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抽象派Ben Nicholson 筆下的永恆幾何
Geometrical Touch by Ben Nicholson


一直喜歡藝術的設計師J.W. Anderson(左),自己也收藏一幅Ben Nicholson的畫作(右)。

一直喜歡藝術的設計師J.W. Anderson(左),自己也收藏一幅Ben Nicholson的畫作(右)。

»»起底英國抽象藝術家Ben Nicholson,正印證了一個流風的養成需要時間洗滌,與外在見聞的再三反芻,更點出設計師喜愛的幾何矩形排列組合的色塊藝術,流派枝脈有多廣泛,而每位藝術家的筆風像是特殊味道的花蜜,吸引著設計師們爭相朝聖。J.W. Anderson和Burberry,他們則對Ben Nicholson異口同聲發出敬佩聲音,一樣都是幾何色塊,卻有各自精彩表現。

Oliver Spencer 2013春夏男裝靈感始自Ben Nicholson和俄國現代藝術。

Oliver Spencer 2013春夏男裝靈感始自Ben Nicholson和俄國現代藝術。

有著爸媽都是藝術家的家庭,小孩理當自小被灌輸「繼承衣缽」觀念,跟著學畫去。Ben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他的父母親全是畫家,爸爸William Nicholson擅長寫實民風,耳濡目染下,讓他對畫畫有高度敏銳力,學得也比別人快,循著家庭因素,Ben就讀學校也以美術為主,被送到倫敦的斯萊德藝術學校(Slade School of Fine Art)唸書,但這時日有些短,才至多1年時間,真要論他怎麼學畫畫的,總歸,天生基因如此,決大多數是自己無師自通,還有多方停看與練習。

Ben Nicholson以抽象畫風描繪出義大利奧爾恰谷(Val d’Orcia)的地理環境。

Ben Nicholson以抽象畫風描繪出義大利奧爾恰谷(Val d’Orcia)的地理環境。

好比他離開學校後,趁機周遊列國,相繼拜訪法國與義大利,以及美國加州等地,起初循著父親寫實筆韻,以靜物為主,繪製著大樓天際線,鉅細靡遺地宛如紙上紀錄片,一直到1920年代,Ben畫風才又轉個彎。因旅行增廣見聞肯定是藝術家尋找自我和突破極限,最有用的捷徑,讓Ben Nicholson變化之大,鍾情抽象畫,那是因接觸歐陸立體派和後印象畫派影像,對Henri Rousseau畫風感受極深,同時又感召於早期英格蘭民俗藝術,令Ben企圖將筆法融進已經習以為常的靜物畫裡,而這是他首次嘗試抽象畫作,單用線條描繪實體,約1924年左右,慢慢改變自己的風格「戲路」。

英國抽象畫前驅Ben Nicholson(左),對蒙德里安(右)相當欣賞,受其影響極深。

英國抽象畫前驅Ben Nicholson(左),對蒙德里安(右)相當欣賞,受其影響極深。

或許藝術家本身感性多於理性,相對感情世界,有時也撲溯迷離,甚至兩者有所牽連。Ben Nicholson亦脫離不了這番命運枷鎖,與第一任妻子Winifred Roberts婚姻有些短命,兩人結婚不下數年,雙方漸行漸遠,Ben則因創作和同為藝術家行列的Barbara Hepworth結緣邂逅,轉而與Winifred分手,結了第二次婚,但梅開二度的婚姻也僅維持14年。在雙方都對藝術擁有高度熱誠下,彼此激勵著彼此,企圖突破自我界線,Ben也是因當時曖昧對象Barbara,進一步認識到Henry Moore等英國現代藝術家,加入七五畫會(Seven and Five Society)。

雕塑藝術家Barbara Hepworth曾是Ben Nicholson第二任太太,兩人曾為了藝術一起加入法國的抽象創作協會,彼此勉勵,她還替Ben編輯的藝術專書設計過版面。

雕塑藝術家Barbara Hepworth曾是Ben Nicholson第二任太太,兩人曾為了藝術一起加入法國的抽象創作協會,彼此勉勵,她還替Ben編輯的藝術專書設計過版面。

但光只有英倫在地藝術組織還不夠,Ben和Barbara在1933年時,一趟巴黎之旅,選擇加入法國巴黎的抽象創作協會(Abstraction – Creation」,要說它是俱樂部或一個畫派組織,又或者是沙龍都行,那裡聚集著當今前衛思維、與眾不同的畫家們,彼此交流最新情報。也因那裡,Ben結識Constantin Brancusi、Georges Braque和畢卡索等藝術家,隨後1934年與蒙德里安接軌,進入到幾何色塊的抽象世界。那兒,奠定了Ben的抽象畫手法。特別是蒙德里安的幾何三原色,影響他最多。

1936年的作品「Still Life」,看見畫家Ben Nicholson從幾何色塊中挖掘主客體間的微妙想像。

1936年的作品「Still Life」,看見畫家Ben Nicholson從幾何色塊中挖掘主客體間的微妙想像。

藝術家是忙碌的,除了參加上述幾個組織聯盟,為振奮英國現代藝術出路,Ben Nicholson有如熱血文創青年,捲起衣袖致力英國藝術改革,還加入Paul Nash號召成立的統一派(Unit One),藝術家成員們,彼此保有各自畫風,致力創新新藝術。同時間,Ben與結構藝術先驅Naum Gabo,以及建築師Leslie Martin,三位一起編輯專書《Circle: International Survey of Constructive Art》,裏頭介紹了結構藝術通用原則,援作理論和實務應用藝術的種種可能,這本專書問世,算可當成Ben Nicholson變身成為抽象畫派的基準點。

1934年作品「Abstract」。

1934年作品「Abstract」。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