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百年刺繡 教廷王室最愛
British Traditional Embroidery Still Influences Fashion Industry


倫敦V&A博物館正展示英國中世紀以來的傳統刺繡工藝大展。

倫敦V&A博物館正展示英國中世紀以來的傳統刺繡工藝大展。

»»在英國,傳統利用金銀線在絲絨面料穿針引線,織畫宗教故事,還特別有個專有名詞Opus Anglicanum,用來形容13至17世紀那時候英國極為匠氣的刺繡創作。而它之所以受歡迎,在於它將宗教、人物和花草抽象圖騰和自然動物等輪廓描繪得淋漓盡致,細膩工法讓人爭相擁有,絲毫不輸中國繡工。反過來看現在伸展台吹起的刺繡風,這方雕龍畫鳳,那方靈獸人形神話,與中世紀Opus Anglicanum有異曲同工之妙。

藝術史總提及祖宗輩的藝術家們多為教廷或王室所用,所以相對描繪的作品,多是教人敬天地泣鬼神的宗教信仰或人物寫真,多在教堂建築壁垣和皇宮裡,才有辦法看到,再進階點嘛,就屬上流社會貴族人家可以豢養畫家們作畫。只是這作畫方式,從壁畫慢慢有了其他媒介,以織品當畫布,中世紀熱門玩意,但織布怎麼融合藝術畫作,即便是一針針引著各式色線,精雕細琢圖樣,在每個地方各有奧義,代表性織法也略有差異。

刺繡工法每個地方大同小異,好比東南亞一代流行Kantha繡花,多以自然花草圖騰為主。

刺繡工法每個地方大同小異,好比東南亞一代流行Kantha繡花,多以自然花草圖騰為主。

好比流行中亞、波斯和印度的Zardozi刺繡,只有王室才能享有,金銀線手工繡花圖樣,華麗點穿插珍珠和寶石,一般尋常人家可是被禁止使用。又或者是東南亞一代的傳統Kantha繡花,常見於紗麗與家飾布料上的刺繡工法,而在中國還有格絲蘇繡,織法各有千秋,能使用的範疇,走到哪個地方都一樣,貼著社會階級標籤。

印度的Zardozi刺繡也是屬於古老刺繡工藝的一種,和Opus Anglicanum一樣,偏愛金蔥銀蔥和珍珠寶石。

印度的Zardozi刺繡也是屬於古老刺繡工藝的一種,和Opus Anglicanum一樣,偏愛金蔥銀蔥和珍珠寶石。

與Zardori刺繡一樣,專屬王室貴族的英倫刺繡(Opus Anglicanum),它在歐洲中世紀風靡甚久,少說數百年光陰,與其稱它是一般的刺繡織品,歷史學家們則普遍認定是藝術級大作。它同樣以進口昂貴絲絨布料,金絲銀線是基本刺繡用料,該有的寶石珍珠,Opus Anglicanum一樣也沒少,全手工縫製,但它藝術神聖地位,並非用作貴族王室衣物造就一切,正確說法是,在上流人家,Opus Anglicanum被用來炫富;在教廷,被用來傳遞教義信仰,教會位階較高的斗篷罩袍會用這類刺繡援作地位象徵;在王室,則是彰顯王族威望,藉此鞏固著領導者地位。白話來說,圖騰花樣多肖像教義、聖經故事和自然界紋理穿插裝飾的英倫刺繡,猶如以織料打造的歷史典籍。 

Opus Anglicanum還會鑲嵌寶石珍珠,彰顯貴族王室的尊寵地位。

Opus Anglicanum還會鑲嵌寶石珍珠,彰顯貴族王室的尊寵地位。

Opus Anglicanum之搶手,若暫把宗教信仰放一邊,全為了炫富行徑而存在。1317年時,英格蘭國王愛德華三世(Edward III)的太太伊莎貝拉王后,就曾付了大約現今4萬英鎊費用,只為向當時的巨賈太太求一幅唱詩班的刺繡畫作。一些貴族和商賈更特地私募人才,成立工坊,全為了自己的虛榮,同時還能以刺繡謀取暴利,商人可以錢滾錢,就是這樣來的。

