖為「在巴黎醫學院的考試,1901」)

羅特列克晚期最品呈現濃重的色澤筆觸。(圖為「在巴黎醫學院的考試,1901」)

在羅特列克自1901年過世後,後世對這位藝術家的緬懷,不僅於藝術圈,許多時尚插畫家、攝影師以及設計師們,也紛紛取材他的作品作為創作靈感。如知名義大利時尚插畫家René Gruau,就以融合印象派與日本浮世繪的獨特畫風聞名,同時也接下紅磨坊海報繪製的工作。儘管1909年出生的René Gruau,與羅特列克的生活完全沒有重疊,但卻如師徒般,延續了羅特列克的創作生涯。比較兩人的作品,不僅在筆觸、色彩運用方面十分相近,對於光影的捕捉,以及構圖的處理,也讓人看見自羅特列克傳承而來的特色。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