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走下宗教聖殿 成為時尚經典Icon
Jesus Motif as Classic Fashion Icon


「Judas」音樂錄音帶,讓耶穌化身重機飆客。(轉載自LadyGagaVEVO) 

»» 一如聖母、天使等西方宗教經典角色,賦予藝術、文化與時尚方面淵源且深厚的影響。被視為救世主,拯救猶太人乃至全球百姓脫離罪惡的耶穌,同樣成為跨國界、種族,乃至語言,全球通用的文化符號。同時,隨著時間的推移,耶穌也從最初至高無上的存在,演變成當代藝術與流行文化中的各種形象,甚至是時尚圈的經典Icon,與人類生活有了更加緊密的結合。

耶穌的生平,主要記載於<新約聖經>的<四福音書>。根據紀載,耶穌是在西元元年左右,由瑪利亞受聖靈感應,以處女之身所生下。到了耶穌30歲,開始在約旦河接受施洗者約翰的洗禮,進而從事傳道工作。但惹惱當時的猶太人權貴與羅馬政府,以叛亂罪將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卻在死後3天復活,展現神蹟,並將傳道的使命延續給他的門徒,開創影響後世極深的基督教,成為將人民拯救於水深火熱的救世主,因此冠上基督的頭銜。

多米森教堂內的鑲嵌畫「耶穌釘刑圖」。

多米森教堂內的鑲嵌畫「耶穌釘刑圖」。

自西元303年,君士坦丁大帝(Constantine I)頒布了「米蘭詔書」,解除宗教禁令,與基督教有關的藝術作品逐漸蓬勃發展,並逐漸脫離古典風格,形成運用各式各樣華麗裝飾與金飾,透露強烈東方色彩的拜占庭藝術風格。最著名的繪畫,莫過於在希臘多米森教堂內的鑲嵌畫「耶穌釘刑圖」(The Crucifixion),不刻意表現三度空間,只以奪目的金飾作為背景。同時強調輪廓線條,描繪耶穌在耶路撒冷接受釘刑的一幕,呈現典型的拜占庭藝術風格。

喬托的濕壁畫「哀悼耶穌」。

喬托的濕壁畫「哀悼耶穌」。

被後人稱為西方繪畫之父的喬托(Giotto di Bondone),則為強調神性的拜占庭藝術注入人類血肉,特別加強人物的肌理與陰影,並將平面的金色背景,改為透視畫法。在他最為有名的濕壁畫「哀悼耶穌」(The Mourning of Christ),就以自然不造作的筆觸,描繪瑪麗亞、天使與其他聖徒們,圍繞耶穌屍體的肅穆場景,背景的山崖則強勢自右上方朝畫面左下處貫穿,增加畫面的層次與張力。

達文西濕壁畫「最後的晚餐」。

達文西濕壁畫「最後的晚餐」。

到了文藝復興的興盛期,與拉斐爾並列為「義大利文藝復興三傑」的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與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分別完成了宗教藝術經典中的經典。達文西在1495至1498年期間完成的「最後的晚餐」(The last Supper)濕壁畫,選擇描繪耶穌用餐時,宣佈在座有人要出賣他時的情景,詳細描繪在場12位門徒大為震驚,展現獨特個性與情緒的樣子。而米開朗基羅則是完成了雕塑品「聖殤」(Pietà),描繪聖母瑪利亞抱著被釘死的耶穌,以無限的沉靜,展現內心悲痛萬分的情緒。

米開朗基羅最知名的雕塑「聖殤」。

米開朗基羅最知名的雕塑「聖殤」。

19世紀末,隨著後印象派畫風的興起,賦予了耶穌更具想像空間的外型。在高更(Paul Gauguin)筆下的<黃色基督>(The Yellow Christ,1889)作品中,畫家以近乎童稚的筆觸,來描繪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的一幕,同時運用源自內心而非真實的繽紛色彩,讓畫像人物與背景形成鮮明的對比,輪廓也更加的凸顯。

左:高更<黃色基督>、右:達利<刑罰>(Corpus hypercubus (Crucifixion),1954)。

左:高更<黃色基督>、右:達利<刑罰>(Corpus hypercubus (Crucifixion),1954)。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