英倫刺繡之所以有名,在於它使用高級錦緞布料,手工繡製金銀色線。

英倫刺繡之所以有名,在於它使用高級錦緞布料,手工繡製金銀色線。

至於英倫刺繡能在中世紀享受高人氣,說穿了是它華麗手法和充滿故事性的圖騰元素,可以將人物或動物繡得生動有表情,引起收藏價值。Opus Anglicanum偏好繡活兒之一,接針刺繡(Split stitch)。雖然它繡法簡單,由第二針倒回第一針中央,紋路彷彿綁辮子般,呈現螺旋狀,可以直線延伸,但靠著不同色線組合,形塑各式變化,而另個老工法Underside Couching,以金屬線刺繡為主,可讓緞料表現呈現光澤感,教廷祭司穿的服裝,便多半運用該工法繡製圖案。所以現在我們看到的Opus Anglicanum,基本底色是金黃色調,大面積繡上金黃絲線,再慢慢調和色彩豐富的各式繡線描邊圖像,從眼睛、臉頰、髮質等,全靠色線勾勒塑型,配合圖形變化,豐富生動。 

英倫刺繡在中世紀多用為宗教宣傳,在一些法袍上的繡工或是圖案表現,題材多傾向宗教議題。

英倫刺繡在中世紀多用為宗教宣傳,在一些法袍上的繡工或是圖案表現,題材多傾向宗教議題。

也因為多宗教用途,教廷祭司主教們的法袍跟著使用英倫刺繡,間接讓Opus Anglicanum跟著輸送到歐洲各地,特別以羅馬為最大宗。現收藏於法國Bayeux博物館的貝葉掛毯(Bayeux Tapestry),其實也是英倫刺繡工藝大作之一。近70公尺長,50公分高的掛毯,手工刺繡紀載中世紀1066年黑斯廷戰爭(Battle of Hastings),其中的戰事人物景象描繪生動,據說由當初的諾曼地公爵威廉一世(人稱征服者威廉William the Conqueror)同母異父的兄弟Bishop Odo of Bayeux,號召打造,花了數年時間完成,首次在法國的Bayeux聖教堂亮相,可惜如今僅存的貝葉掛毯只剩62尺長面積,無法一窺全貌。 

貝葉掛毯的繡工也是英倫刺繡Opus Anglicanum的經典大作之一。

貝葉掛毯的繡工也是英倫刺繡Opus Anglicanum的經典大作之一。

倫敦V&A博物館直到明年2月5日前,正舉辦英國中世紀刺繡大展「Opus Anglicanum: Masterpieces of English Medieval Embroidery」,恰好可探究數百年來的刺繡工藝,博物館從各大館方借來當時英倫刺繡作品,超過百來件,其中不乏12、13世紀的斗篷法袍花色。向西班牙國家考古博物館借來的Daroca長袍,透過繡工想像著創世紀面貌和亞當夏娃故事;誕生於1310至40年左右的Steeple Aston Cope,繡上純宗教故事內容圖案,近期修復完成,情商西班牙托萊多主教堂(Toledo Cathedral)出借在該展覽與世人見面。或許英傳統百年刺繡因宗教存在,王室貴族的簇擁也不遺餘力。展覽裡,更特別陳列英格蘭黑太子愛德華(Edward, Black Prince)利用Opus Anglicanum刺繡打造的長袍、無袖式緊身上衣(jerkin),看看王室如何巧用英倫刺繡工藝,造就另一裝飾藝術。 

Steeple Aston Cope局部刺繡圖樣,不乏宗教故事。

Steeple Aston Cope局部刺繡圖樣,不乏宗教故事。

或許像中世紀這類宗教意義濃厚的刺繡用途已經漸少,但它工法強烈的裝飾意志的工法早早被流傳,被援作其他領域設計。««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