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保守主義抬頭 苦了時尚產業
Trump's Conservatism Brings Chaos to American Fashion Industry


Diane von Furstenberg(左)和Joseph Altuzarra(右)挺<W>專題企畫「I Am an Immigrant.」。

Diane von Furstenberg(左)和Joseph Altuzarra(右)挺<W>專題企畫「I Am an Immigrant.」。

»»川普(Donald Trump)正式上任至今剛滿周月不久,所帶來的影響,卻比當今世上任何領導者都要強烈,除了他強勢的行事作風外,想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夢想,讓他先是簽下退出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協議(Trans-Pacific Partnership,TPP)後頒布全新移民政策,禁止7個國家人口移入,及擴大針對符合驅逐出境的移民,這種美國至上的保守主義,對全球經濟,甚至時尚界來說,不外乎是一大衝擊。

TPP緣起於2005年,由智利、新加坡、紐西蘭等4國發起,在2008年美國宣布加入後,引起熱論,直到2015年,澳洲、墨西哥、加拿大等國家也陸續加入,甚至在今年日本也宣布加入TPP,但美國老大哥卻因川普的護國心態,宣布離開。TPP聯盟國間,不僅規定取消或降低商品關稅,相關制度中還包括投資、競爭政策、技術貿易壁壘、食品安全、勞工保護等,遠超過一般的自由貿易協定,但其中的這些制度,卻能影響國家不少層面,以美國為例,TPP就遭到不少民主黨議員批評,指出此舉,會使美國喪失更多就業機會,損害消費者利益,削弱環保意願等,其中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Joseph E. Stiglitz就曾和經濟學家Adam Hersh聯合撰文,表達TPP談判過程中充滿大型商業集團遊說的身影,從專利藥品壟斷等,已和TPP最初的「自由貿易」無關,反倒受惠了大集團。只是簽署離開TPP,究竟跟時尚圈有何關係?

TPP其實從過去到現在爭議不斷,正反兩方皆有說詞。(圖為反TPP標語)

TPP其實從過去到現在爭議不斷,正反兩方皆有說詞。(圖為反TPP標語)

根據美國國際貿委員會(United States International Trade Commission,USITC)研究數據顯示,2015年時,美國境內銷售的98%鞋履,都是由國外進口,進口額高達277億美元,僅有2%的鞋履於美國國內生產,儘管打著「愛國」的口號,比起在中國和越南製作的鞋履,價格高出50%到100%不等。尤其是關於現今美國鞋履生產重鎮「越南」,美國鞋履經銷零售協會(Footwear Distributors & Retailers of America)主席Matt Priest表示:「對我們來說,越南對我們鞋履製作,有極大的影響力,若是川普選擇退出TPP,同時和越南建立雙邊協議,我們將會全力支持。」只可惜事與願違。 

退出TPP受最大衝擊者,莫過美國鞋業。

退出TPP受最大衝擊者,莫過美國鞋業。

越南是美國鞋履的第二大進口國和第三大出口國,早在TPP尚未正式生效之前,Keds和Sperry母公司Wolverine,早看準當地低廉的人工成本,在越南擴增廠房,提升生產力。此外,加拿大將同樣遭受影響,作為美國鞋履最大出口國,2015年美國出口15億美元的版圖中,加拿大就佔了34%,若是售價上漲,相對會造成加拿大銷售下跌,對美國鞋廠來說,情況無疑是雪上加霜。

美國超過98%鞋履皆為進口,其中越南為生產大國。

美國超過98%鞋履皆為進口,其中越南為生產大國。

美國服裝行業協會(United States Fashion Industry Association)主席Julia K. Hughes,同樣附和Matt Priest,說到:「自由貿易協定對時尚圈來說,是相當重要的一環。」然而除了鞋履,另一位受害者,輪到了平價時尚品牌。以Hanes和Gap來說,TPP更是不可或缺的獲利因素,原因在於集團能以低廉的成本製作成衣,這對業績下跌,銷售持續萎靡的他們來說,不外乎是汪洋中的浮木,救命仙丹。只不過離開TPP的決議,在總統大筆揮毫下定論,未來鞋履及成衣在美國的售價上漲,似乎已成既定事實。 

許多品牌成衣皆在東南亞製造,而退出TPP後,反應在人力上的成本,將使售價提高。

許多品牌成衣皆在東南亞製造,而退出TPP後,反應在人力上的成本,將使售價提高。

TPP已成定局,但關於貿易層面,仍有隱憂,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NAFTA)的重新談判,若成真,想必又是一波漲價潮。在1994年正式生效的條約,讓美國、加拿大、墨西哥這三國享有關稅減免等優惠,建立公平市場競爭,然而川普卻認為NAFTA是犧牲美國利益,補貼墨西哥。根據康乃爾大學教授Gustavo A. Flores-Macías表示,若NAFTA重新談判,甚至毀約,美墨間掀起的貿易戰,絕對會讓美國物價上升,而重稅下,更有可能會讓借貸成本高漲,對新創服裝品牌來說,無疑是個壞消息。 

若美國連NAFTA也退出,所掀起的貿易戰,將會使美國境內消費提升。

若美國連NAFTA也退出,所掀起的貿易戰,將會使美國境內消費提升。

另一個對時尚圈的衝擊,是川普對移民政策的改革。早在川普競選時,所喊出的諸多政見裡,美墨邊境的高牆,還有穆斯林移民人數的管制,都引起了許多反彈的聲浪,而這些聲浪更隨著川普當選後逐漸升高。面對這次川普當選,許多時尚界高層表態,認為堂堂「自由國度」,不該如此小心眼。CFDA執行長Steven Kolb表示:「我擔心的是他的移民政策,這將影響時尚產業的勞動力,全球許多製衣工人和設計學生,但嚴苛的入境條件,將造成人才遺失。」而Rent the Runway執行長Jennifer Hyman更直白的表示:「這場競選關係的不是權力與被剝奪,而是種族歧視。」更別提許多時尚紅人如Garance Dore等,也都發出對川普的不滿。

Rent the Runway執行長Jennifer Hyman(左)大剌剌在Twitter上發言,直指川普種族歧視。

Rent the Runway執行長Jennifer Hyman(左)大剌剌在Twitter上發言,直指川普種族歧視。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