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修伯里的小王子 設計師心裡的小瑰寶
The Little Prince Continues to Inspire


設計師Jean-Charles de Castelbajac對小說家聖修伯里情有獨鍾,2011春夏女裝向其著作致意。

設計師Jean-Charles de Castelbajac對小說家聖修伯里情有獨鍾,2011春夏女裝向其著作致意。

»» 不經意翻閱<The New Yorker>文章寫到《小王子》評論,作者說這本書翻譯發行多國語言,好多人包含書評、部落客在內,對書中角色分析寫了又寫,對書裡的經典名句,提了又提,70年了,都已千篇一律。但作者有句話倒提醒我,《小王子》不是童書寓言,是描繪戰爭的書,充滿疏離、衝突、不安情緒,對人性的戰爭,對事物的爭鬥;看似無邪,卻時不時帶刺地嘲諷人生百態,淌了那一滴血,才知道是喜樂或悲慟。對設計師來說,《小王子》更是自己與創作拉扯間的寫照。

《小王子》創作者聖修伯里,是個熱愛飛行的小說家,本身也是個訓練有素的飛行員。

《小王子》創作者聖修伯里,是個熱愛飛行的小說家,本身也是個訓練有素的飛行員。

悲情故事總令人心生不悅,不適合夜深人靜發人省思之際閱讀,想像空間會比幸福浪漫題材來得多,真怕太胡思亂想。會再次意識到《小王子》,主因台北華山正舉辦特展,作者聖修伯里的部份手稿隨展來台,加上今年又有法語版3D動畫電影上映,好奇心被啟動了。更何況剛踏入時尚,腦海裡印象深刻的是日本設計師Mihara Yasuhiro即曾以降落在撒哈拉沙漠的小王子當2010春夏男裝靈感,驅使著我想知道更多。

今年上映的動畫電影「小王子」預告片。(轉載自TWITAI) 

1943年出版的《小王子》,鞏固了聖修伯里(Antoine de Saint-Exupéry)的文學創作地位,雖然先前發表過數個散文小說,然而《小王子》堪稱是精華,再者,作者發表一年後,因戰爭關係選擇投筆從戎,後因駕駛飛機失事,至此成為絕響。倘若聖修伯里還在世,應該能寫出更棒的小說吧。不過,如上所說,這本書骨子裡講的是戰爭,作者本身對戰役熱血的很,也很愛國;1921年加入法國騎兵隊的聖修伯里,輾轉當上飛行員,而他更從小就喜歡上飛行。雖只是個送送郵件的飛官,也因此隨戰爭所在地看盡人生百態,儘管曾因故墜機迫降在撒哈拉沙漠,僅管經歷萬險,與嚴苛沙漠搏戰,逃過可能因脫水喪命死劫,聖修伯里一點也沒有傷後迫害恐懼症,仍是那位國家有難,會捐軀的志士。從他寫完《小王子》,以44歲歐吉桑高齡從軍,即可見一斑。

聖修伯里(左)將他過去的飛行經驗和軍戎生涯所見所聞,結合他早年生活點滴,書寫彩繪《小王子》一書。

聖修伯里(左)將他過去的飛行經驗和軍戎生涯所見所聞,結合他早年生活點滴,書寫彩繪《小王子》一書。

二次大戰期間,法國與德國對戰失利,促使聖修伯里與太太Consuelo de Saint Exupéry相繼到美國,可作者並沒因此「乖乖」待在那兒生活,反而美加兩地跑,四處遊說政府一同加入抗納粹行列。在以他為範本的自傳電影裡,描述到聖修伯里在美生活時,有那麼段美好時光,劇中描述他在湖邊與周遭女性談笑風生,然而一位非文學類作家Stacy Schiff曾分析聖修伯里,認為他對當時簽署停戰協議感到質疑,擔憂把法國未來導向錯誤結局,從歐洲逃到美加的心境是相當不悅且惆悵,的確,真實世界裡的他是消愁的、身體健康接連因戰爭壓力出現問題,先前駕駛飛機事故讓他的脖子與背脊長期痠痛不已,酒跟著愈喝愈多。《小王子》正是聖修伯里的舒壓出口,把他在撒哈拉沙漠遇到的死亡關卡、將他擔任飛行員期間見到的事物,還有周圍的親人揣摩進書中的角色。

聖修伯里這一生很愛國,適逢二次世界大戰,寫完《小王子》後便棄筆從戎,報效國家,而他的《小王子》堪稱是作者經典,多次被搬上舞台劇演出。

聖修伯里這一生很愛國,適逢二次世界大戰,寫完《小王子》後便棄筆從戎,報效國家,而他的《小王子》堪稱是作者經典,多次被搬上舞台劇演出。

《小王子》裡的主人翁與遇到的飛行員,有部分是作者個人內心側寫,玫瑰則被學者評論認為是隱射他的妻子Consuelo。書裡小王子與玫瑰間的愛慕分離甚至感到寂寞,輾轉訴說著聖修伯里曾有那麼段時光與太太在婚姻經營上出現瓶頸。特別是作者飛機失蹤宣告死亡後,他不具名的友人曾向媒體曝露聖修伯里很有異性緣,風流倜儻,卻有性功能障礙,縱然1931年和Consuelo結婚,可夫妻之間少了性的潤滑劑,難免失和,加上Consuelo性情善變又歇斯底里(還未嫁給作者前,情史豐富),在公開場合常讓聖修伯里感到尷尬難堪,在在影響兩人關係。

聖修伯里與太太Consuelo於1931年結婚,但兩人婚姻常因Consuelo善妒個性與作者本身外遇,處於緊繃狀態,兩人可說是又愛又恨難分離的另類寫照。

聖修伯里與太太Consuelo於1931年結婚,但兩人婚姻常因Consuelo善妒個性與作者本身外遇,處於緊繃狀態,兩人可說是又愛又恨難分離的另類寫照。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